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爷不在的那段日子,他们就像没了主人的狗,谁见到都想丢石子扔他们或是找碴,至今回想,他们抵死再也不要回去过那段日子了。

  “怎么,这样就吓到了?”项穹苍笑得都快流出眼泪来。

  没人敢接话回答。

  项穹苍收起眸底复杂的心思,一拍扶手。“往后,日子会越来越精彩的,你们等着瞧吧!”他不会放过那些看他笑话的人,锡之澜不过是一颗小石子。

  天翻地覆,尸骨无存将会是那些人最后的下场──

  项四方即便这几年来看习惯了自家主子嗜血的表情,可还是忍不住腿软。

  马车里摇晃得厉害。

  放眼看去,笑脸没几张,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也难怪,她们这些剩下的,就像叫卖的货物,质量比较好的都被挑走了,剩下的,是买家眼中的瑕疵品。

  未知的命运,黯淡的未来,让本来就忐忑的气氛更加沉重了。

  “你们看!丝墨城,我们来到丝墨城了!”老是掀起车帘子往外探的小姑娘惊讶地喊叫了出来,旋即垂头丧气。

  “怎么会是这里,我娘说一来到这里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别哭了,这是命,别怨了。”有人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说到这里,却开始抹起眼泪来。

  这有人一哭,引发了连环效应,本来还勉强撑着的几张小脸都撇了过去,彷佛想到属于自己的伤心事,原来鸦雀无声的马车里都是啜泣声。来喜儿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她跟这些小姑娘没有什么不同,身上的补丁一样多,包袱一样小,大家都是被环境所逼迫的人,真要说,她只比人家虚长了几岁的年纪,另外,她很看得开,爹在大水的时候死了,娘禁不住奔波劳苦的生活,加上失去了爹,早已没有活下去的动力,她也走了。

  每个人都有她的身世遭遇,坎坷也好,平常也好,哭完了,笑完了,不都得吃饭睡觉过日子?有什么好哭的,失去的又回不来。

  “这……丝墨城有什么不对吗?”

  有个清秀的小姑娘抹了泪。“这位姐姐,你是外地人吧,才会不知道这丝墨城的厉害。”

  “嗯,我是外地人,在京城没住多久。”

  “这就难怪你不知晓了,”她换了位置坐到来喜儿身边,压低声音。“这丝墨城自古就是皇室庶出的贵族集居地,这样你懂了吧?”

  来喜儿点头,有几分了解。

  丝墨城,位于京郊,是京城辖下的县城,城中除了一般的商铺,主要是各个贵族的府邸,是所谓的贵族集居地,这些名为贵族的人大多是历代皇帝的私生子,不被载入皇室族谱,没有实权,只能拥有稍微凌驾一般贵族的地位,但也仅止于此。

  见不得光,又不能不安置,却也怕他们哪天另有二心造反什么的,只能把他们豢养在一起,互相监视。

  “姐姐,你看起来比我们年纪要大对吧?我叫桃香,你叫我小香就可以了。”寻找将来可能同盟的同时,也不忘探一探来喜儿的底。

  “我叫喜儿。”

  “喜儿姐姐。”

  “小香。”

  来不及看看这座城的模样,在马鸣还有马夫的吆喝声中,马车在翻滚的黄色尘土里停了下来。

  门帘掀开,自然不会有人替她们拉开脚踏,几个小姑娘自力救济地手拉着手跳下了马车。黑檐素墙,是这座亲王府邸给来喜儿的头一个印象。

  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打小门鱼贯地进了府,发现府里不如想象中的大,乍看收拾得干净清爽,窗棂却布满陈旧的灰尘,青砖铺地的缝隙也钴出不应该有的杂草,飞檐翘角的小狮缺了琉璃珠也不见有人补上,几枝碧绿毛竹林本应该清翠可爱却缺乏修剪,一个不小心撞见只会觉得阴森可怖……

  说是王爷府,却萧条得紧。

  差点撞上前头的桃香,来喜儿这才发现她一路心不在焉地来到了大管事面前,大家已经安静地排成横列准备听训了。

  “这里是正靖亲王府,等一下有黄嬷嬷带你们到各处缺人的地方去,还有,亲王府里该有的规矩不能少,一不小心就会掉了脑袋,我可不是危言恫吓……”

  来喜儿并没有很专心听有着三绺山羊胡子的大管家叮嘱什么,也没别人的心眼,对她来说,既来之,则安之,就算是垂死的骆驼也大过马,及正她也没地方去了,大户人家是非多,不管这位亲王受不受皇帝宠爱,将来有没有鸡犬跟着升天的机会,只要自己谨慎小心,日子还是能过的是吧?

  桃香长得清秀,被分派去了内院接受差遣,据说这是软活儿。

  至于她,大管家只随意瞄了她一眼,大手一挥让她去了厨房。

  她没看这些临时妹妹们给予的同情眼光,厨房就厨房吧,什么工作都会有人做,那些锅碗瓢盆她还算上手。

  外院房很安静,过了垂花门,里面是内院,来到后草房只剩下来喜儿一个人。

  “没有主子的召唤,主屋千万去不得,亲王府虽然小,该有的规矩还是有的,知道吗?”说是嬷嬷不过也三十出头的年纪,说的话跟山羊胡子的管事差不多一个样。

  住宅怕祝融,一向把厨房建筑在最偏僻又靠近水源的地方,两人迂回地走了快半盏茶的时间才看见炊烟袅袅的烟囱。

  “这里就是厨房,王麻子你要的人来了。”黄嬷嬷还回过头来对着来喜儿说话呢,接着反过头冲着厨房的木门扬高尖细的声音,吼出了个中年汉子。

  那汉子腆着一个大肚子,满脸横肉,脸颊上点点麻子,手拿菜刀瞄了眼垂着头的来喜儿。

  “就一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