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本来嘛,身为温家独子,他虽然行事低调,却也不是不习惯镁光灯的人,这类场面对他而言没什么特别,然而在当他看清其中某个人的面貌后,登时变了脸。

  “怎么了?”管萍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发现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我们走另一边。”他绷着脸,硬把推车转了个弯,打算从别的出口离去。

  “为什么?我们的车子在那边呀!”她一头雾水,不懂他的用意,“走这里的话要绕一大圈耶!”

  “那就绕吧。”总比跟那人见上面好。

  只是,或许是他太急着想离开,没控制好力道,一个不留神,推车忽地“砰”的撞上了墙。

  管萍没有防备,被推车的反作用力摔了出去,跌坐在地。

  “小萍!”温甫洋吓了一跳,急急蹲下去,“对不起,你有没有怎样?”

  她被摔得头昏脑胀,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还、还好……”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确定没事?”他不放心。

  她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应该没……”

  但或许是他们的动作过大,引来了注意,不单是周围的民众,连那组已走入卖场中的人马也朝他们的方向望来。

  当管萍抬起头时,正好对上某双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却带着几分惊恐的眼眸。

  她回望那个女人,很讶异自己心中竟不起一丝波澜。

  从前,她曾无数次想过与对方相见的情况,但没想到这样意外重逢时,她居然能够如此平静。

  反倒是对方,见到她时整个人惊惶失措,尽管上了层厚厚的妆,仍掩不住她迅速惨白的血色。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某个夸张的声音自旁冒出,拉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管萍转头望向开口的男人。这男人她是认得的,经常出现在综艺节目上的面孔,是位名主持人。

  他手中拿着造型可爱的麦克风,显然他们正为了某个节目出外景,而方才与她对望的那女人,大概便是这集节目的特别来宾。

  “这位小姐,怎么跟我们的玉女方琳长得那么像啊?”主持人一面开心的朝她走来,一面示意摄影机跟上,“这实在太巧了!来来来——”他不由分说便抓住管萍的手,“各位看,有没有像?”

  说着,他就要把两个女人拉在一块儿比较。

  “耶?真的有点像呢!”四周顿时出现细碎的讨论声。

  方琳慌乱的瞪着主持人,动作僵硬。“许哥,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主持人像是丝毫未察觉她的不悦,还有兴致开玩笑,“方琳啊,你看这位小姐,她和你的脸型及眼睛都一模一样耶!该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女儿吧?”

  管萍注意到,对方在听到“女儿”两个字时,脸色有多难看。

  她可以理解她内心的恐惧,真的。

  好不容易才爬到事业颠峰,丑陋的过往却毫无预警的被人揭开,会害怕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她脸上惊恐的表情,仍刺疼了她的心。

  “许哥,你想太多了吧?我怎么可能会有女儿呢?”方琳勉强挤出微笑,“不过这位小姐还真的跟我长得有些像呢!”

  管萍没出声,只是瞧着她,直到她被自己盯得心虚而转头。

  “拜托,是超级像好不好!”旁边另一个女艺人猛点头,“方琳姊若是跟人家说她是你女儿,大家一定都会相信!”

  “对啊对啊……”

  静静看着方琳难看的脸色,旁人评论的耳语不断在耳边飘荡,然后,管萍听见自己开了口——

  “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方小姐还那么年轻,顶多也就当我姊姊,怎么会说母女呢?”

  “对对对,是我说错了。”闻言,主持人笑嘻嘻的接话,“方琳,你该不会有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吧?”

  方琳微怔,脸色稍缓,但语气仍然生硬。“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母亲二十几年前就去世了。”

  “呵,我想这应该只是偶然的巧合吧,很多人都说过我像方小姐。”堆起笑,管萍神色从容的说:“我也跟我妈长得很像,我想我应该是我妈的亲生女儿才是,她可没说过我有个明星姊姊。”

  她的话令方琳狼狈的别过头。

  管萍将她的反应看在眼底,心头那道原以为早已结痂愈合的伤口,此时却不合作的又狠狠疼了起来,痛得她难以呼吸。

  “好了,小萍,该回家了。”温甫洋看不下去的出声,一手牵着强撑住不哭的小女人,一手推着推车就要往出口走去。

  “嗯。”管萍点点头,默默跟在他后头。

  “等等!”方琳突地开口,语气有些急促,“你——”

  她心一动,怀着些许期盼的回过头。

  方琳望着她,情绪颇微激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红唇却只是不断打颤,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先走了。”真可笑,她还在期待什么呢?管萍抛下话,便拉着身旁男人的手,径自推着车子离开。

  她走得很急,一心想在崩溃前逃离那令人窒息的空间。

  “小萍。”走了好一会儿,跟在她身后的温甫洋才开了口,“停一下。”

  她没说话,仍旧走她的路。

  “管萍!”他使劲扯住她。

  “做什么啦!”没法再继续往前,她气恼的回过头,难得的对他发脾气。

  他瞧着她,轻叹了口气。“你走过头了,车子在另一边。”

  她僵了僵,半晌才挤出声音,“那往回走吧!”

  “等一下。”他沉声道,“先听我说句话好吗?”

  “说、说什么?”她别过头,不看他。

  可他不让她逃避,伸掌捧住她的小脸,硬将她转来面向自己。

  “小萍。”温甫洋以少见的认真语气对她道,“我希望你记住,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想,你永远都是我们温家最宝贝的女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