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萍萍老师,这是你男朋友吗?”某个舞蹈班的小女生扯着她的衣角问道。

  “啊?”她呆了呆,错愕的看着小女生,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可小女生还在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这个叔叔是老师的男朋友吗?”

  “呃,这……”她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和甫洋哥哥的关系。

  兄妹?夫妻?又或者……什么都不是?

  “老师迟疑了哦,所以这个叔叔一定是老师的男朋友没错!”小女生开心的直接替她下结论。

  “不、不是啦!”生怕“男朋友”一词造成身边人的困扰,她急急解释,“这位叔叔只是老师的朋友而已,不是男朋友。”

  朋友?温甫洋眯起眼,只觉那称呼听来极为刺耳。她居然用“朋友”这名词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当他是“朋友”?

  瞪着昨晚那不断诱惑他吻下去的粉唇,他无端生起闷气。

  “真的?”小女生显然不太相信她的说词,目光在两个大人之间游移着。

  “哎,也不是……”她向来不善说谎,这会儿被小女生盯得心虚极了,只好向他投以求救的眼神。

  不过温甫洋难得的不理会她的求救目光,为了那句“朋友”,他此刻心情非常不爽,看也不看小女生一眼,直接拉起管萍的手,霸道的丢下一句,“我们该回去了。”

  “可是——”管萍紧张的回头望向小女生,见到小女生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更感不安。

  好像有人误会了,不用解释清楚吗?

  “我饿了。”温甫洋用简单的三个字打断她原先企图说出口的话。

  “咦?”她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被分散,“你没有看到我在桌上留的字条吗?我有替你买了午餐放在冰……”

  “我不要吃微波过的东西。”他撇撇唇,任性起来。

  完全没想过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管萍呆了几秒才回过神,“那……好,不过可能得请你先等我一下,我必须回去换个衣服,才能带你去买其它吃的……”

  “那就走吧!”说完,他便拉着她迅速离去。

  一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在大卖场中。

  这卖场其实离他们所住的小小区有段距离,得开约莫半小时的车才到,已经接近邻近的城市了。

  管萍有些不安的偷觑了眼身旁推着推车的男人,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从小区活动中心出来后,他就一直绷着脸,似乎心情不太好。

  可是……到底为什么呢?她明明记得他原先见到自己时并没有不对劲呀!

  “甫洋哥哥,”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在生气吗?”

  “生气?没有啊,你想太多了。”温甫洋扯了扯唇角,顺手捞起一盒高级牛肉片丢进推车里。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的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没有不高兴。

  咬咬唇,管萍试图回想自己究竟哪里惹他生气,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好奇怪,甫洋哥哥从以前到现在,对她一直都很好很温柔,几乎不曾对她发过脾气,到底是为什么呢?

  “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让我改嘛!”她拉拉他的衣袖,放低姿态,知道撒娇对他一向有效。

  果然,温甫洋脸上绷紧的线条因她的话而微微放软了些,但是语气还是很冷。

  “我说了我没有在生气。”

  骗人,明明就气得在跟她耍性子了,还说没有?她想了想,再度软声唤,“甫洋哥哥……”

  “喊我甫洋哥哥做什么?你不就当我是个普通朋友而已吗?”男人终究沉不住气,冷哼了声。

  对啦对啦,他就是小气,不开心她对外宣称他只是她的“朋友”。

  朋友?这个词真是肤浅到令他鄙视。

  他跟她是什么交情?相识的二十几个年头,她一直都是住在他们家,被他爸妈当女儿疼,被他当宝贝妹妹宠,结果她居然敢对别人说他们只、是、朋、友?

  真是越想越不爽。

  嗄?管萍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在气她刚才对小女生说的话。

  但这能怪她吗?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对外人解释他们的关系啊!

  她为难的说出困扰,却换得他更大声的哼气。“你不会说你是我温甫洋的妹妹啊!”

  妹妹……

  管萍发现自己又被那两个字刺痛,但她立刻告诉自己别在意,因他说的是他所认定的事实。

  “可是……我们的姓不一样啊!”她小声为自己辩驳,“你得在这儿住上一段时间,邻居们会发现的,到时只怕又会引起更大麻烦。”

  “好笑,难道兄妹姓什么还得经过他们同意?”他鸭霸的发着大少爷脾气,丝毫不觉这样在乎关系的自己有什么不对劲。

  “我这么说只是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呀!”哎,她从不知道他也会为这点小事生气,不过,被用这种霸道的方式在乎的感觉,其实也挺好的。

  “好,就算不能说兄妹,说夫妻总也可以吧!这可是事实。”反正不管是啥,总好过朋友就对了。

  此刻温甫洋完全忘了过去如何排斥和她成为夫妻这件事,只愿用任何其它关系来替代她口中的“朋友”。

  管萍苦笑了下,“我可不想打坏你的行情。”

  她才不敢对外宣称他们是夫妻呢!她会怕,怕哪天她真的当真了,到时就再也无法放手让他离开。

  “好啦,随便你,朋友就朋友吧!”温甫洋赌气的撇开头。

  “要不这样好了。”她脑袋难得灵光,忽然冒出了个念头,“我告诉他们说你是我表哥,这样总可以了吧?”

  “才表哥?”尽管仍不甚满意,但温甫洋的语气已经缓和了些,“我以为我疼你可不只这样。”

  “这是当然的呀!”见他有软化的迹象,管萍更加努力巴结,“我知道你有多疼我,你对我啊,比大部份的哥哥对妹妹都还要好太多太多了。反正这不过是对外的说词嘛,真相如何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瞪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小女人,温甫洋的火气竟莫名的一点一滴消失在她讨好的眼神之中。

  “……算了,表哥总比什么鬼朋友好。”他的不满最后只化为一句咕哝。

  知道他妥协了,管萍终于大大松了口气,感激的道:“谢谢你。”

  “谢我干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其实在无理取闹,他的语气虽然还是有点凶,却已带着些许歉疚,“你若真想谢我的话,就快点买完东西快点回去弄晚餐吧,我快饿死了!”

  “刚说要买现成的你又不肯。”一面喊饿一面却又带她来那么远的大卖场买东西,他的思考逻辑真奇怪。

  “我不想吃外面的。”这么久没见,他只想好好弥补这一年多来见不到她的时间,所以他想和她吃一顿两个人的晚餐,没有其它人。

  “好好,那我们买完就尽快回去吧!”心疼他饿着肚子陪自己买东西,管萍立刻加快了脚步。

  就当他们买完东西,结了帐正准备离开时,卖场入口忽然传来一阵闹烘烘的声响。

  “前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管萍随口问。

  她个子小,被人群挡住了,看不到前头的情况。

  “不知道。”温甫洋没兴趣管他人事,本来不打算理会的,但他身高高人一等,一会儿便看到了两三架摄影机及一团人走了进来,像是在拍摄什么节目。

  显然骚动就是源于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