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王爷已经四餐没吃,了不起再退回来,不管怎样,总得试一试。”他黔驴技穷了吗?居然打起乡下穷苦人家用来度三餐的便宜酱菜。

  “喜儿,麻叔待你不薄吧?”

  人情攻势喔。

  她点头。

  “麻叔有难你要不要帮?”

  “喜儿去拿就是了。”

  搬出小瓮,扯开细绳,然后用长筷夹出了一小碟的萝卜缨子,换上用鸡骨头熬的香米梗还有羊肉醋溜黄瓜片、熏肘子呈上去。

  三个人如坐针毡,直到将近午时小婢们收回了漆盒子,王麻子抓住小婢女,劈头就问:“怎样,爷说什么了吗?爷吃得香不香?”

  “爷什么都没说,只吩咐晚膳如果还有类似的酱菜还要附上。”

  小婢女交上朱漆餐盒,人走了。

  “这也难怪,三伏天,平常人都容易没胃口了,何况王爷。”暑天,各个院子的主子四肢不勤,食量都少了很多,何况是王爷。

  “喜儿,麻叔对你不错吧?”

  她想得紊乱,不料王麻子又凑了过来。

  “啧,师傅,这样难看。”辛青青早早看穿师傅打的什么歪主意。

  王麻子才不管那么多。

  “你说啊,麻叔每天让你吃好睡饱,没有苛刻过你吧?”

  来喜儿稍稍退后一步。“麻叔,你有话就说,喜儿能做的事我会尽力的。”

  不要一直喷我口水啦。

  又是同一套说辞,人情讨得飞快,怎么随便拿人点滴,一下就得涌泉以报了?

  “往后,王爷的膳食就让你来负责怎样?这可是天大的恩情,麻叔可是在提携你喔。”主中馈,好处说不完,大鱼大肉油水要多少就能揩多少,当厨师就这好处。

  “麻叔,你太看得起喜儿了,喜儿不敢。”她不是不懂人心险恶的小姑娘,沿途逃难看了太多人性黑暗面,她只是个灶婢,做好分内事,其他能不沾就不要沾吧。

  “有什么敢不敢的,我让你做你就做,要是往后王爷怪罪下来,我王麻子替你顶着。”他说得万分气概,也不想想这本来就是他的活儿。

  “麻叔,这不成的。”说到底她只会几道家常菜,何况这里是动辄可以要人命的王爷府,要是把小命给炒掉了,那不符合她只想过日子的初衷,真的。

  “这忙你不肯帮就是了。”翻脸翻得快,唬地,王麻子刚刚的谦卑姿态一扫而光。

  来喜儿沉默。

  这会儿说什么都错,不如不说。

  “师傅,你就别为难喜儿姐,无理取闹了。”看不过去的辛青青站出来指着王麻子的鼻孔骂。

  “我只是要她稍微帮个忙。”

  “这哪里是帮忙了,要不你把每个月的饷钱交给我,我来出菜。”

  “不成,我的月俸就那么一点点……你又还没出师,居然想来抢我饭碗。”

  “这不就结了。”辛青青拍木定案,把看得目瞪口呆的来喜儿给拉走了。“当人家师傅的人不要太难看,这样我很难在你底下做事。”

  原来这对师徙,比较强的人是辛妹妹啊──

  “别理他,那死老头不能宠。”辛青青说道:“王爷对我们下人向来没要求,老头该多练练他的刀功了。”

  来喜儿发出会心微笑,她捏紧了辛青青有些粗糙的小手。

  命人精心打造的铁笼里有只全身雪白的豹子。

  豹子不停地走动咆哮,不时用它巨大的身体冲撞铁笼,那暴躁劲,若非笼子是用精钢打造,不必三两下就报销了。

  它是怒的,自从在逍遥自在的山上被捕获,即便把大块大块的肉丢进笼子,它也不肯消停滔天怒火,用它巨大的爪子踩躏那些上等的好肉。

  雪豹不同于一般野兽被强迫驯服后愿意被人类豢养,就算被人类捕抓,就算撞破头皮也不肯驯服。

  不过,这是雪豹的烦恼,不是他项穹苍的。

  抓到它送往该去的地方,他的任务就完了。

  “派人去通知厉大人,说他要的豹子抓到了。”他的袍上是新旧交错的血痕,即便做过紧急处置,看起来还是怵目惊心。

  “爷,这豹子小人会处理,您身上的伤需要马上治疗,要请御医过来吗?”

  凤栖不担心那只豹,他比较担心项穹苍身上多处的伤口,最深的几乎要见骨。

  那只野豹的凶悍跟野蛮他也见识了,只是运气好的他爬树逃过一劫,爷没得逃也不能逃,受的伤自然最重。

  项穹苍饱含力量的眼扫过凤栖,即便面对的是同生共死的属下,也是如弟弟般养大的家臣,眉眼间充斥的疏离没有淡化多少。

  “不用,去医馆请老大夫来就可以了。”

  请御医势必会惊扰到那些虎视眈眈等着看他笑话的人,他这辈子被那神眼神看待凌迟的太多,再也不必了。

  “来人,扶王爷进去!”凤栖看不过去,明明就快倒下了,偏没生人敢当着这只倨傲的狮子面前说。每次都要他扮黑脸。

  “免了,我自己会走。”项穹苍斥退想上前的大庆,仰着挺拔的身躯径自往里头走。

  “还不抓紧时间跟上去!”凤栖轻喝。

  身为项穹苍贴身小厮的大庆一抖,赶紧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知道王爷性子要强,他不敢跟太近,只远远注意看。

  被豹爪撕裂的背火辣辣地痛着,不只有背,项穹苍感觉到胸部的肋骨断了,从天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气力几近枯竭,但是他不能倒,不能!

  穿过三进天井,失血过多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眼冒金星,视线开始模糊,伸出的脚一个颠踬差点摔跤,昏眩不已的他情急下搭上了某样事物。

  “啊!”肩膀被突如其来的手掌一把握住,来喜儿惊骇莫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