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她登时红了眼眶,“甫洋哥哥……”

  都快忘了,他是看着她长大的人,怎么会不懂她的心结呢?

  “那个女人不值得你为她伤心。”或许是她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太过惹人心怜,让他情不自禁的在她光洁的额间印下吻。

  他多么希望能为她抹去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让她永远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为什么她还要出现?”管萍喃喃的道,“我都已经快忘记她了,为什么她还要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呢?”

  “忘了她吧。”他将她揽进自己胸膛,心疼的安慰,“当我的小萍就好,让我一辈子保护你、珍惜你。”

  “忘了她吗……”她唇边扬起苦涩的笑容,“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忘记,甚至,我宁愿以为自己就是温家的孩子,永远不知道亲生母亲是谁。”

  方琳本名管芳琳,确实是管萍的母亲,不过她们母女已经很多年都不曾见面了。

  方琳和张月芬过去曾是一对极要好的朋友,两人年纪差了不少岁,社会地位又大不同,张月芬出身富贵家庭,而方琳的父亲只是以打零工为生的工人,不过那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情。

  张月芬大学毕业后,继承了家里的事业,并嫁给相恋多年的男友,而方琳则在高中时,凭着她出色的外貌进入演艺圈。

  演艺圈是个充满诱惑的地方,刚出道的方琳很快便与一位没没无闻的男演员陷入热恋。十七岁,一个天真且单纯的年纪,直到她怀了孕,想向男方提起婚事,才发现对方早有结搞十载的妻子与两名幼子。

  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够忍受自己只是个第三者?因此她连怀孕的事都没告诉对方,迅速与对方分手后,便决定去堕胎。

  这事被当时已婚并生子的张月芬知道,张月芬力劝她生下孩子,甚至承诺替她抚养,好让她能继续在事业上冲刺。

  方琳被说服了,于是她对外说是出国深造,实际上却偷偷溜到美国,靠着张月芬的帮助,在半年多后生下管萍。

  母女毕竟有紧密的血缘连系,尽管恨着那男人,但当女儿出世后,天生的母性让方琳无法放下自己的女儿。

  管萍三岁之前虽然都寄住在温家,但还是常能见到母亲。

  可随着方琳在演艺圈越来越红,身边开始有不少媒体跟拍,令以清纯玉女形象出道的方琳渐渐开始担心害怕起来,特别是管萍长得和她越来越像,若是两人站在一块儿,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们不是母女。

  她费了好多的努力才在演艺圈闯出一片天,实在不想让过去的错误毁了一切,

  于是她开始不再去探望女儿,只每个月寄给张月芬十万元,请求好友替她照顾小孩。

  这举动可让张月芬气坏了,她极疼爱乖巧敏感的管萍,对于好友竟对自己女儿不闻不问一事,非常不能谅解,于是两个好友渐行渐远,最后甚至不再往来联络,而管萍更已近二十年未曾见过母亲。

  “那你就永远这么想呀!想你是我爸妈的乖女儿,是我的小妹妹,我们是你唯一且永远的家人。”他急切的说,只想见她重展单纯笑颜。

  他知道亲生母亲对她自小若即若离,以及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变得非常没有安全感,所以她很乖很听话,就怕会惹大人生气。

  她过去总认为,妈妈当初之所以不要她,是因为她不够好,所以她不吵不闹,受了委屈也不说,只希望有天妈妈能发现她变乖了,愿意回来找她。

  这让他一直感到很不舍。

  “是啊,你说过我是你最疼爱的妹妹……”她轻声复述他的话,心头似乎注进了些许暖流,但又在同时感到有些刺痛,“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可能真的疼我一辈子。”

  “谁说不可能?”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哥哥疼爱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会有不再疼爱她的一天。

  就像先前虽然恼她企图和母亲连手控制他,可在国外的一年多,他仍时时挂念着她,担心她在台湾过得好不好,甚至费心替她找寻礼物。

  管萍这名字已变成他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他不认为有任何事能改变自己对她的疼爱。

  怔怔瞧着他关切的神情,管萍知道自己应该为他的用心而感动,但此刻她只觉得胸口梗了满腔酸苦。

  可她仍强迫自己露出微笑,“也许你现在觉得我重要,但总有一天,你会有心爱的女人,到时候你会爱她比爱我更多,然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她身上,再也没有时间理会我这个‘妹妹’。”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他敲了敲她的头,“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女人能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就算哪天他老妈又生了个妹妹,他想他也不会疼爱那个娃娃比小萍多。

  她没反驳他,只是淡淡一笑。“你会害我被大嫂嫉妒,她会恨我瓜分了你的注意力。”

  她必须不断提醒自己,他说无可取代的,是他心中那属于“妹妹”的位置。

  温甫洋哼了哼,“不懂得照顾小姑的妻子,不要也罢。”

  敢欺负他的小萍?除非她们活腻了!

  管萍望着他,对他那不讲道理的护短又爱又恨。

  她真的不懂,他怎么可以一方面那么温柔的对待她,一方面却又不断强调不爱她?

  于是她忍不住想刁难,“就算你想一辈子疼我,也要看看我未来的丈夫同不同意呀,说不定到时吃醋的是他呢!”

  温甫洋微怔,心头突然涌现强烈的不悦。

  他非常不喜欢听见她说要嫁人这回事。理由?不喜欢还要有什么理由?!

  “你已经有对象了?”他试图让声音听来和缓,但似乎效果不彰,他见到小萍被自己过大的音量吓了一跳。

  “呃?”管萍呆了会儿,才轻道:“即使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的。”

  所以就是还没的意思嘛!温甫洋略略松了口气。

  他告诉自己,刚才会生气纯粹是担心单纯的小萍被外头的坏男人给骗了,疼小萍疼了那么多年,他可不许她随便被人拐了去。

  “小萍,你以后要是碰到喜欢的人,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知道吗?”他绝对要好好盯紧那些觊觎他宝贝妹妹的男人。

  瞧着那什么都不明白的男人,管萍觉得他的要求有些好笑。

  喜欢的人?从小到大,除了他之外,她根本不曾爱过任何人呀!

  不过,她不会告诉他自己对他的心意的。先前傻傻的答应嫁给他,就让他躲她躲了一年多,若她真再告白,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好,要是有那个男人出现,我一定会告诉你。”她微笑的说着违心之论。

  “这才乖。”得到她的保证,他的心情总算好了些,“好啦,我们快回家吧!我快饿死了。”

  “嗯。”将所有对他的爱恋收埋至心底最深处,她轻轻点了点头。

  由于先前已住在同个屋檐下长达二十几年,所以两人的同居生活,除了一开始管萍对于自己独自住惯的屋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而感到不太习惯外,还算得上是和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