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唉,要是甫洋哥哥在场,一定会抢过她的咖啡,顺便凶巴巴的送她一句,“你明明就怕苦,还学人家喝什么咖啡呀?去点果汁!”

  不过她们母女已经好多年没见面了,方琳自然不晓得这点,带她来咖啡馆,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方琳因她的话脸色变得苍白,“我不是——”她挣扎了会儿,才又道:“先前的事,我很抱歉……我是指那天在卖场里……”

  在荧光幕前向来侃侃而谈的女明星,在她面前却结巴得语无伦次。

  “无所谓,我已经不记得了。”管萍耸耸肩,语气淡然。

  “小萍……”方琳急了,“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我没想到会再见到你,所以整个人都傻了,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事后她万分后悔自己在面对二十年没见的女儿时,竟如此冷漠。

  沉默了一下下,管萍才开口,“你特地找我出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件事吗?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要是因为我毁了你辛苦经营一辈子的事业,那可不好。”

  像她这样的大明星,身边往往有狗仔跟随,她并不想造成对方的困扰。

  方琳捧着杯子的手用力握紧,“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事实上那天我并没有不想认你的意思,我只是……”

  突然见到二十年不见的女儿,她完全处于震惊状态,根本不知道要说些或做些什么?

  “你并不需要向我解释的,就算你真的不想认我,我也不会怎么样。”管萍平静的说。

  她懂的,母亲并不是完全对她没有情感,不然不会二十多年来,每个月都汇钱给她。

  只是对方琳而言,这世上有比她更重要的事。

  她真的懂,懂自己的存在会对母亲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所以从很早以前,她就不期待能再见到她。

  反正她另外有疼她的爸爸妈妈,有甫洋哥哥,他们将她当成一家人,愿意永远当她的避风港,分享她人生的每一个历程。

  只是很偶尔,当她在路上见到携手逛街的母女时,心会抽痛一下,会突然希望自己也能像正常的孩子,身边有着有血缘关系的父母陪伴。

  但没有关系,她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完全释怀,云淡风轻的看待这一切。

  “不……”方琳痛苦的低喃。人真是矛盾的生物,当拥有时,总迫不及待的想抛弃,直到失去后,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不管你怎么想,那天的事,我是真的很后悔。”

  “后悔那天没认我吗?”管萍反而觉得好笑,“打从二十年前你离开我,我就已经了解你的意思了,那时候要是你上前认我,或许我才会吓一跳吧。”

  虽然还是会受伤会心痛,但她正学习平静看待。

  方琳哀伤的望着她。她知道,女儿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告诉她,她对她这个失职的母亲早已不再抱任何期待。

  这是她自己造成的结果,怨不得人,但她仍厚着脸皮期待能得到女儿的谅解。

  “我晓得我的任何解释在你听来或许都是借口。”她低低的道,“可是从没有人知道,那时和月芬是好姊妹的我,是多么的自卑。我的家世没有她好,学历没有她高,我没有她聪明,连爱上的男人……都是个混蛋,我很喜欢月芬这个好友,可是同时我也很羡慕、嫉妒她,不管是在任何方面。我唯一赢过她的,大概只有外貌吧!”

  管萍默默喝着咖啡,没说话。

  “我知道……我这么做真的很不应该,可是……当有个大好机会在我眼前,伸手就能捉住……”她难过的望着女儿,“我很清楚自己的本钱,只要我肯,就一定会成功……我想和月芬接近一点,想不再老是怨天尤人,认为上苍把一切美好的都给了她……”

  “所以你就决定抛弃我,也抛弃过去,好全心经营你的事业。”管萍替她接下话,点了点头,表情依旧平静。“方小姐,其实你说的这些我很早以前就想过了,所以你并不需要为了向我解释这些,而特地约我出来。”

  从小没有父亲,母亲也对她若即若离,最后甚至消失在她生命中,养成了她纤细敏感的性格,其实她并没有表面上天真,只是很多时候习惯用装傻、装天真带过一切,只因事实往往伤人,她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方琳的为难、方琳的挣扎,她不是不明白,唯一不懂的是,为什么她得背负别人的痛苦?

  母亲的自卑,为何是她要付出代价?

  她并不怕付出什么,但当所有的努力始终得不到回报时,她实在无法再继续付出下去。

  她不过是希望亲生母亲回头看看她一眼……不,就算她不能亲自来看她,偶尔打通电话给她也好啊,这个要求会很过份吗?

  然而这二十年来,除了那每年一百二十万的生活费外,她什么也没等到。

  “我真的很抱歉。”女儿过于平淡的语气令方琳更加愧疚,而那句“方小姐”也重重伤了她,“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如果可以,我很希望能弥补你。”

  “弥补我?”管萍本不想咄咄逼人的,可是那些埋藏在心底很多很多年,积压了无数的情绪,却在此刻冲出口,“你并不需要弥补我什么,每年你都给我妈上百万的抚养费,比起很多生下孩子就弃而不顾的母亲,已经算是尽责了。”

  “不,我知道,我是个不及格的母亲。”方琳挣扎着道:“你恨我、怨我都是应该的,其实我刚讲那么多,或许也确实都只是自我安慰的借口,不管原因为何,事实就是……我确实丢下你不管,而这些年,我真的很后悔。”

  特别是那天乍然见到亭亭玉立的女儿,她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

  管萍听着她的话,也看到了她脸上的懊悔。她沉默了会儿,轻声道:“如果你是来请求我的原谅,其实大可不必走这一趟。是,我是怨过你、恨过你,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长大后,我可以理解你的挣扎和为难之处,所以对于你,我心中早就没有怨恨。”

  只是……也没有爱了。

  或许是她太愚笨,不懂如何去爱一个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那如果,我说……我不只是想要你的原谅呢?”方琳小心翼翼的开口。

  管萍的心漏跳了一拍,“什么意思?”

  “若我现在希望你回到我身边,当我的女儿,你……还愿意吗?”

  有好一会儿,管萍都没说话,直到方琳几乎忍不住想催促了,她才开口。

  “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我呢?我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才让自己不再想你的。”

  她好不容易终于快要成功了,她却又突然跑回来说想当她母亲?

  这算什么?而她曾受过的伤害,又该如何抚平?

  “我知道过去是我不对,但现在我想弥补从前的错误,你肯给我机会吗?”方琳急促的说,为女儿语气中淡淡的责备心痛着,“我承认,我曾认为你是我生命中的污点,当你还在我肚子里时,甚至很希望你消失,后来,我又为了事业,害怕别人发现你的存在……但是,在我的事业攀至高峰后,回首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我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