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一锭银子,好贵啊。

  “夫人,你买这东西到底做什么用啊,我看它就一根针跑来跑去的,好像没什么用呀。”她翻来覆去地看,外表是亮晶晶的没错,重量也蛮沉的,可能做什么用啊?

  “它是恒指北的磁石针,如果出远门或是搭船,它会永远指着北方,这样人跟船就不会迷路了。”在苍海中,在星空下,这奇妙的指针能让旅人安心。

  “听起来很有趣,可是夫人又不出远门,就出门也有人带路,根本不用担心会迷路啊。”她只听过买古董、首饰、黄金之类的收藏癖好,夫人的喜好果然跟别人很不一样。

  “谁知道呢,世事无常。”来喜儿低语。

  买它,只是基于一份向往,这说出来大概不会有人要信吧。

  阳光很软,软得像匹丝绸,主仆两人悠闲地在街头漫步着,看见卖豆腐脑的也不管什么风沙,就着小摊子咕噜咕噜吞下肚,瞧见胭脂水粉一买就是三份,宁馨一听说她也有份,乐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逛累了,捶捶酸软的腿,想找个地方歇息,对街慌慌张张却跑来了去而复返的马夫。

  “喂──喂──宁馨……”

  他一路喊着过来,还猛挥手,好不容易来到来喜儿跟前,一口气上不来,脸都涨紫了。

  “真不知道在紧张个什么劲,后面有鬼追啊?”宁馨替他拍背顺气,又忍不住消遣他一下。”

  “夫人……不好了……”

  “哪里不好,夫人在我的看护下平安无事,哪里不好了?”小丫头叉起腰来,知道这是将来的姐夫,可以尽情欺负,口头上便不饶人了起来。

  老实人左支右绌,只差没抹脖子了事。

  “春德,喘口气,有事慢慢说。”

  “从宫里来了太监公公,说是要宣夫人进宫,人现正在府里,大庆总管招呼着。”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王春德又着急起来。

  进宫是大事,家里可有拿着圣旨的公公在等着呢。

  “召我进宫啊?”会有什么事呢?从过年前进过那么一次宫至今,也都好几个月过去,这回挑她相公不在家的时候,会有什么好事?

  但是,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着办吧!“马车呢?”

  “小的停在西街外,夫人稍待,我去把马车赶过来。”

  “嗯,知道了,快去快回。”王春德脚不点地地走了。

  不到半炷香,她平安地回到正靖王府,接了旨意,回到内院梳洗打扮,随着内侍太监进宫。

  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不过皇宫里的事本来就没个准,府邸的人在送走王妃跟公公之后,每个人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以为这回皇帝或皇后指不定又要给什么恩赐……

  王府是越来越发达了。

  平常的皇宫和来喜儿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大相同。

  长长的檐廊很安静,安静得连走路时衣料摩擦的窸窣声都能听得很清楚。

  若不是前头有内侍带路,她会迷路。

  真不晓得住在这里的人是怎么适应这迷宫似的庞大怪兽。

  项穹苍说过,宫里的规矩比牛毛还要多,一个不小心被杖责死掉的宫女太监多不胜数,禁卫军守卫森严,连只鸟想飞出去都有困难。

  她只觉得呼吸不顺,有些窒息。

  能住在里面的,应该都不是跟她同一类型的人。

  回廊宫墙转来转去,飞檐琉璃瓦,很深很深的古老大院一落又一落,她记不住来时路,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就在她正头昏眼花时,内侍停下了步伐,朝她弯腰。

  “夫人请在这里稍候,奴才去去就来。”

  “公公慢走。”

  她抬头,只见玄黑的大匾额写着‘御书房’,原来皇帝竟是要在御书房里见她。

  她眼皮忽地跳了好几下,心里漂浮得厉害,就连脚踩着汉玉石板都不踏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

  雕琢精工的门开了,熏香炉里的檀香味传了出来,一个小太监唤她进去。

  来喜儿没敢抬头打量书房是什么模样,瞄了眼威严自若的皇上就坐在龙椅上,刚才那老太监正从一只锦盒里拿出龙眼大的红丸让皇上和水吞下。

  来喜儿听过历来各朝皇帝都有服食道士炼丹的习惯,那些丹药虽然能够提神醒脑,却有很多后遗症,她以为只是以讹传讹,今天亲眼看到不禁大受震荡。

  皇帝居然让自己看到这么不堪的一面,她不想自己吓自己,不过踏进皇宫就隐隐萌生的不好感觉变强烈了。

  “臣妾叩见皇上万岁。”

  “平身,坐吧。”

  “谢皇上。”

  皇上赐坐,她只得在小太监的示意下坐上一旁软榻。

  “朕记得你叫来喜儿是吧?不必惶恐,找你来没有别的事,只是聊聊。”很亲切的开场白,很容易叫人撒下心防。

  聊聊?说得真好听,一国之君日理万机,有那么闲吗,找一个完全不亲的儿媳妇聊天?伴君如伴虎,她还是小心点的好。

  “朕听说你持家有方,把正靖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上下下和乐融融是吗?”把身子靠往精致的垫子,也不知道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的万岁爷真的闲话起家常来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