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没说的是,她并不想随便离开这里。这房子对她的意义重大,让她宁可孤单过生活,也坚持独自一个人在这住下。

  她不离开,不任意出游,就怕自己漏了任何属于那男人的消息。

  这些话她虽没说出口,可自幼看着她长大的张月芬又怎么会不明白。

  “对不起,小萍。”她的语气中带着疲惫的歉意,“说来是我们欠了你。”

  管萍微怔,明白她的歉意来自何处,心头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下,疼得忍不住瑟缩。

  可为了不让长辈愧疚,她只是咬了咬唇,故作无所谓的笑道:“妈向我道什么歉啊?这不关你的事呀!”

  “还不是因为我生了那个混球儿子!”张月芬没好气的大骂,“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问题?就这样把你一个人丢在台湾!”

  管萍听了,只能无声苦笑。

  “别怪甫洋哥哥,我想他一直没回来,是有事业要忙吧。”她柔声劝,心中却明白这不过是安慰的话语。

  其实张月芬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而是她的婆婆,也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温甫洋的母亲。

  只是自一年前她和甫洋哥哥的婚礼过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占据了她身份证配偶栏的男人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年前被逼迫成婚的甫洋哥哥,完全是因为她这妻子的缘故,才长年躲在国外不归。

  婆婆总觉得对不起她,认为自己没管好儿子,才让她受了委屈。可事实上,她觉得自己才是造成他们一家人分离的罪魁祸首。

  都该怪她没摸清楚甫洋哥哥的性子,若不是她,甫洋哥哥不会躲得远远的,一年来连家也不回。

  孩童时期的话语不过是儿戏,是她一相情愿当了真,误以为甫洋哥哥和她怀着同样的心思,才点头答应了这场婚事。

  一直到结婚当天,她才明白他根本是被父母赶鸭子上架的。

  “你用不着帮他说话,儿子是我生的,难道我还会不了解?”张月芬冷哼,“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真不懂他在耍什么脾气!”

  小萍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女孩,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甫洋也一直很喜欢她,小时候常嚷着要娶她当新娘,

  哪知道长大会变成这样?

  其实甫洋对小萍还是很好,偏偏却怎么也不肯跟她结婚,说什么他只当小萍是妹妹,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别说她盼小萍当她的儿媳妇盼了快二十年,光说儿子在外头招惹的那些女人,她也完全不能接受。

  与其让他哪天娶了个乱七八糟的妻子,造成他们公婆媳妇间的不愉快,她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凑合儿子和小萍!

  偏偏甫洋的性子同样倔,她和丈夫好说歹说都不成,最后干脆硬将儿子押进礼堂。

  本来他们是打着结了婚之后,儿子便会慢慢接受小萍的如意算盘,没想到他却在结婚隔天便搭机离开台湾,冷冷扔下一句——“你想要小萍当媳妇是吧?好,我帮你娶回来了,以后也别再干涉我。”从此一去不复返,真是气死她了!

  “妈,甫洋哥哥也没有错啊,爱情这种事本来就不能强求。”低头看着膝上的音乐盒,她强撑起笑说。

  其实甫洋哥哥还是对她很好,虽然这一年都没和她直接联络,但知道她喜欢音乐盒,总不忘定期寄各式漂亮的音乐盒给她。

  他真的很疼她,只是那种疼爱是哥哥对妹妹,而非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

  她从不曾和婆婆谈过音乐盒的事,因为她不希望她因此又误以为甫洋哥哥爱着自己,再做出一些强迫他的事情。

  “爱情?”说到这个张月芬心中就有气,“难道你以为他在外面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在一起就叫爱情?”

  依她看来,儿子的历任女友哪及得上他们家小萍一半温柔贴心?

  “甫洋哥哥既然喜欢她们,一定是她们有自己的优点呀。”她用肩膀夹着无线电话话筒,小心翼翼的捧着音乐盒,拿至客厅另一旁的大型玻璃柜前。

  玻璃柜中已有数十个造型精巧的音乐盒,她将新的放进去,和其他的排列在一起。

  每一个音乐盒,都是他对她的关心和宠爱,只可惜里面没有爱情。

  对不起。她以气音对那些音乐盒道,把它们当成他。

  若晓得甫洋哥哥根本不爱她,一年前她绝对不会答应那场婚事,让他、让公公婆婆都受罪。

  “好了好了,不跟你谈这些了!你老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张月芬还在说着,“这样吧,明天下午我和你爸正好都没什么事,下去看看你也好。”

  管萍回了神,忙道:“呃,妈,我真的过得很好,你们不用麻烦——”

  “哎,你这孩子说什么话?难道我们想去瞧瞧媳妇也不成?”

  这顶帽子扣下来,她怎么担得了?管萍只能苦笑。

  “既然如此,妈你们明天要出发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吧。”

  她的回答让张月芬满意极了,立刻眉开眼笑。“当然,小萍你想吃什么,妈带下去给你……”

  温甫洋没想到自己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重回台湾的。

  刚下飞机,他顾不得旅途的疲惫,急急坐上计程车赶往指定的医院,心情万分复杂。

  离台一年多,他四处漂泊,让所有人都无法掌握他的行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