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项穹苍虎目含泪,心中如同有千百只蝴蝶在翩跹起舞。

  “鹏哥,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有我。”

  项穹苍转身搂抱喜儿,喉头哽咽,心绪激动如岩浆。

  他亲亲亲亲地喊着喜儿,“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对,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不理我。”

  喜儿推他,小嘴娇嗔。“我拳头又没你大,打你就跟敲石头一样,我才不要自找罪受。”

  “我就知道你是疼我的。”他心头一暖,忍不住笑了。

  “知道就好,不过咱们先说好,以后你要有什么事都不可以再瞒我。”

  项穹苍见她俏脸生晕,又嗔又娇,结实的手臂将她更揽入自己的怀抱,终于、终于是宽心了。

  明明越睡越累,他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

  明明他有绝对的权利可以索讨、行使丈夫的权益,为什么只能干耗着,吃不着,用不了?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耶,居然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么睡了?

  身侧温暖,她睡得甜蜜,露出素骨凝冰的肌肤,看得顼穹苍口干舌燥,依偎而眠对他身边的喜儿来说应该是最大的让步了。

  他也不敢造次,将脸埋在她柔软的青丝里,他想念她的身体和两人那些激烈的热情。

  他喜欢抚摸喜儿柔滑似水的肌肤,喜欢她身体在他掌心下的曲线,那无可比拟的温润触感……尤其喜欢她在他身下娇喘呻吟的迷人模样。

  又狠咬一口自己老是想往罗衫探去的手,唉,禁欲的生活好不人道,可是又管不住自己胡思乱想,明明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就近在眼前。想起没有喜儿在身边的这几年不也心如止水的过来了,为什么一见到她就蠢蠢欲动?因为他爱她。

  那种爱是一层一层迭上去的,用岁月时间累积上来的,或者不是最炽热的,却持续燃烧。

  “唔?”

  贴着曲线的某个部位膨胀得实在太明显,惊扰了已经很久没跟男人同床的喜儿。

  “没事。”他低哄。

  “天亮了吗?”

  “还早,你多睡一会儿。”

  “嗯。”她重新埋回绣枕,清浅的剥滋声却在这吋候响起。

  “什么事?”

  “爷,国舅爷来访。”大庆在门外恭敬地回话。

  这么早?“请他稍待,我马上就出去。”

  “是。”

  来喜儿也醒了。

  项穹苍轻啄了她粉嫩的颊。“别起来,我去应付就可以了。”

  “我得帮你更衣。”那是她的工作,一向都是。

  “可以吗?”他喜出望外。

  她拍拍自己的颊好迅速清醒,下榻,趿鞋,拢上长发,项穹苍也在铜镜前坐定,一把齿梳已经由背后梳理起他的发丝了。

  “我说不急,瞧你眼还惺松着呢,要是摔跤了我会心疼的。”

  “国舅爷……可是大官呢。”

  “那不重要。”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来喜儿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里三层外三层地帮他穿戴妥当,把他送出房门。

  至于大厅的客人──

  面如冠玉,剑盾星目,玄黑绣金衣袍,看门家丁一见到他下轿,便连滚带爬地进来禀报管事,管事又火烧屁股地把项穹苍请了出来。这位贵客已经人在大厅悠闲地拨起茶叶片儿,喝起茶来了。

  “国舅爷,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由于已收到通报,项穹苍从容应对,来的人权倾朝野,即便不想应付,表面工夫仍是要做足。

  “话说的那么见外,听说王爷为了抓那只天山雪豹受伤,我总得来瞧瞧,好给万岁爷回话去。”他随便拱了拱手,看不出一丝对皇上的敬意。

  “区区小伤早就不碍事了,惊扰了国舅爷,实在于心不安。”那只雪豹显然已经进宫了。

  不过,探病?他不会愚蠢地认为父子关系淡薄的皇帝会关心他的安危,但是一点一滴,他就是要让万岁知道他的存在,不管他会如芒刺在背还是有一点良心存在。

  他不是今天才认识这位国舅爷,这匹狼从来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

  隔岸观火还比较吻合他的胃口吧。

  “真的不安?”

  “真的。”说谎面不改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