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嗯。”她轻点了点头。

  她是爱他没错,但更希望他幸福,而不是被强迫娶他不爱的女人。

  “……真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怎么。”他无力的瞪着她,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对自己同样没有男女之情,只是碍着母亲和他,才答应这场婚事。

  “对不起。”她愧疚的垂下头。

  “算了,我不是在怪你。”虽然对她不爱自己这件事有点意外,又有些奇怪的不悦,不过知道她不会拿爱情来烦自己,他终究还是松了口气,那股异样感也很快消失。“其实我也有错,没把对你的情感说清楚,以前我们毕竟年纪都还太小,不懂亲情和爱情的分别。”

  “……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不是讨厌我,只是把我当小妹妹而已。”她用叉子卷起意大利面条,静静说着令她心痛的事实。

  “是啊,你能明白最好。”见她懂自己的想法,温甫洋不禁露出微笑。“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小妹妹,但兄妹之情和爱情根本是两码子事。”

  呼,还好她懂,不然他还在烦恼要怎么向她强调,他其实很喜欢她,只是不想要有她这个妻子。

  “这两者本来就不一样。”咽下苦涩,管萍勉强挤出笑容,“是温妈妈太过心急了,没弄懂你的想法。”

  “她不是不懂!”说到母亲他就没好气,“她是想你当她儿媳妇想疯了,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过去他无数次和母亲强调过自己不爱小萍,他才不信她不懂!

  “不管怎么样……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想做什么、和谁交往,都不用顾虑我,要是你希望和我离婚,我也会配合——”这是她所能做的唯一补偿了。

  “停停停!”受不了她委屈的语气,温甫洋忍不住打断她的话,“我都还没说要离婚,你急什么?”

  从小到大,他最痛恨有人敢欺负他的小萍,可她现在这模样,活像他欺负了她似的。

  “啊?”她呆住,“你……没要离婚?”

  “我们又不爱对方,离婚只是迟早的事。”他吸了口气,“但不是现在。”

  她眨眨眼,不懂他的意思。

  “要是现在离,等我妈醒了,一定会搞得天翻地覆。”一想到那情景他就头皮发麻,何况他一分钟前才答应了暂时在台湾待下,他可不想自找罪受。

  “这倒是。”不知道为何,想到婆婆训他的画面,管萍就忍不住想笑,还得赶紧咬住唇,免得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笑。

  呵,平常为了保护她,在外面凶得像什么一样的甫洋哥哥,一遇上自家老妈,照样没辙。

  “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想定下来的对象,就先暂时维持现状吧。”

  “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既然我妈爱看,我们就表演给她看呀!”他摊摊手,觉得这方法实在太完美了,“我们平时各过各的,在她面前就表现出感情很好的样子,这样应该能堵她的嘴。”

  他一心认定管萍和自己对这婚姻同感无奈,自觉这方法再完美不过。

  这样,他便可以留在台湾继续过他的单身生活,又可以让老妈不再烦他,多好啊!

  管萍怔怔地瞧着他,没说话。

  和他在婆婆面前表现夫妻情深的模样吗?

  可是,从前他不过是以待妹妹的方式对她好,就让她误以为他爱她,那么这次和他假扮恩爱夫妻,会不会让她更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小萍?你怎么又发呆了?”不知她内心的挣扎与矛盾,温甫洋皱眉。

  “如果是这样……我是说,我们维持假夫妻的模式,你愿意在台湾多留一阵子吗?”管萍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

  留在台湾啊……“唔……”他的声音明显迟疑。

  事实上,他当初毫不犹豫的离开台湾,一走就是整整一年,除了是抗议母亲的独断外,有部份也是想一圆自己的梦想。

  从很早以前,他就想过过环游世界的日子,可能今天在东京看铁塔,明天在巴黎逛博物馆,一星期后则在威尼斯搭船乱晃。

  这一年多来,除了有时会想念台湾,想念他霸道的父母和莫名其妙娶到的小妻子外,他是过得很愉快。

  如今要他承诺在台湾待下,期限未知,他还真有些抗拒。

  不过,在瞧见眼前人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表情后,拒绝的话他又说不出口了。

  唉,说到底,她也是无辜的受害人啊,还被困在台湾,想走也走不了。

  “甫洋哥哥?”她还在等他的承诺。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他最终也只能咬牙说出违心之论。

  “所以说,你们和好了?”张月芬打量着两个小辈。

  自昨天,也就是儿子回国的那天,她清醒之后,人虽然还虚弱得下不了床,不过仍将儿子和媳妇的互动看在眼底,没漏掉半分。

  “呃……”管萍不习惯对长辈说谎,虽然和甫洋哥哥约好了一起欺瞒,仍不知该如何反应。

  “妈,你不就想见到我跟小萍要好吗?”温甫洋懒懒插话,将一块切好的莲雾递到妻子唇边,“张嘴。”

  管萍因他过份亲昵的动作而红了脸,害羞的张嘴咬下,“谢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