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爹,娘,早啊,鹏哥要我问你们住在这可舒坦?跟婆婆当邻居习惯吗?他本来是要给你们另外盖一个祠堂供奉你们的,但是女儿想婆婆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这,早晚没个说话的人,也许需要伴也说不定,所以自作主张让你们住在一块,娘,您见到了爹……应该没有遗憾了吧?”

  怕泪涌出来,她赶紧把香递给宁馨,然后挽起袖子开始准备打扫祠堂。

  她总亲自动手,不假他人。

  “王妃,这我跟宁馨来就成了,天气变冷了,水我来提就好。”王爷最重视王妃那双手了,每次打扫这里回去都要检查,要是裂了条小口子,她跟平安的耳朵又要不得闲了,真要说起来,王爷那眼可比王妃可怕太多,她跟妹妹宁可违逆王妃的意思也不敢违背王爷任何吩咐。

  当然,王爷的吩咐样样是为王妃着想,说来说去都不算违逆啦。

  于是一个抢了她的水桶,一个拿了她的抹布,看着空空的手心,来喜儿会心一笑,接着信步走到外头,席地坐下。

  风很凉,云很白,没有滚滚的黄沙,没有贫瘠的土地,这里的一切都好美好美。

  过去,是回不去了,现在呢?

  她无疑是幸福的,项穹苍的宠,他的疼,总是包围着她。荆州的珍珠,吴郡的绫罗,蜀江的织锦,交趾的漆器,七珍万宝,总往她的房里塞,应有尽有,就怕她不够用。

  这才怪,只是平凡的人,满仓满库的宝贝就算几辈子也用不完。他的温柔,总是令她泪眼朦胧。

  “明年的六七月,应该有梅子可以摘来做蜜饯吧?”她嘀喃自语。日子过得像流水般可伯,都入冬了,过些天,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要降临了。去年的今日她在哪?不去想了,那些都过去了。

  “王妃,风凉,还是披上衣服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拾掇完毕的两个双生子出来了。

  才要说她没那么娇贵,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也许不管她愿不愿意,享不享受,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她坦然地让她们披上大氅。

  不过才踏出家祠没多久,迎面来了乌压压的人头,中间簇拥着几位丽人。

  她身边最多就两个小丫头打转,要出门能不带就不带,像这么浩浩荡荡的派头,是有点骇人。

  彷佛从火里走出来,灿烂夺目,如同一朵盛开到极致的花,差点要刺瞎旁人的眼。而她呢,就一身素衣风尾裙,简直就像花朵旁边的小草。

  还没开口,双生子一个箭步就拦到来喜儿前面,别看她们年纪小,在这府邸里她们待的时间可比王妃要长上很多,所以,府邸里面谁恶名昭彰,谁待人刻薄,她们如数家珍。

  护主,是她们脑袋里唯一的念头。

  她们带来的侍女见状,直接把两个小不点拂到一边去,还让仆役看住,一点都没把来喜儿放在眼里。

  “几位姑娘这是做什么呢?”

  来喜儿没架子,也不知道要摆谱,但见对方一打照面就把她两个小丫头扣住不放,心里有把火慢慢闷烧了起来。

  “不敢劳驾王妃动问,妹妹冷霜带着一帮姐妹是来给姐姐问安的。”说不敢,明明就是吃定来喜儿。

  她盈盈地弯着腰,雪白的胸脯,窈窕妙曼的曲线,皓臂嫩颈,皮肤滑腻如白雪,加上一身艳火,格外醒目。

  她是合该有本钱骄蛮的,她出身贵族,只可惜家族因为人才凋零没落,她只得进了青楼,在青楼又被高官看上,替她赎身,只可惜,一转手却将她送给了项穹苍。

  她是心高气傲的,也是怨的,项穹苍的出身卑微,是个没有任何前途的庶子,跟着这样的男人,她的下半辈子等于绝望,可是身为人家的棋子,她又有什么权利说不。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美貌必定能把项穹苍迷得神魂颠倒,偏偏,在正靖王府两年,项穹苍别说多看过她一眼,西跨院根本连门坎都没跨进去过。

  世事难预料,在她指天恨地的时间里,这没把她放在眼里的男人不再龙困浅滩,他不一样了,他一飞冲天,虚悬的王妃位置也有了人。

  “请安就不必了,我两个小丫环不懂事,要是哪里得罪了诸位姑娘,还请你们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下马威吗?

  这她懂的。

  她对那些层出不穷的争风吃醋,互相算计了无兴趣,唯一的底线是别闹到她头上来。

  这些人看起来没摸清楚她的想法。

  “王妃说的是哪儿的话,我只是教她们一点规矩,免得以后带出门,人家说咱们王府的奴才没家教,这脸就丢大了。”

  “谢谢冷霜姑娘指教,我自己的人不会给你添乱的,不劳你费心了。”话说的很客气也很冷,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她凭哪一条理管她的人?

  习惯高高在上用鼻子看人的冷霜很吃得开,向来,只有她指使别人的份,谁敢明目张胆地反驳,除非不要命了。

  被来喜儿这么直接挑明了说。颜面难看,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就是嘛,瞧瞧她身为王妃一点自觉也没有,要打扮没打扮,要模样没模样,丢光了王爷的脸!”全身上下颜色粉嫩得如同夹竹桃的瓜子脸女子,跳出来也把来喜儿贬了一顿,好像她才是应该风光的那个。

  “这种人王爷不用两天就厌了,根本无须我们烦心。”花桃子也不甘示弱地当着应声虫的角色。

  来喜儿轮番瞧了三个女人一眼,把眼光留在两个垂头丧气的丫环身上。

  她只是静静地看,对那些女人的叫嚣一无所觉。

  慢慢地,杀声震天不见了,陷入诡谲的沉默里──

  “平安、宁馨,过来。”

  来喜儿谈定如常地叫,见她们俩脸上喜色一绽,就想挣开钳制,不过毕竟还是小孩,力气怎么也比不过大人。

  “两位大哥手劲别太大了,她们还只是孩子。”她好声好气,没半点命令句子。

  两个仆役可没听过这么和善的句子,一呆,心中一暖,手松了,一双丫头伶俐地赶紧挣脱钳制,撒腿儿就跑。

  “谢谢两位大哥。”

  来喜儿拍拍扑过来的平安、宁馨的头,从容地走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