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哪天等我离开官场了,有好多事可以做,可以从商,可以写书,可以带你到处去玩,我们去看大海,去看沙漠,还要追着南十字星走。”

  “听起来很美。”有几分心动,有向往,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什么时候他才会对官场厌倦?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吧……

  “其实当官好辛苦,不到四更天起床,赶着五更天前到宫门外等着上朝,现下天气转冷了,还是得上朝。”不是真的抱怨,只有夫妻才知道那是一种撒娇,男人式的。

  “不如……回乡下种田吧。”过普通生活,耕田度日,吃着好吃的饭,睡觉,吵架斗气、欢笑。虽然知道是痴人说梦,却还是奢求那镜花水月。

  “傻丫头,那种日子我们回不去了,我要争一口气,我要显荣,我再也不让别人把我踩在脚底下,你知道吗?我们回不去了。”他略显激动,指节都是青筋。

  “这些,你不是早就做到了?”她的口气很淡。

  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没有亲情来得重要,她的相公不是野心家,只是一心想要父亲的温情。她知道。

  丈夫有鸿鹄的志向,及倒是她显得绊手绊脚了。

  “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我爬得还不够高,我还得立下更多功劳才行。”

  来喜儿用自己的手覆上丈夫的,“你会的。”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倦意淡生,她靠上了项穹苍的肩膀。

  人,总身不由己地跟着命运的轮轨去走,走着走着,有谁知道命运的尽头有什么在等着?

  未知。

  可是人们的脚步仍旧毫不迟疑,谁能告诉她,两人的尽头处有什么?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夜逐渐倾斜,在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项穹苍才把喜儿送回寝房。

  终于,来喜儿知道为什么那天夜里都已经入睡了,项穹苍却带着她飞上屋顶去看星星。

  因为几天过去后,他自动请缨去剿匪的消息便传了回来。

  看着回来报讯的大庆,来喜儿只问:“天寒地冻的,王爷可带足了御寒的衣物?”

  “该准备的,奴才都给带上了。”

  “谁跟在他身边?”

  “凤爷跟四方爷。”

  “你是爷的贴身小厮,为什么没有也跟着?”他不懂出门在外及而更需要人照顾的道理吗?

  “爷说让奴才留在府中帮忙照应内外,有什么需要男人出力的,大庆可以派上用场。”说到底,他的心还是顾着这个家的。

  “爷有说几时回府吗?”

  “有,少则数十天,多则一月。”大庆有问必答,必恭必敬。

  “那就好,没事了,你们各忙各的去吧。”遣退所有的人,只留下两个小丫环。

  年关将近,这节骨眼打什么盗匪,为什么不等春暖花开呢?不说,为了怕她担心。难道不说,她就能一路安心到底?她转身拿了书册,眼却看着劈啪作晌的炭炉发怔。

  炭里放了松香,温暖着整个寝房,夏日的纱幔很早就收起来了,换上能遮风的秋绸,绸布织的细细的,下摆是象征丰收的黄金麦穗,好快,她这屋里生活了将近快要一年。

  这一年来看似有权有势,日子其实过得心惊胆战,没有以前舒服。

  “夫人您别担心,王爷很快就回来的。”贴心的宁馨凑过来拉了拉喜儿的衣服,一脸真挚。

  来喜儿轻摸她的头。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宁馨旁边探出平安的头来,她吐着舌。“夫人,就差脸上没写字而已,您跟王爷的感情真的好好喔。”

  来喜儿微微笑。

  “嗯,我们上课去吧,今天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

  她跟着家仆、家丁的家眷一起在小院落里读书,这行径,起先又把王府的人吓得不敢让孩子来识字,不过,现在不同了,大家和乐融融地在学堂里,你给颗糖,他给包炒果子,她可受欢迎得很呢。

  来喜儿知道这类的事情往后只会多不会少,她不应该老是把一颗心放在外出的丈夫身上,这个家就够她忙的了

  她得督促厨工们把采收的青蔬腌渍成泡菜,腊肉也得上架了……

  不只这些,宫廷礼仪的训练好像也得加紧脚步才行,另外,每个月人情世故的红白包也得应付上……

  没错,随着项穹苍的平步青云,王府往日的宁静也跟着没了,每天来投拜帖的士绅富豪只多不少,送走了一批美女又来一批、皇上的赏赐,同僚的馈赠,能推说不要吗?

  要安置,要安排人手,府中的开销变大,人手越来越多,小小的王爷府已经快要容纳不下那么多人了。

  虽说叫自己不要想念,要坚强,可是牙床的枕畔是空的,软衾卧榻无人做伴,她的心直慌。

  女人都活该擅长等待吗?

  她彻夜辗转,没有答案。

  二十天后,项穹苍凯旋归来,那股强盗被剿灭得一干二净。看着眉飞色舞的夫君,来喜儿完全不提被冷落的心情。

  如来喜儿所想的,这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皇上交办下来的事情让他疲于奔命,慢慢地,王爷出差办事成了生活常态,虽然他总是允诺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然而这忙碌的日子一直到皇后寿诞来的前几天……

  皇后大寿,普天同庆。

  寿诞未到之前,皇帝除了大赦天下,更让光禄寺连同御膳房揉面掐型做出许多寿桃、面龟送给平民百姓同乐。

  寿诞当天,烟花齐放,宵禁延到丑时,护城河上、大街牌褛,到处张灯结彩,不输年节热闹。

  酒宴摆在大殿,按照官员品阶安排座位,由外而内,由低到高,坐的位置越往里靠,身份地位相对越高。

  欢宴不久,皇帝摆驾御花园。

  这是家宴,宫廷的珍馐佳肴流水般地送上来,来喜儿尽管饿得前胸贴后背,皇上皇后没有动作她连拿一块香气四溢的桂花糕来填肚子都不敢。

  家眷和有功名的官员是得分开进宫门的,她让一个年老的宫廷事务总管给带进了慈寿宫,在那边,三三两两,都是各家官爵的家眷女宠。

  她站的地方可以看见华丽的宫灯在九曲桥的水波上荡漾,丝竹管弦,宫女像流水般地进进出出,守卫森严得连只虫也逃不出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