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啊,你的声音我天天听得到,记得……芍药对吧?”

  芍药慢慢地蹲下去,咽了很大一口唾液,叫自个儿的脸皮要撑出笑容来,还得是亲切可人的那一种。

  “喜儿……姐姐……你会认人了?”结巴、结巴,还是结巴,没办法,情绪太激动。

  避着阳光睁开的眼睛有点空洞,像死寂的宝石,可是却很努力地在搜索些什么。

  “傻丫头,我每天听,听你说话唱歌读书吟诗,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吵呢,可是刚刚闭着眼睛忽然觉得我应该认识你。”于是她就睁开眼睛来看人。

  她讲话很慢,一字一字的,思路却开始有了条理。

  这是许多人努力了两年才看见的成绩。

  “讨厌啦,你本来就知道我很聒噪的。”

  芍药的心像被打翻的蜂蜜,虽然她只是说应该认识,但这进步,她得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慢着,在世人眼中,正靖王妃早就因为急症去世,丧都发了,就连坟头的草大概都比人还要高了吧。

  芍药心里还在七上八下时,有道阴影遮住了来喜儿。

  芍药很是乖巧,马上把位置让给了项穹苍……一直等待的人不是只有她而已。

  两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这两年,来喜儿不知道外头一整个翻天覆地地改朝换代了。项穹苍不敢轻易去碰喜儿,只能悄悄地握住凉椅的扶手。

  他形销骨立,总是意气风发的脸如今却不时染着欲狂的阴鸷,只有在面对他心爱女人的时候会稍微回温。

  这样的忍耐几乎到了叫他心魂俱碎的极限。

  两年前,厉勍晓要是迟上那么片刻,就人事全非了。

  这其中的惊险是后来厉勍晓才慢慢透露的。

  匆促间接到消息赶到皇宫的厉勍晓不敢说那时他绞尽脑汁以偷天换日的手法换回来的来喜儿已经没了气息,连夜请来的大夫都说她已经死透,无药可救,要他们趁早安排料理后事。

  厉勍晓或许不了解项穹苍的个性,可是他太明白来喜儿不能死。

  她要死了,会出大乱子的。

  厉勍晓几乎想破了脑袋,发狠把来喜儿当药人医。

  当然,他也没那胆量让项穹苍知道自己是这么救治他妻子的,以后就算带进棺材死也不说。

  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见了,如果是平常人倒也罢了,可她的身份是正靖王府的王妃,再怎么遮掩鸡蛋仍旧有缝,消息还是传到打鞑子的项穹苍耳里。

  他把打仗的重责大任交给副将,没日没夜地快马加鞭赶回来,管他什么军戒纪律审判,当他回到家看见的是布置好的灵堂时,当下他就疯了。

  疯归疯,他要弄清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当他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瞬间明白一件事情──皇宫,本来就是一个充满背叛遗弃、算计斗争、挣扎跟死亡的地方。

  他想要的亲情,被人拿来当做感情的勒索。

  他付出了一切,换来的是他最爱妻子的死亡。

  太卑鄙了!

  沉寂下来的他在夜深人静时翻墙进了国舅爷府,没有人知道他们秘密商量了什么,之后项穹苍足不出户,直到十五天后皇宫内苑发生了内乱兵变。

  本来他们只想逼迫皇帝退位,让东宫太子即位,只是尚未行动,皇帝却被人发现死在龙床上。

  他们对外宜称皇帝因为吸食太多道士炼的丹丸,驾崩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兄弟相残的老套剧目,东宫太子人缘不好,皇帝一死,他没了靠山,其他兄弟彻底把他推翻了。

  为了不要让动摇国本的事件越演越烈,项穹苍直接把厉勍晓拱上了皇帝的位置。

  “你就彻底地当个坏蛋吧!”他撂下话。

  平民对改朝换代没兴趣,只要能安居乐业,谁做皇帝跟他们都无关,于是,曾经凶险的时间过去了,每天城门继续开,每天每个人还是得继续过生活。

  为了让项穹苍也有活下去的力量,把来喜儿藏了很久很久的厉勍晓吞吞吐吐地让他们夫妻俩见了面。

  见面,应该是喜事一桩。

  不过,显然有人不是很知道知恩图报要怎么做,当项穹苍一见到来喜儿,一出手就打了他鼻青脸肿。

  真是里外不是人!

  要是人没救活罪一条,救活了也一条,好人果然难做,还是当坏人轻松多了。

  “喜儿,我是谁?”

  从没有知觉的活死人一路看顾到喜儿有痛觉、会睁眼,那是一段好漫长的时间,项穹苍都觉得自己一生将尽,所有的力气都要耗光了。

  他们都知道,死,对喜儿来说并不完全是件坏事,也许别强留住她会让离开和留下的人心里都有痊愈的那天。

  项穹苍不肯。

  就算他的喜儿支离破碎,他也要把人拼凑回来,就算她以后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也不让她走!

  “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