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王爷……奴婢……”

  “不要让本王话说第二遍!”他杀气四溢。

  “王妃……救我!”小命快丢了,终于向来喜儿低头。

  来喜儿不忍,粉樱色的唇动了动,还没启齿就让项穹苍给吻了个晕眩酥麻,还捂着胸口喘气。

  “大庆,把人拉出去!王府用不起这么大胆的奴才,撵出门去!”项穹苍冷声喊叫。

  婉如一抖,看见躬身推门进来的大庆,顿时软了脚。

  一待两人出去,来喜儿不禁要说他。“你何必吓她?”这样杀气腾腾的项穹苍有点陌生。

  “我早晚要收拾她的。”

  “她可是你的通房丫环,你舍得?”来喜儿轻啐。

  “咦,娘子在吃醋?”他眼底的黑暗不见了,抚摸被精心打扮过的喜儿,对她细密如丝的发爱不释手。

  喜儿艰难地吞吐着气息,想挣开项穹苍太过强烈的体温。

  “你这样太绝了,婉如是不喜欢我,可我看得出来她的心……是向着你的。”这大宅里,有多少女人对着她的丈夫流口水,她不太敢去想。

  以前在灶间少不了听那些各院的侍女炫耀自家小姐主子有多受宠,以前事不关己,她可以不当回事,如今呢?

  对于喜儿试图想离开他的怀抱,项穹苍非常不高兴,他们之间的隔阂好不容易有了春暖花开的迹象,为了个不值得的丫环又生嫌隙,他绝对不能容忍。

  他把喜儿重新搂回怀中,瞧着她那半嗔半怨的模样,心神荡漾。

  “喜儿,你不公平,就算有一堆女人想上我的床,我就得照单全收吗?我这么不挑吗?我要的是能知我冷热的妻子,不是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

  这男人……想生他的气都找不出理由来。“我想,你得给我一些时间。”

  她需要时间适应这一切,适应一个不再完全属于她一个人的丈夫。

  “傻喜儿,我的心里只有你,婉如她不是我的什么通房丫头,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女,我没碰过她,我最想扑倒的女人只有一个……”

  看进丈夫热诚真挚的眼睛,那意在不言中的露骨,喜儿不由受蛊惑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是疼我的。”

  她从来就不是善妒的女人,也没想过生命会有这种天翻地覆的改变,丈夫一直是她的天,她传统又认命,只要夫君对她好,那么,其他身外物都可以不计较,可是,一个通房丫环都这么娇气了,那些西跨院的主子们呢?

  如果她的丈夫不能替她解决这些问题,她是不是得自己挺胸来解决?

  生活环境似乎是变优渥了,但是,人呢?好像复杂了很多。

  “我不是让两个小丫头来伺候你,人呢?”牵着喜儿的小手到长榻上坐下,大掌几乎吞没了她整只小手。

  “你说平安和宁馨吗?”

  “她们可是我从许多丫头里挑出来的。怎么不见人影?”

  “我……让她们走了。”抬眼看夫君的脸色平和,不像刚刚生气的样子,她放胆说了出来。

  本来她还想找时间跟他说,现在她摸藤顺瓜往下说:“我不一定非要侍女不可,她们年纪小小,我觉得应该让她们去学堂还是私垫识字读书才对,而不是在这里当侍女。”

  “我知道你心好,但这是两回事,你想让她们识字也不是不可以,可服侍你是她们的活,不让她们伺候,你让她们拿什么月俸回家?”

  这……她真的没想到,只是一厢情愿地以为……

  “府里的人手已经不够了,你把人拨给我其他地方不就更拮据了?”

  “你就别再担心这些有的没的,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日吴下阿蒙,以前人手不足,有一半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混进府中,现在,我逐渐站稳脚步,不必再怕东怕西,我要给你最好的,你是王妃,下人们都要对你恭恭敬敬,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轻托起她的下巴,项穹苍神情温柔又不容置啄。

  给她王妃的位置,那是喜儿该得的,要是她有了封号,那么就能名正言顺地接收他全部的一切,他要尽其所能弥补这两年对她的亏欠,只要是喜儿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他项穹苍也会去摘下来!

  喜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很乱。

  自己好像变成某种不得了的人了,就连她的夫君似乎也很不一样了──

  “你开心吗?”

  来喜儿迟疑了下,把脸藏进项穹苍的肩窝,然后很慢地点了点头。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她只要知道丈夫是爱她的那就够了。

  是夜。

  沐浴过后的来喜儿放下了长长的发,衣袖发间淡淡的熏香,走动间,芳香缭绕。

  项穹苍看得目不转睛,也许他的娘子不是很美很美的美人儿,可是只要看见她,他的身体便会燃起一股热,就是这样越爱越深,连片刻分离都不肯。

  她轻轻一笑,明媚而嫣然,沐浴过的脸像煮熟的桃子,樱桃般柔软的淡色粉唇,还有一身娇白的肌肤,柔媚诱人,项穹苍迫不及待向前搂住喜儿娇嫩的身躯,一只大手爬进她细密的秀发,捧住她的后脑,深紧地贴向自己的唇。

  来喜儿嘤咛。

  舌探进她的嘴里,先是浅尝她诱人滋味,继而唇舌相抵,嬉戏缠绵。

  项穹苍眸底盛满了温柔和熊熊的欲火。

  来喜儿的脸红得几乎要冒烟,被点燃的情火让内心的小鹿扑通扑通地乱楂着,内心深处对丈夫真正的渴望随着她忙碌解着他衣衫的小手颤抖着。

  衣服一件件落下,四处抛散,两人滚进了大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