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丹甯 > 老公从良 > 上一页    下一页


  叮咚。身着绿衣的邮差先生站在一栋浅蓝色的小洋房外,按着门铃。

  这是个位于乡下的小社区,周围都是几十年的老建筑了,也因此显得这栋簇新的小洋房极为特别。

  年轻的邮差等了一会儿,没见到屋主前来应门,本来应该要直接离开去下一家送信的,然而他却没走,只是神情紧张的瞄了眼机车后照镜,顺了顺微乱的发后,又再按了一次。

  这回,屋内传来了些许动静。

  “不好意思!”一道粉色身影匆匆推门而出,听起来很喘,“我刚才在后院浇花,没听见电铃声……”

  真糟糕,她该不会又让人家等了吧?管萍懊恼不已。

  “没关系没关系!”邮差一见到她,登时容光焕发,“我也才刚来而已。”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起码等了十分钟。

  “对不起,小张,我老是迷迷糊糊的,每次都让你等。”她充满歉意的道,晓得他是不为了让她愧疚才这么说的。

  唉,她好像总给人带来麻烦。

  “没那回事!”邮差小张的脸可疑地泛红,完全就是纯情大男生见到爱慕的心上人的模样,“来,这是你的。”

  他翻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递给她。

  接下那长方形包裹,在见到上头的字迹时,管萍不觉眼睛一亮。

  呀,是他寄来的呢!

  她难掩心中的喜悦,快乐的签收。

  “管小姐好像每次收到包裹都会特别开心?”小张试探性的问着,“是男朋友寄来的?”

  希望不是呀!不然他就没有机会了。

  其实他也刚好就住在这社区里,自一年前美丽的管小姐搬来此地后,他就深深为她着迷,尽管乡里间都谣传她其实是某个有妇之夫的情妇。

  他们总说,那有钱的男人偷偷将她养在这偏远乡间,久久才来一次,否则以她这样的年轻单身女人,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虽然她也在社区里的舞蹈教室教小朋友跳舞,但收入顶多个把万,哪负担得起这样的房子?她不但在这里买下数百坪的地,又花了大笔钱建造装潢这房子。

  所以即使从未有人见过那个“有妇之夫”,这样的谣言还是传得沸沸扬扬,大概除了当事人外,小镇上所有人都听说了。

  可他才不相信哩!像管小姐这么单纯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去当别人的情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而且她长得极漂亮且有气质,神韵与当红明星方琳还有几分相似,所以,怎么可能?

  “男朋友?”管萍讶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不是耶!我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喔喔喔喔!小张心中顿时燃起无限希望。

  嘿嘿,这么一来,他可要好好把握啊!

  “真的很谢谢你。”管萍感激朝他一笑,“那我先回屋了。”

  “呃——”小张一愣。

  她居然马上就要进去了?他都还没跟她说上几句话耶!

  “怎么了?还有事吗?”见他欲言又止,她好奇问道。

  “没、没事……”纯情的小张终究还是没勇气找借口继续攀谈。

  “那我先进去喽!”她笑了笑,万分期待的捧着包裹转身回屋,只留下眼巴巴望着她背影的男人。

  “不知道这次会是什么?”进屋后,管萍开心的将包裹放在客厅桌上,从隔间柜里拿出一把美工刀,小心翼翼的拆开。

  每个月,她都会收到类似的包裹,这一年多来从未间断过。

  拆开包装盒,一个漂亮的水晶音乐盒跃入眼底。

  “好美……”她忍不住轻呼。

  水晶的棱角折射出灿烂炫目的光芒,打开盒盖,轻柔悠扬的音乐便流泄而出。

  她伸指抚过盒中正旋转着的造型水晶,心中掠过一丝甜蜜的微酸。

  甜蜜,是因那远在天边的男人仍不忘记挂着她;酸涩,却是因他宁可过着漂泊的日子,也不愿回到这片故土,见她一面。

  她闭上眼,聆听那优美的音乐,想着的,是送她这音乐盒的男人,那个打从她很小的时候起,便决定要爱一辈子的男人啊……

  不知道自己究竟坐了多久,每当音乐声停下,管萍就又重新旋上发条,反覆听着那简单的旋律。

  最后惊扰她的,是刺耳的电话声。

  她轻轻叹息,将音乐盒盖上,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话筒。“喂?”

  “喂,小萍啊,你在忙吗?”另一端传来熟悉的女声。

  听出电话是谁打的,管萍心头一暖,轻笑。“妈你在说笑吗?我怎么可能会忙?”

  她的生活可比家庭主妇还清闲,每个星期教三堂舞蹈课,一堂两小时,其余时间她爱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月芬叹了口气。“怎么不去找点事做呢?到处玩玩也好,整天一个人在房子里会闷出病的。”

  当初她一直要小萍搬来和他们夫妇住,可她说什么也不肯,坚持一个人住在那栋房子。

  管萍仅是笑了笑,“我没有整天都窝在房子里呀,也是有去工作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