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以前他就爱喜儿这头乌绸般的秀发,像这般散在床榻上最能勾起他情欲,没想到一时动情抚摸得太过,把人吵醒了。

  “你睡吧,我只是过来看看。”嘴里是这么说着,拎在手里的发却怎么也舍不得放。

  一个大男人情欲丝毫不加掩饰地站在她床前,手里还把玩她的头发,这样,别说翻身装作视而不见,想继续好眠都不可能。

  “你找我有事?我睡太久了吗?”

  赶紧理了理紊乱的发,希望模样不要太糟,趁机把被‘掳掠’的头发给抢回来,恢复它的自由。

  不管两人是不是已经回到以前心无芥蒂的那时候,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更何况眼前这男人比以前更要魅惑人了。

  这些年,他越发成熟,深邃的轮廓更有魅力,挺直丰厚的鼻梁,发束镶白玉立冠,雪青缎绣藤萝长袍,那衣衫料子质地精密,是上好的天青料子,他已经不是以前穿布衣,脚踏泥地的落难公子了。

  这男人她既熟悉又陌生。

  “没事,我听丫头说你睡下了,来瞧瞧。”

  他一屁股坐下,那表情,那神色,根本就是想要长谈的架式。

  “身体也才痊愈,怎么就到处乱跑?”来喜儿掀开锦被,穿上绣鞋。

  她身上那些旧衣服早让项穹苍叫人给扔了,这会儿身上穿的,由里到外都是簇新的。他没有把她这糟糠妻扔过门,算情深意重了吧?

  见她没有想和他谈的意思,项穹苍干脆移樽就教,人大方地坐到喜儿旁边,不过,喜儿很不赏脸,他一沾到床沿,她立刻悄悄地往旁边移了移。

  这下项穹苍就像被泼了盆冷水。

  “这几年,莫非……你有了别的男人?”他心里一股酸水直往上冒,口不择言地脱口而出。

  来喜儿不敢置信这样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先是红了眼圈,错愕半晌,接着──

  啪!

  清脆晌亮的巴掌,五指印明明白白地在项穹苍脸颊上留下浮印。“你打我?”

  “你活该!”她双颊火红,一双拳头捏得死紧,双眼喷火,可身子却颤抖得比风中落叶还剧烈,那一脸懊悔又比愤怒还要强烈。

  项穹苍站起身,走到桌前倒了杯水,藉以平稳自己的情绪。

  “我有资格知道我为什么会挨这一巴掌?”

  “你还敢问?你什么都可以说我,就是这个不成!你把我当成那么随便的女人,岂不是要逼我去死?”这男人说的话险些把人气到背过气去,他把她当成什么了?不被信任的痛苦胜过她之前吃过的任何苦头。

  项穹苍心里一震,立刻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他千不该万不该怀疑她的贞操,这下两人的修补之路又更遥远了。

  “你自己……你自己又何曾对我真实坦白过?项鹏?项穹苍?你根本安心哄我。”冷静?哈,那是啥鬼?“还有,你园子里那些多如牛毛的美女们就是你对我的忠诚吗?当初的誓言,你都当成了什么?人在情在,人亡情散,是吗?”

  想必对他来说,那一眼认定,决定要在一起过日子的心心相许还有快乐幸福,都只不过是一场权宜之计。她居然还眼巴巴地到处流浪,拖累着老母亲找他,找一个没地址、没家世,连名字都是谎言的男人。

  项穹苍看着她那无声落泪的样子,简直痛彻心扉。

  若说当了三年夫妻他留给了她什么,他现在终于知道了,那就是眼泪。

  他曾经在红烛高烧的喜堂前誓愿这一生要给她幸福快乐,可是,他现在给的是什么?

  “喜儿……我知道我错得离谱,如果我说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愿意再信我一次吗?”

  “你不用惺惺作态。”她冷笑。听来听去,她的心只会被牵着走而已。

  茶杯被压回桌案,茶水四溅。

  “你就听这一回,及正这也不是什么光彩到足以四处去说嘴的事情,我这辈子也就说这一遍。”

  喜儿显然被他粗鲁的动作骇到,又不能走开,她推了推拳头,别过脸去。

  他第一次见妻子发这么大的火。

  天下不管任何人他都可以不在乎,就是对喜儿不能。

  项穹苍挫败地叹了口气,转身推开窗棂,园里鲜花依旧烂漫,鸟鸣蜂飞,繁花翠叶,他却觉得整个人沉甸甸的自己的女人都快搞不定了,哪来的心情赏花。

  “我知道你恼我,对我闹生分,这也该怪我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话撂开来讲,是我的错,我想你也听说了,我是当今万岁的私生子,别问我的亲爹长什么模样,就是我娘我也没了记忆,我从小是府里的嬷嬷养大的,她只告诉我这整座丝墨城里都是跟我一样的人,你一定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丝墨城吧?墨,表示我们一辈子的人生都黑得跟墨汁没两样,想翻身,门都没有;丝呢,是私生子的谐音,很清楚了吧?”

  他以前对自己的身世家人绝口不提,是因为自卑,事事差人一等的待遇,就算皇城给的俸禄也只有那些嫡出亲王的一半不到,他没办法面对小娘子崇拜的眼神告诉她,自己是如此这般的卑微和不堪。

  那是他的自尊心不容许的。

  “现在你知道了,我不是什么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亲王,没有开府建牙的资格,你说这样的我拿什么脸去跟你说,我的出生只是大人们纵欲后的错误?至于名字,鹏是我的字,穹苍是我的名,我没有骗你。”

  他的十指紧紧扳住窗条,冷凛的噪音轻柔得像是在诉说跟自己全然无关的事情,可冰冷如寒冬的眼神却让人战栗。

  有半晌,什么声音都没有。

  项穹苍闭眼,就算他的喜儿在这时候选择离开,他也只能认了,握紧的拳头指甲掐人了手心。但是,有什么靠了过来,一双纤细的胳臂由背后环住他,脸颊、身子都贴了上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