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甫洋哥哥:

  我去上课了,你醒了的话,冰箱里有我买回来的便当,直接拿去微波炉热个三分半钟就可以吃了。

  温甫洋摸摸肚子,是有些饿了,可不知为何,他对那字条上写的食物没什么太大兴趣,只想快点见到写字条的人。

  这也没哈好奇怪的,分开那么久,做哥哥的当然会想看看妹妹的生活嘛。他很自然的下了这个结论。

  她去哪儿上课了呢?温甫洋直觉打量起四周,想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当他的目光扫过客厅角落的玻璃榧时,倏地顿住。

  玻璃柜中,装着各式各样的八音盒,每一个他都有印象,因为那全是他送给她的,从小到大。

  其中最上面那一层摆着的,是他最近一年多来送的。

  知道她喜欢八音盒,每当到一个新的地方,他就习惯找八音盒送她。

  尽管都已经是二十四岁的人了,在他心中,小萍还是那老抱着心爱芭比娃娃的小女孩。

  转过身,他继续寻找能透露她行踪的资料。

  很幸运的,他在客厅桌上发现一张传单,是关于小区开的课程或活动的,并在上面看到“儿童舞蹈班”的课程,授课老师便是管萍。

  看了一下,地点在小区活动中心,他拿起搁在桌上的钥匙,决定出去找人。

  温煦的阳光在他开门的刹那倾洒在他身上,带来一阵暖意。

  这地方如他多年前来时一般纯朴,令人身处其中便感到心情愉悦。

  他锁上门,正准备去寻找活动中心时,忽然见到对面的杂货店里,有两名中年妇人正张大眼瞪着自己瞧,而且当她们的视线与他对上时,不知为何竟慌慌张张的转开,低头窃窃私语。

  虽对她们的反应感到奇怪,但温甫洋一心念着小萍,自然没多想,还上前询问:“请问,小区活动中心在哪?”

  “小区活动中心?”像是没想到他会跑来和她们说话,两名妇人都是愣了下。

  “嗯,我在找小区活动中心,请问你们知道在哪吗?”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礼。

  其中一名穿着花洋装的妇人,细细打量了他一会儿才道:“啊泥素要企找管小姐?”

  “是啊,我想找她,不过她好像去上课了。”

  两名妇人又对望了眼,温甫洋总觉得她们的眼神有些奇特。

  “啊活动中心哦,就在那个荒向啦!”刚开口的妇人伸手指了方位,“看到那栋比较大的房子没有?管小姐就在那教跳舞的啦!”

  “谢谢你们。”他一得到指引,便匆匆去找人,自然也没有听到那两个妇人的耳语。

  “喂,泥说,那会不会就素管小姐的‘那个男人’啊?”穿花洋装妇人的语气中充满兴奋,“先前都没见过他,看起来满体面的嘛!”

  在这种乡下地方,八卦可是众妈妈们的精神食粮。

  “偶看十成跑不掉啦!”另一个妇人说得笃定,“泥没看到他刚才从管小姐家走出来?而且看起来就像是很有钱,会在外面包养狐狸精的那种男人。”

  “唉,没想到,管小姐看起来一副很乖巧的样子,却这么不要脸的当人家的第三者。”

  “泥不知道啦,男人都喜欢这种装清纯的啊……”

  于是,半天之后,全小区的人都知道“包养管小姐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转圈!”曼妙的身躯随着音乐和节拍声,优雅的转了个圈,一、二、三、四、五、六、七,再转圈哦!”

  温甫洋发现,管萍此刻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有自信,也特别愉快。

  透过玻璃瞧着舞蹈教室里的身影,他蓦地意识到,他的小女孩似乎长大了——

  不管是生理或是心理方面。

  他注意到她在跳舞时,脸上散发着平时见不到的自信与从容,不再像过去记忆中老需要他保护的小可怜。

  接着他的目光自动下移,见到那包裹在贴身衣料下的好身材。

  比起他交往过的许多女人,她不算丰满,但那纤细匀称的骨架,秾纤合度的体态,却也绝对不是个孩子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不知心中交杂的,是喜悦或是惆怅。

  他站了好一会儿,但她似乎都未发现他的存在,仍专心的教课。

  又过了一阵子,大概是快结束了吧,他见到教室内的她和小朋友们做起伸展操。

  她的每个的举手投足看起来都是那么优雅,他知道她喜欢跳舞,却从不知原来沉醉在舞蹈里的她是那么美丽,那么的……具有女人味,令他全然移不开目光,就这么像着了迷似的,一直一直看着她。

  “甫洋哥哥,你怎么来了?”

  温甫洋回过神,这才发现管萍已经下了课,正站在舞蹈教室门口,诧异的瞧着他。

  “醒了,想说出来走走。”他并没有说自己是特地出来找她。

  “睡得还好吧?我想你才刚回来,时差一定还没调整好,出门前就没叫醒你了。”她笑了一下,拿起一旁椅子上的薄大衣穿妥。

  他这才知道原来那是她的体贴。

  “你该知道我从来就没有认床的问题。”昨晚母亲平安的事让他松了一大口气,自己睡得很好。

  管萍正想回话,不料却有人在此时插了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