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温甫洋也不急,他知道管萍常会在院子里,她总是花很多心思照顾那些花花草草,于是他拉开掩上的窗帘,朝庭院中瞧去。

  “怪了。”他瞪着空空如也的院子,终于皱起眉。“人呢?”

  瞄了眼桌上的报纸,今天是星期四,他记得她并没有课要上才是。

  难道在主卧室吗?

  他想了想,回头往楼上走。

  上了三楼,主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但他仍在门板上敲了两下,“小萍?”

  房内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回应。

  他走进房内,环视主卧室内的摆设。

  现在他是真的确定她不在家了。

  温甫洋知道,基于礼貌,他应该要离开她的房间,下楼等她回家才是,可不知为何,他的脚却像是生了根,伫在原地不肯动。

  甚少出门的她,会去了哪儿?

  虽然说这乡下地方民风纯朴,邻居们又都彼此熟识,她在这不太可能发生什么意外,可无法得知她的行踪,令他莫名感到烦闷。

  他随手拿起搁在一旁的室内电话,想也未想的拨了组号码。

  “嘟嘟嘟——”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忙线中的声音。

  他呆了好几秒,才想起自己耍白痴的打了这屋子的室内电话。

  小萍人几乎都在家,平时要找她打电话回家就好了,他根本不晓得她有没有手机。

  他烦躁的踱步,原先的好心情瞬间消了大半。

  “真是,平时要见都见得到,怎么有事要找时却不知跑哪儿去了?”话才刚说完,温甫洋停下脚步,忽觉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等等,上回他好好和小萍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努力回想,但近日的记忆都在那堆复杂的程序语言上,只有少数她冒出来敲他的门,送东西给他吃的片段影像。

  但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谈,他完全沉浸在工作中,每回她上来替他准备餐点或是收拾餐具时,他都仅是匆匆点头向她道谢,并未花心思在她身上。

  温甫洋有些生气,气自己对她疏忽至此。就算工作再忙,他也不该这么对小萍呀!

  他们就住在一起,一天和她多说几句话,花个十几分钟的时间和她聊聊,又不是很难的事!

  虽然平常他工作起来就是这样六亲不认,但小萍不一样,他很小的时候,就承诺过要疼爱保护她一辈子。

  现在想起来,他们这段时日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好好聊一聊了。

  那么……再更之前呢?

  似乎自从两个月前他与艾兰交往后,和小萍相处的时间就少了许多。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约她一起出门,可每回约她,她都只是笑笑的说:“你和艾兰姊去就好啦!何必找我去当电灯炮呢?”

  静下心想,她是刻意疏远他的吧?因为她表面上待他还是一样好,所以他才没立刻发现不对劲。

  意识到这点后,他的心情变得更差。

  他非常不喜欢她的刻意疏远,不管她是真为了不愿当他和艾兰的电灯炮,或是有其它理由。

  现在联络不上她,不晓得她去了哪,令他更加烦闷。

  他绷着脸走下楼,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算等她回家好好和她谈一谈。

  管萍低头用小汤匙搅拌着咖啡。

  其实她没有加糖,也没有加奶精,只是想借着搅拌咖啡的动作,躲避对面热切的目光。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她恍惚的想着。

  还记得下午她在院子里替刚种下的空心菜浇水时,一辆深色奔驰车就这么突然的停在她家门口。

  一直以来,她的访客都不多,因此这不寻常的情况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瞧着那部奔驰车,看着后座车门打开,然后走下一个她万万想不到会见到的人。

  “咳咳。”

  一阵轻咳唤回了她的魂,管萍无奈抬眼,望向坐在对面的女人。

  “你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看出对方不知该如何启齿,她只好主动开了口。

  她没问对方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处的,因为只要有心,很多事都没那么难,只是好奇她究竟来找她做什么?

  “小萍……”方琳咬着下唇,迟疑的唤。

  管萍认得那表情,因为她也常在镜子里看到一模一样的神情。

  这就是她们之间无法抹灭的血缘吧?她在心中暗暗叹息。

  “你要说什么最好尽快。这里人来人往的,你又是大明星,要是被人认出了可不好。”轻啜了口咖啡,她微微蹙眉。

  黑咖啡喝起来很苦,平时只喝天然果汁跟鲜奶的她实在不太习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