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是奴婢跟夫人那天出门去胡市买的,后来太监公公匆匆来宣夫人进宫,夫人就随手放在那,夫人还吩咐了说不要收,等她回来还要瞧个仔细的,谁知道……一去就没回来了。”宁馨说到这语带哽咽,别过头去擦眼泪。

  “是这样啊。”摩挲着光滑的表面,他想起了一件陈年旧事……这些年他常常忙得不见人影,喜儿,很寂寞吧。

  他是给了她不虞匮乏的丰富物质生活,可是,却甚少关心她在这座府邸过得幸福快乐吗?她的心事都是向谁说去的?

  一定不是他。

  他想得心神默忽,两个小丫头做完了本分的事也不敢走开,只能在一旁看着这很久不见的主子一下笑,一下皱眉头,一下深思。

  就这时候,大庆披着衣裳,扎头扎脸地喊着王爷跑进来,看见这光景,进退都不对,一个趔趄差点楂上门板。

  “大庆。”项穹苍喊。

  “吩咐下去,王府里头已经没有王妃这个人,以后不论是谁都不许再提。”

  “啊?”如果说刚刚门僮告诉他王爷回府时大庆还有那么一丝睡意,这会儿全醒了。

  “王妃都因急症过世两年多了,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这……这是当然。”虽然不知道王爷为什么要这么说,跟两个忠心耿耿的丫头交换过视线后的大庆点头称是。

  “那么,你明天可以开始操办本王的婚事,要盛大铺张,本王要请整座丝墨城的乡亲父老都来与会。大庆,你没有太多时间,抓紧时间,在十日里办妥。”

  还没从一团棉线里绕出来,王爷又丢一颗水雷弹炸得大庆七荤八素,这……天地颠倒了吗?这不就摆明了要请流水席……重点不在这,重点是王妃明明活得好好的,王爷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大庆。”

  “是,在!”

  “听清楚了,十天后,我要一个隆重的婚礼。”大庆跳了起来,那他哪来的时间睡觉,十天,那岂不是天一亮,就剩下九天?不过有件事他还是得问清楚。

  “王爷,您中意的是哪家千金?”

  “这还不知道,我得去跟国舅……不,当今圣上商量一下。”

  啊?

  王爷是因为太过操劳把脑子累坏了吗?不然说起话来颠三倒四,这叫他们这些下人好为难的……但是,还在养病的王妃怎么办?

  “宁馨平安,到时候你们两个得当喜娘。”他又指派任务。

  两个姐妹没吱声。

  “怎么?”

  “王爷,请原谅宁馨冒犯,要是王爷要娶的是别家千金……宁馨跟姐姐都不想当这喜娘。”

  “哦,为什么?”

  “王爷可以随随便便地忘记王妃,奴婢不成……”

  项穹苍撑起了肘,忽然心情大好,很坏心地要逗弄这两个忠心过头的丫头。

  “不后悔?”

  “请王爷恕罪!”两人又跪了下来。

  “那可不行,这个家是我说了算。”

  “王爷,您要另娶,那么……夫人怎么办?”宁馨拼了一死也要问。

  “这事就不用你操心,她自然有人照顾。”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两个丫头哪还敢说话,就算百般不情愿也没办法了。

  皇帝的妹妹和湘郡主即将下嫁正靖王爷。

  皇帝嫁妹,非同小可,最晴天霹雳的是这一嫁还嫁进了贵胄王孙避如蛇蝎的丝墨城。

  沸沸扬扬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茶楼饭馆贩夫走卒足足谈论了个把月,正靖王府又在各门楼上贴出告示,大婚当天要宴请整个丝墨城的人,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大事,婚礼还在筹办,老百姓已经商量好到了大日子那天要放下手边的工作去观礼了。

  至于项穹苍很不悦。

  在他的计划里,明明十天内就要把喜儿娶回王府的,偏偏事情到了厉勍晓那里,他的意见可多了。

  “把我库房里珍贵值钱的药材都吃光用尽的妹子啊,这当然要收!”

  这讨人情的话不过是道前菜,接着,什么既然要他收个妹子,当然要真心把喜儿当妹妹看,既然是妹妹婚礼,自然不能草率,于是,为了他这西贝货哥哥要给妹妹一个体面的婚礼,项穹苍硬是心急如焚地等了个把月。

  吉日吉时。

  王府里张灯结彩,扎上绸花的盆子花树,贴着双喜字的大红灯笼挂的到处都是,入目一片灿烂的鲜红。

  王府好久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软轿抬进来的新娘已经被送人新房,一切不相干人等都不许进到这个院子。

  宁馨和平安两人也是一身的簇新,端着食盘就是不肯进新房里去。

  “妹妹,算了吧,我们太渺小,这些事我们根本不能说什么,你别扭了那么久,气还没消啊?”

  宁馨倔着脸不说话,把食盘塞给姐姐,“你圆滑,你懂人情事故,你进去,我顾门。”

  平安也不想再跟她多费唇舌,端了装满枣子、糖果的漆盘,推开雕花门进了新人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