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就一个。”

  “一个丫头,那怎么管用,我这里起码要三个人!”

  “我没办法,其他丫头都让云藐院还有蕴紫院的人要走了,这是最后一个,你爱要不要。”

  “这瘦巴巴的能抵什么用?”汉子还在嘀咕。

  “你不会一个人当三个用啊。”黄嬷嬷一推两瞪眼。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死老太婆!”一直到黄嬷嬷的背影消失在月洞门,看似老粗的王麻子居然一刀砍在门板上。

  来喜儿狼狼吸了口气,画目瞪着几乎是伤痕累累的门扳,好一下子才回过神来,按下乱蹦的心跳朝他福了礼。“大叔,喜儿给您见礼了。”

  王麻子大手一挥。“我是个粗人,不兴这套,不管你对我多必恭必敬,该你干得活也不会少,知道吗?”

  “喜儿不怕干活,只要能吃饱睡饱,厨房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你这傻丫环!”王麻子脸上的皱纹笑得挤成一团。

  “人家是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倒是把活都给揽了,哼哼,你来得正好,灶火不够旺盛,赶紧来帮忙吧。”

  拔起菜刀,王麻子冷哼着转身进去。

  难得来了个灶婢,他得好好善加利用……慢着!要是照他以前物尽其用的利用法,要把人给吓跑了怎么办?不如,少少的用,好好的爱护才对吧?王府人手不足真是有够麻烦。

  不知不觉,来喜儿在正靖王府过了半个月有余。

  灶上大铁锅已经煮上米饭,她蹲下身子往灶坑填进柴草,大热的天,熊熊的火苗映红她的脸,确定柴火可以烧上好一阵子,她抹了抹手,提起木制的水桶。

  “辛妹妹,水缸的水不够,我去提几桶回来,锅里烧着的东西劳你分神看一下。”

  屋梁上挂满了腊肉火腿、干辣椒干大蒜,另一边挥汗如雨的辛青青正大刀阔斧地炒菜,小小的个子要垫着板凳,手举比她半个身子还长的铲子。

  她是王麻子的小助手,他偷懒摸鱼的时候,切菜、炒菜这类事情就推给她做。

  “知道啦,顺便叫麻叔回来吃早膳了。”院落的丫环已经来领走各主子的早膳,她手上炒的是自己要吃的小菜。

  来喜儿从小就跟隔壁的叔伯婶姨关系友善,来到这里态度低调自然亲切,交到她手上的工作只有多做,从不偷懒、不推卸,和她共事的这些同伴个个都喜欢她。

  “嗯。”

  灶间外的丝瓜棚下,王麻子抓着快被他拔光的胡子,一脸苦思。

  来喜儿经过,瞅了眼他下到一半的石头棋子。“麻叔,青青说开饭了。”

  “别吵,我正忙着。”下棋是他唯一的嗜好,偏偏下得奇差无比。

  “麻叔,你下白子还是黑子?”

  “黑子。”他瞄了眼素衣碎花裙,清清水水的来喜儿,窄袖的双手提着沉重的水桶,敢情要去水井那边。

  “下车走炮横吃相,这样白子的卒就保不住了。”她食指在黄土画出来的棋格子点了又点。

  王麻子瞧瞧棋盘又瞅瞅她,突然一拍大腿,妙啊,这么一来白子几乎全盘皆没,刚刚他怎么没想到这步棋法,抬起头来想夸奖来喜儿,她却早没了踪影。

  这丫头是深藏不露还是误打误撞?待会儿得问个明白才行。

  不过当来喜儿从青石砌的小井把水汲回来时,看到的还是王麻子的一张苦脸。

  她把水倒进水缸里,抹了抹手跟额际的汗珠,然后掀起冒出蒸腾烟丝的大锅盖,放进红薯一起熬煮。今天的早膳是红薯稀饭。

  “唉,这是要怎么办?”

  来喜儿转过头,这会儿连青青也跟王麻子站在一块搔头。

  她凑近一看,大桌上摆着一份主子的早膳,那膳食完好不动。

  “这是谁家院子的?”莲子意仁枸杞稀饭、口蘑肥鸡丝、炒黄瓜酱、酥皮点心,这是主子才有的待遇。

  “东大院退回来的。”王麻子每样菜料都用小匙舀了,放进嘴里咂了咂,更不解了,口味没跑,王爷一向都这么吃啊。

  婉如是王爷院子里的通房大丫环,是王爷的贴身侍女,她遣人把膳食送回来,表示事情严重了。

  通房大丫环伺候的是王爷的枕席,若是能怀上孩子,就扶做妾,这在稍微富裕的人家里,多得是这样的丫头,即使久无身孕,地位还是比其他小婢女要高上那么一截。

  然而,不只这一次,接下来的午膳跟晚膳,靖王爷要不动也没动,要不只扒了两口。

  王爷胃口不佳的消息很快变成厨房的压力,王麻子棋也不下,旱烟也不抽了,整天只想菜单。

  翌日,当王爷又把早膳退回来时,王麻子张着布满红丝的眼低吼,“喜儿。”

  “在。”

  “把你放在角落的小瓮拿过来。”破釜沉舟,要是连这也不成,大家就一翻两瞪眼走着瞧吧!

  “什么……麻叔,那不成,那是喜儿的私房菜,怎么能让王爷那么尊贵的人吃,要遭天打雷劈的。”

  那几坛小东西是她为了解乡愁,自己腌制的酱白菜根子、萝卜缨子,自己解馋可以,送到主子面前,那后果……她压根不敢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