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张风骨神秀的脸俯视着她,那脸布满大大小小的汗珠,眼神已经略微涣散,然而,他灼热的手持续压榨她细小的肩膀,掌心里蓄满全身的重量,彷佛要垮的大树。

  来喜儿看着那张她连做梦都会梦到的脸,怔了一怔,啪的,狠狠地刮了自己一个巴掌,“相……公……我在做梦吗……”

  狂喜还没能燃烧她的脸颊,项穹苍鹰似的手已抓痛了她。“送我回主屋,不管你是谁,快!”

  他已无法克制浑沌的意志,全身血液迅速地流失,也无暇理会手里抓到的是谁,可是朦胧间依稀听得出来她的京城话不是很地道,还带着些口音,听起来有神特别的味道。

  他心里闪过些什么,只是腹内剧痛,一时让他抓不着头绪。

  来喜儿被他手下的力道掐痛,整只膀子像要废掉,可是,她立刻发现项穹苍浑身浴血,那腥味扑鼻,他……是怎么忍的?

  “你的寝房……我马上送你过去。”她颤着声,得狠狠咬住自己唇才不至于发抖得太过厉害。

  她的手太短,就算整个环过去也只能勉强够到项穹苍的腰,何况他一个大男人,别说一半的重量压得她快要倒地,就算软垂下去的膀子也够她瞧的了。

  主屋在哪?她得把他弄到哪去?平常来来去去的人都上哪去了,紧要关头一个人影也没有。

  要把这么大个男人往背上扛可以吗?可以,以前她也这么做过。

  她一寸一寸地挪动身躯,让他全身的重量往自己身上移,咬紧牙根死死地顶住,然后龟速地移动。

  “喜……儿。”项穹苍像是察觉了什么,呓语地喊。

  来喜儿一震,喜悦灌进干枯荒凉很久的心田,他他他……他认出自己来了吗?可是没能容她分心,项穹苍的身子不住地往下滑。

  “爷!”

  简直是久旱逢甘露的声音,匆匆赶来的大庆在喜儿也一起摔倒之前赶到。

  大庆原本是远远跟着项穹苍的,谁知竟在半路被其他院子的主子拦住,探听爷的消息,等他好不容易摆脱掉那些女人追上爷时,就看见他站得摇摇欲坠,吓得他魂飞魄散,立刻奔至爷身边扶住他。

  “这位大哥,麻烦你带路,我家相……不,他的寝房在哪?”

  大庆把眼珠转个方向,终于看见被他家主子压着的小小身躯,他疑惑地瞅了眼这面生又灰头土脸的姑娘,可也没时间给他细想,“你是谁,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一滴汗或者更多滴进她的眼睛里,她连眨也不眨。“奴婢是厨房的人,帮麻叔跑腿办事的灶婢。”

  大庆瞟了她一眼,难怪那么脏,一脸一身的塘灰。

  他搀起项穹苍另外一只胳臂,本来是于礼不合的,不过……

  “撑住,跟我走!”

  “不叫人来吗?”她艰难地偏过头。

  “什么人,眼下就你跟我!”他眼中隐约有些狠色。

  “那听我喊数儿,我喊一抬左脚,二抬右脚,这位爷跟着我……奴婢走,可以吗?”

  大庆讶异她的主张,这么多想法不是一个奴婢该有的吧,不过男人跟女子的步伐本来就很难一致,她能临时想出这法子,经试验后发现……还不赖。

  两人分工合作把项穹苍弄进主屋,才把他放下,凤栖、项四方也已经火速把老大夫从医馆带来,三人正跨入门坎。

  那么多的人在项穹苍面前忙乎,把来喜儿挤到一边去。这时大庆来到她身旁。

  “虽然你只是个下人,可是记住,今天的事一个字都不可以说出去,要让我大庆在外面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我唯你是问。”

  她点头,目光却越过许多人,想寻找项穹苍的任何一片肌肤。

  “你走,这里没你的事了。”大庆驱赶她。

  “他……”要她走,来喜儿百般不愿意。

  “什么他他他的,一点规矩都不懂,王爷是可以让你这样叫的吗?”

  “王爷?”

  正靖王爷,王府的主子?

  “连自己伺候的主子的名讳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嬷嬷把你调教出来的?”

  她心慌意乱,她真的不知道。

  或许刚才在匆促之下,她认错了人。她低下头不敢再看,可守在床边的项四方却稀奇古怪地盯着她瞧。

  她走上前向各位爷福了个身,打算告退避开,手腕却被人一把握住。

  “不……要……走。”

  项穹苍意识模糊不清,空茫的眼底荫出一丝清明,可一张嘴,立刻喷出一道血泉来。

  他这一激动,让好不容易诊过脉的大夫又得重来一遍,“姑娘,你先不要走,委屈你先让王爷安下心来可好?”

  来喜儿瞅着躺在床榻上的项穹苍,他黑色的眸瞳里有着激昂的感情,可是她也感觉得到他并不是真的看得见自己。

  那他是用什么心情拦着不肯让她走?或许只是一时的错觉也说不定……

  大庆替她搬来一把凳子,她就这样让半昏迷的项穹苍握着手,不言不语。

  大庆看着这灶婢粗糙的手,难道他们家王爷已经痛得分不清楚柔荑般润滑的小手跟操持劳务的手触感有多么不一样吗?

  这边想的是这回事,老大夫一看项穹苍安静下来马上以最快的动作点穴推拿施针先止了血再说。

  项四方眼眨也不眨地把来喜儿翻来覆去地看着,摩挲着下巴后对着凤栖招招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项穹苍的寝房。

  直到离开寝房有段距离,凤栖打开羽纶扇子扇了扇,止了步子。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王爷的面说,非要避开人?”

  “俺觉得那丫头……姑娘眼熟。”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