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距离,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她透出的浅浅鼻息。

  老天,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温甫洋不觉冒了身冷汗。

  他居然……居然看小萍可爱,就冲动的想亲下去?!

  虽然稍早前在医院时他就曾轻轻亲过她的脸,但那只是为了演戏给老妈看,和现在的感觉不太一样,也没有任何感觉……

  拜托,她可是他的小妹妹!

  他不禁为自己邪恶的念头汗颜。

  可是……不是他在说,那脂粉未施却红润润的脸颊,真的好可爱……

  他陷入莫名其妙的天人交战,顿时似乎能体会夏娃被苹果诱惑的原因。

  其实也没差吧?兄妹之间亲吻彼此的脸颊,是种亲昵的表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啊!内心的恶魔如是诱惑着。

  是啊,哥哥想亲亲妹妹的脸颊,应该是很正常的嘛!

  温甫洋发现自己轻易被说服了。

  他喜欢可爱的小萍,所以想亲亲她的脸蛋,那跟喜欢摸摸她的头,是同样的道理吧?

  一下下就好,他告诉自己。

  就一下下,他想尝尝那触感软如棉花的粉嫩脸蛋,亲起来是什么感觉。

  于是他更贴近她,缓缓的、轻轻的,带着某种做坏事的兴奋感,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

  只是,几乎是在印下那个吻的瞬间,他就彻底后悔了。

  “该死!”他迅速退开,懊恼的抬手掩住自己的额。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想亲亲她的脸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在吻了她的双颊之后,居然像着了魔似的,也想知道那如果冻般水嫩的粉唇吻起来是什么味道?!

  亲脸颊,还可以说是表现亲人间的亲昵,可是接吻……那该是恋人之间的权利吧?!

  小萍是他的小妹妹,就算再怎么可爱,他怎么能觊觎她的唇呢!

  “甫洋哥哥?”不知是否是被他的声音吵醒,管萍在此时睁了眼,迷迷糊糊的望向他,“你洗好了?”

  那副全心信赖、毫无防备的模样,更加深了温甫洋的罪恶感。他觉得自己像极了对着小红帽流口水的大野狼,而那小红帽还一脸纯真,完全不晓得大野狼如何觊觎自己身上白白嫩嫩的肉。

  “……嗯,洗好了。”他抹了抹脸,强迫自己清醒些。

  “糟糕,我居然睡着了。”她挣扎着想爬起来,“我睡了很久吗?”

  “没,我也才刚洗好而已。”

  “抱歉,我大概是真的累了……”她到现在还有些恍惚。

  家里的床太软太舒服,她这几天又都没睡好,才会一倒下去就不省人事。

  “你是压力太大了,来。”他习惯的扶起她,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以双手按揉着她的太阳穴,“放轻松吧,已经没事了,嗯?”

  过去每回她因学业压力过大而出现焦虑或失眠的反应时,他都是这么陪她的。

  那不轻不重的手劲是她想念好久了的,管萍几乎是马上就舒服的眯起了眼。

  “甫洋哥哥,你说妈一定会很快好起来对吧?”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却还记挂着婆婆的伤。

  “放心,她会没事的。”知道她只想听安心的话,他从善如流的说。

  其实他心里清楚,妈已经不年轻了,这样的伤势,他们年轻人也许几天就能复元,再做一阵子的复健或许就能完全恢复,但对已步入中年的妈来说,恐怕多少是会留下点毛病。

  不过他并不想让小萍担心。

  “那就好。”有了他的保证,她果然心情好转许多,眼皮也再度沉沉的垂了下来。

  “小萍?”过了一会儿,温甫洋才发现她已经闭上眼。

  “嗯?”她含糊的应了声,但他怀疑她是否还有意识。

  “我知道你很累,不过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比较舒服些?”他柔声劝哄着。

  她吐出了个单音,却没有任何动作。

  这下,他确定她是真的又睡着了。

  瞧着她安详的睡容,那两道弦月般的弯弯细眉,终于不再因愁闷而像小山一样隆起,温甫洋才满意的勾起唇。

  他单纯可爱的小妹妹,就该像这样无忧无虑,把烦恼通通都丢给他扛才是。

  指离开她的额际,在她脸上悄悄游移,看着看着,他竟舍不得叫醒她。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他以极度宠溺的语气,轻轻的道。

  当温甫洋再度恢复意识时,太阳早已爬得老高。

  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下午三点?

  他不由得怀疑表是不是坏了,不料当他转头望向墙上的钟时,确实也显示着下午三点。

  “我未免睡太久了吧?”他自床上坐了起来。

  小萍怎么没叫他?

  接着,他在靠近门口的桌子上看到一组新的盥洗用具,显然是小萍醒后买给他的。

  他梳洗过后下了楼,却仍未见到自家小妹妹的身影。

  本想回楼上看她是不是待在三楼,然而餐厅桌上摆着的字条,却吸引了他的注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