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怎么个熟法?”四方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他说眼熟肯定见过这个人,在这步步为营的王府里到处布满眼线,岂能不小心?

  “我接王爷回府的时候,王爷要我在破屋子的田埂边等着,后来有个女子出来,她的模样跟里面那姑娘有几分相似。”

  都两年前的事情了,更何况后来那村子淹了大水,早就不见活口,有可能死掉的人又活回来吗?

  “只凭猜测说不得准,不过那年黄河发大水,消息一传来,王爷快马加鞭地连夜赶回去,途中还累死了三匹骏马,回来后大病一场,差点没命,这事我还有印象。”

  谁没印象?

  因为从那件事情以后,他们家王爷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开始不择手段地铲除异己,手段雷厉风行,只要有能让皇上注意到他的事,就算拼了命他都去做。

  哼,皇宫要是干净的,那些污秽的勾心斗角,争得你死我活的兄弟阋墙又是打哪来的?

  王爷从不在乎会不会弄脏自己的手,名声会不会臭。

  就像这回那位大老爷开了金口说没见过天山雪豹,爷就去埋伏在雪豹出没的地点,一等半个月,把那只皇上可能只看上一眼就再没兴趣的豹子抓回来,孺慕亲情是人的天性,可这般拼了命不要的,该怎么说他?

  “你鬼点子多,你说怎么办?如果那姑娘真的是爷的夫人,那不就是王妃了?”

  “不管她的真实身份是谁,总之,先盯着她,然后等爷醒了再说。”

  看着大夫还没出来的那扇雕花门,两人都蹙紧了眉头。

  血止住了,伤口也让大夫一针一针地给缝了。他一身血污让人惊心动魄。

  大夫原先为难地看着已濒临昏迷,却死攒着来喜儿手不放的项穹苍发愁,最后只得让大庆拿剪子直接绞了衣服,清创上药,再以飞快的手法处理好所有的伤处。

  “药内用外敷,明天我再来看情况,要随时注意王爷会有发烧的情况,另外,药方上有几味药比较特殊,麻烦派个人跟我去铺子抓。”

  大庆看着动弹不得的来喜儿,“我跟您去。”

  他们不是什么富裕的王府,药库里没有任何珍贵的药材,就算王爷生病也得随着去抓药。

  瞅了眼眼底蓄泪,却始终没有落下的来喜儿,大庆决定信任她一回,爷受伤的事能少一个知道是一个,虽然他暂时也摸不清她的来路,但既然是厨房的人,不在那团争风吃醋的圈圈里,先把爷交给她照顾,反正还有两位爷守在外头,没什么好怕的。

  吃下定心丸,大庆跟着大夫走了。

  寝房里就剩下两人。

  好像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她静静看着房里细致大气的摆设,再回过眼来凝视躺在床上的项穹苍,没错,这人,是她走遍千山万水,四处逃荒,吃糠咽菜也坚持着非要再见上一面的丈夫。

  他身体起伏的线条那么眼熟,这只紧紧握住她的手触感一如往昔,他身上所有的线条轮廓,她只要一闭上眼就能仔细地描绘出来,毕竟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三年,有许多事情再熟悉不过了。

  他不在的那些日子,她就连睡了都会哭泣,想着、念着的,只有他。

  可冷静下来,回忆慢慢涌进心口,其实她不应该有这么多猜测的,当初他被阿爹带回家的时候穿的是锦衣玉袍,就算袍子已经破烂,那仍旧不是一般平民穿得起的衣料。

  是她太天真了,一开始就被他的气宇轩昂给吸引,每次见面就被迷得昏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婚前,他也只简单地交代他是孤儿,纳征、聘礼那些繁文缛节也就全部省略了下来。

  很多事情错过了询问的时机,就很难再找到正确的时间跟地点开口。

  想想自己对他的了解如此的少,少得近乎贫瘠,他竟然出身这样的富贵人家。

  原来他不回来竟是因为这般残酷的事实,两人天差地远的身份……

  喜儿慢慢地试图把快要麻掉的手从项穹苍的掌握里抽离,这里,是不能待下去了。

  以为即将成功的片刻,项穹苍看似沉睡的眼骤然睁开,她本来已经快要脱离的小手又再度落回他炽热的手中。

  项穹苍的眼像兽,他僵直地翻起身,火辣辣地瞪着她。

  “不要起来,大夫说你受的伤很重。”她吐出的句子柔软沉定。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原来你是真实的。”他的表情虚幻,却在转为清明的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覆住她的手。

  她的脉搏因为他的触摸而加快,来喜儿避开了项穹苍的眼看不见她的表情,项穹苍有一瞬间的慌乱。

  “王爷可以放开我……奴婢的手吗?我的手麻掉了。”在曾经是丈夫的男人面前自称奴婢,来喜儿觉得难堪。

  看着已然被自己掐到有些泛紫的小手,项穹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很小心、很忍耐地说道:“你不是奴才,不要自称奴婢,我们别那么生分。”

  她居然喊他王爷,他想听到的不是这两个字。他喜欢喜儿喊他鹏哥那软柔的声音,喜欢她喊他时的依恋神情,可是这会儿全不见了。

  从他醒来到现在,他看不出来她脸上有一丝一毫的欢喜。

  来喜儿绞着手,“我得回去了,不然麻叔找不到人会生气的。”

  “回去哪?麻叔又是谁?”他声音喑哑,怒意霎时被点燃,只要喜儿一个回答出错,即刻会翻江倒海,牵累九族。

  “厨房,我是灶婢。”她坦白诚实,撒谎没有意义,只要她在亲王府,马上就会被查出来,又何必多此一举?

  项穹苍的眼光落在自个儿手心,他眼不敢眨,怕一眨视线就会蒙掉,刚刚搁在他手里的手都是茧,握起来既不舒服也不柔软,那是一双吃尽苦头的手啊……向来行动强势的他,因为这份认知而心痛得没有力量和理由去挽留喜儿。

  她站了起来。

  “我想等一下就有人会来照顾你,你不要乱动,多休息对伤口才有帮助。”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关心这么一个人,她着魔太深了。

  在那些没有他的日子里,她彷徨迷惘,但是让她不再害怕的唯一理由只有他,不不不。别再想了,脑海里交错的那些陈年旧事快要逼疯她了。

  “喜儿?不能多留一下吗?看在我是病人的分上?”

  她只拿眼瞅他。

  “求你?”

  “我不能。”

  她的无意亲近让项穹苍只有苦笑。不能逼、不能逼迫她,他告诉自己。

  她弯腰行礼,退了出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