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厉勍晓火了,这目无长上的东西,一点也没拿他当长辈的意思。他完全没自觉自己又哪点像人家的长辈了。

  项穹苍把管事唤来。“国舅爷要回府了,送客。”

  “慢。”厉勍晓伸出一掌。

  他厉勍晓可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可去的人物,项穹苍越想赶他走,他越不如他的意。匆匆忙忙地想赶他走?这其中很有古怪。

  “眼看要过午了,不管怎样我都是客人,请我吃顿饭可以吧?”

  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还脸皮厚到极点。

  项穹苍实在忍无可忍,总而言之,这个为老不尊的舅舅就是要缠着他就是了。

  “用膳,可以,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正靖王府可没什么好招待国舅爷的。”

  “不妨、不妨,你吃的我也能吃。”

  “那就请国舅爷稍待,我让人去准备准备。”

  “应该应该。”

  不过,厉勍晓一看项穹苍健步如飞地往内室里钻,嗯嗯嗯,虽然于礼不合,及正都是一家人,他倒要看看屋子里头让项穹苍给藏了什么?

  “国舅爷?”凤栖一手挡住厉勍晓的去路。

  “你是哪根葱,敢挡我的路?”

  “国舅爷,小人不是葱,小人是替王爷献策拿主意的师爷。”

  “我知道你,本国舅又不是今天才认识你家王爷。”

  “这就是了,国舅爷往这边请。”

  “我比较喜欢这个门。”他执意要往内室去,谁能耐他何?

  凤栖笑容可掬。“内室都是眷属,许多大人送来的美人也都住在内院,女人家吵吵闹闹怕扰了国舅爷,还是请您移往宴客厅的好。”

  “看起来想巴结靖王爷的墙头草也不少嘛。”厉勍晓笑得叫人起鸡皮。

  皇城的角力竞争真是无一刻休止啊,每一着棋都要小心地下,几大豪门早就使出浑身解数安插自家的眼线,能多一分胜算也是赢面。

  他会在这勾心斗角的政治圈圈里搅和多久?

  厉勍晓挑起了眉,“我如果坚持要走运道门呢?”

  这么蛮横的客人还真是少见,“这……国舅爷如果坚持,凤栖也无话可说。”

  “那就给我滚边去!”

  “喂,不要欺负我的人。”沉冷的声音出自去而折回的项穹苍。

  唷,这么护短,连一个家将也不许人欺凌。

  他原以为自己只是想在项穹苍身上图些乐趣,却越来越发现不想放手。

  抬眼从铜镜中看见一张薄施脂粉的脸,点翠嵌宝福禄簪,小巧别致的飞风金步摇,东珠耳环,一袭茄花紫卷枝花的瑞锦,金锁圈,潇湘腰带底下系着蝙蝠荷包,头发抹上香油,乌黑亮丽,来喜儿把身子转了转,她洁净的脸有着久违的光彩,脸摸了又摸,差点认不出来自己。

  “姑娘,这粉抹上不要随便去擦,花了脸可就难看了。”婉如眼中的轻蔑遮掩得很好,可态度就怎么也谈不上恭敬了。

  来喜儿一觉醒来,从床榻上起身,婉如已经等在外面要替她着装,她几乎是浑浑噩噩地被挖起床,分不轻东南西北就被整顿了一番。

  “这些胭脂水粉、头饰珠钗你可得小心别弄丢了,要不,看你拿什么来赔?”

  “啊,这样啊……”她有些不自在,又用指头搔了下头,这下刚梳好的头掉了一小撮下来。

  “姑娘。”婉如以为来喜儿存心跟她作对,被指派来伺候王妃她满心不悦,她想伺候的人只有王爷一人。“要不是王爷吩咐我得来伺候你,老实说婉如并不想来。”

  讲话真坦白。其实不说她也看得出来。

  “婉如好歹是王爷的丫环,至于王妃你,我想王爷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像你这么卑微的人能受宠多久?你有点自觉好不好?”

  像这种歪瓜劣枣的女人不会得宠太久的!

  来喜儿也不想被伺候,粗手粗脚不说,那敌意如影随形,这种如坐针毡的感觉真糟。

  “真是难为你了。”

  “知道就好……”

  “放肆!”一道令人心寒的声音响起,推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是一脸黑沉的项穹苍。

  “王……爷。”咚地,目中无人的婉如跪了下去。

  “本王让你来伺候王妃,你居然在这里作威作福?”

  “王爷,奴婢没有!”她还做垂死挣扎。

  “奴才!你在外面造的谣本王爷都当做没听见,你若一直安守本分倒也罢了,对王妃不敬,谁也救不了你。”

  “王爷,不要啊!”

  “出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