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爱了一回又一回,项穹苍像永远都不会满足的大猫还想索讨,不过当他看见喜儿如月光的肌肤印满红印子,还有她满足后的倦意,怜惜的心油然升起,只好按捺下如狼似虎的欲望,温柔地摸摸她的头,用帕子给她拭汗,这才将她抱过来躺下。

  来喜儿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虽然被折腾得腰酸背痛,累得像摊烂泥,但身体跟心里再满足不过了。

  项穹苍黑眸深沉闪亮,“痛吗?”

  来喜儿把脸藏起来,摇摇头。

  “我太想你,想得恨不得把你揉进我的身体。”

  来喜儿还是不吭声,用两根指头掐了他的胸膛。

  项穹苍又是皱眉又是笑,接着在她耳边低语。“喜儿,我要纳你为王妃,要为你再举办一次婚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三媒六聘娶来的正房。”

  “不要大费周折,是不是王妃一点都不重要,我本来就是你的娘子了。”在她面前,项穹苍从来不会自称本王,他跟她是平起平坐的,她不需要那些装饰性的东西,只要她的夫君真心爱她那就够了。

  “不一样,喜儿。”

  “咦?”她慢慢要沉睡的眼皮又打了开来。

  “贵族结婚需要得到认可,不过是形式上的……你不要紧张,瞧你眼睛都变圆了,我虽然还没有真正地赐地跟封敕,还是要往上通报一下的。”

  “好复杂。”

  “为了能够正式拥有你,这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

  “可别说你不愿意──”项穹苍的心提吊起来。

  “我还在守丧。”她低低地说,垂下头去。

  成婚三年她还没去过家祠,是该借这机会见见婆婆的。

  项穹苍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不要紧,婚事可以往后延,但我还是要让府邸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正靖王府的王妃,我要他们尊敬你,当你是主儿。”

  “你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想来应该是如此,可想而知,她这么个村姑却入住东大院,而且还跟王爷做了三年的真正夫妻,酸溜溜的话只会多不会少,她都能装作没听到了,本来就是事实,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那些爱嘴碎的人,谁敢看轻你我绝对不饶他们!”

  “要折服人心有别的法子,府邸的人都是跟随着你许久的老人,如果为了我把人都撵了,谁愿意真正服气地跟着你?”

  这样明事理、懂进退的老婆谁能不更爱她?喜儿的话攻陷了项穹苍的心。他用力亲亲喜儿。“有你真好,我的好喜儿。”

  寒夜寂寂,一窗之隔的大屋里却是春意融融。

  这事……好像就这么拍板定案了。

  正靖王府有了个土得掉渣的王妃。

  娶身份低微的村姑当王妃,各院的姑奶奶们有人默不作声,有人大力反对,来喜儿本人却是荣宠不惊,平淡喜乐地过她的日子。

  她不坐闺房,不刺绣、描花,也不扑蝴蝶采花,一门心思都在他处,哪里需要帮忙她往哪去。

  她知道自己有几斤重,不想端着王妃重死人的帽子压扁自己也去压垮别人,她不端架子,看到杂草蹲下身来动手就拔,看见无用的空地自己以身作则拿起锄头开垦成菜圃,她的行为的确吓坏很多仆役们,人人走避之余干脆把王爷找来,他匆匆赶来看见满身泥泞的喜儿。

  “怎么玩起泥来了?”擦掉她鼻尖的泥灰,项穹苍一点都不介意弄脏自己。

  “年快到了,我想种你爱吃的长年菜,这时候不种会来不及。”

  “不要劳累了就好。”他说着,给一旁的仆役递了眼色,有人马上意会接过了锄头。

  “王妃,锄地奴才行,我老家就是卖青菜蔬果的。”

  她黑眼发亮。“真的?”

  “奴才的爹是种菜好手,我们家的青菜只要吃过的人人竖起拇指说好。”黝黑的青年提起老家,眼中有着淡谈的黯然。

  想也知道若是家中营生能够糊口,又何必卖身为奴。

  “那好,我还想把这附近的地都今来种菜,以后不只整个王府青菜不虞匮乏,要有剩余还可以拿出去卖,所得的银子都给你如何?”

  她自己也经历过卖身的辛酸,能体谅缺钱的痛苦。

  家丁可没想到能得到这么天大的好处,连忙点头道谢。

  喜儿本来就是农家出身的闺女,一只小手眼看着就要往人家的手握去,项穹苍目中妒火乍现,半空拦截将喜儿整个拉了过去,手一圈搂住她的腰,两人便往他处去了。

  她的开源节流效果很快就看到成绩,原来跟她保持着距离的仆人们也发现这个王妃就像邻家的姐姐妹妹,不会颐指气使也不会把他们当奴才看,人心逐渐地向她靠拢了。

  穿过月洞门,沿着青石扳小路,后面尾随着平安跟宁馨,一个提竹篮,一个带扫帚、抹布,转来转去地往大宅的僻静处去。

  素果清酒是辛青青一早替她准备的。

  来喜儿成为了王爷的专宠,但是辛青青对她依旧还是那态度。

  至于王麻子则是摸了摸鼻子,话没好话,其实充满关心。“你这王妃的位置可得坐牢点,王府里吃人的老虎可不少。”

  两人的坦荡给了来喜儿不少勇气,如果失去青青这样的朋友,她会心碎。

  跨入小的门楼,迎面的梅园花苞隐隐,暗香疏影,来喜儿每次经过这里,闻着鼻尖沁人的清香,总是再三徘徊。

  默林是项穹苍为母亲种植的,经过细心清扫,祠堂恢复了清明简雅的模样,这都要归功三天两头就来一趟的来喜儿。

  清茶鲜果摆放妥当,低头敛裙深深行礼,来喜儿点香向婆婆诉说府中发生的大小事情,接着她又接过宁馨递过来的三炷香,朝着另一旁的爹娘牌位深深鞠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