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捧着脸,项穹苍全身上下无尽的痛意在来喜儿拢上门的刹那爆痛了起来。

  “是我毁了那些偷来的日子……”

  时间如果可以重来,他会有不一样的选择吗?

  黑暗击垮了他,他硬撑着的精神意志被骤来的昏眩取代,他的世界剩下无穷无尽的暗黑。

  不意外,项穹苍当夜闹起高烧。

  来喜儿夜里几次起床,摸黑爬上小坡,总能看见主屋那边的灯火亮如白昼,仆妇穿梭在殿廊上,没一刻消停。

  三两巡逻的卫兵穿梭着,她的身份低下,没有召唤手谕,别说靠近,只要一离开下人房就会被盘诘询问。

  由于当日她入府的时间最晚,向阳的下人房都被挑光了,大家都想找伴一起睡,大通铺早就额满,剩下最靠北的一间独立小偏房,这房子矮小光线又不透亮,来喜儿却觉因祸得福,得到其他下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独立房间,也因为这层幸运,不管她半夜起来多少次,都不会去打扰别人。

  露凉风冷,她毫无所觉,全心全意地双手合十,对着月向天上的神祇默默祷告,祈求他平安。

  当凤栖找到这里来的时候,就看见来喜儿跪在地上,月光笼罩着她,清润的银光晕开勾勒出一个纯净的月下美人。

  凤栖想他要是不向前叫人,她大概会一直跪到天亮。

  “谁?”来喜儿睁眼,看向声音来处,由于凤栖把灯笼放得很低,她只能看见男人衣袍的一角。

  “姑娘为谁风露立中宵?”

  来喜儿撩起裙子赶紧站起来,可跪得太久的膝盖让她差点歪跌出去,幸好扶住一旁的廊柱才站稳脚步。

  她蹙了蹙眉,绕过凤栖想走。

  “姑娘拒人千里,害小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失落的表情企图博取同情。看样子,这位姑娘对他的风度翩翩一点好感也无,难道他老了吗?

  喜儿本来就不是什么口才好的人,这些年的磨难虽然让她明白了人情世故,但只要跟自己无关,她也不会去迎合,所以尽管凤栖说得口沫横飞,她还是无动于衷,一点也没有想搭理的意思。

  “这里是下人房,这位爷可能走错路了。”

  “我在这座宅子住了起码有十年,不会错。”

  来喜儿已经跨进门坎,一只手推开门,眼看就要请凤栖大爷吃闭门羹了。他这才收起嘻皮笑脸,端正面色。

  “凤栖来请姑娘到主屋走一趟,王爷一直嚷着要见你。”

  她本来略带冷淡的表情比点石成金还厉害,他看见了来喜儿眼底单纯的仰慕与爱恋,凤栖似乎有些懂了。

  “他要见我?他的情况好吗?我瞧见来来回回端盆的下人,是伤势严重了吗?”

  “这些姑娘不如亲眼去确认比较好,在背后嚼主子的舌根似有不妥。”会着急了呵,还以为真的八风吹不动呢,早知道把王爷抬出来效果奇佳,就不应该废话连篇了。

  来喜儿重新把门关上,也不管衣衫单薄,就急着要上大屋去。

  “请先生带路。”这是凤栖出现以来她最和颜悦色的一句话了。

  “我叫凤栖,姑娘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了。”

  “不敢。”

  “我们边走边聊如何?”

  “那么由我来说,姑娘只要负责点头还是摇头,如何?”

  再继续下去就是不识相了,堪称是丝墨城公认的美男子之一的凤栖军师,今夜终于尝到什么叫自讨没趣了。

  亲王府不大,四进大院,东西厢房对称,主屋在风水源头位置,抄手游廊相连,院内花木抉疏,只可惜来喜儿无心欣赏,心里百转千回,忧心项穹苍的伤势不知道怎样了。

  想见不想见,不能由人。

  有感情,好辛苦。

  在廊下迎接她的,是让人目不暇给的美女们。

  美人个个如花似玉,举手投足香气袭人,珠翠环绕,顾盼生姿,国色天香,个个都是拔尖的人儿,加上随侍的侍女浩浩荡荡,声势惊人。

  这些美人有的掩面哭泣,有的一脸愁容,但都像是忌惮着什么,只在主屋附近徘徊,没有人敢随便跨进项穹苍的房间去一探究竟。

  “不成体统!”凤栖非常不以为然地啐了声。

  王爷还没死,这些女人居然就毫无忌讳地在这里哭丧,晦气又不识大体,真不知道那些把美人往王府里送的人是何居心?

  要不是想要王爷精尽人亡,要不就是被这一帮的女人给吵得无心他顾。

  “这些小姐、夫人们……”

  “她们都是不要紧的人,姑娘不用介意,这些各个院子的美女都是别人送来给王爷的,爷从来没让她们进过主屋。”

  即便使尽手段,巴望着能够扶正住进主屋来,偏生王爷对她们这些不知道掺杂了什么用心被遣送人府的女人一概看也不看,更别说让人来侍寝了。

  来喜儿没说什么,富贵人家哪个不是这样妻妾成群的?更何况现在项穹苍再怎样都是亲王的身份,这样的人要什么样国色天香的美女没有?不用他自己去主动追求,愿意送上门的也大有人在。

  不管什么样的女子都是菜籽命,撒到哪,只能在那块地上生根发芽长苗,凡事难由自己。

  其实她也没好到哪去,妾身未明。

  凤栖在门上剥啄了两声,来应门的是大庆。

  她低着头进了王爷的寝房,至于凤栖自己则拦住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妾们,扮起小羊似人见人爱的笑脸。

  “各院的主子,凤栖在这里问安了──”

  慢半拍的美人们发现有人偷渡进了王爷的寝房,精致的妆容上哪还有半滴泪痕,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把精明能干的嘴脸都摆了出来。

  说到底,不让她们进去探视王爷的,不就是这个小头锐面的男人出的主意,她们倒要问问,他凭哪点资格不给进?

  不过,这些都不关屋子里头那两个人的事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