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也奇怪,都做了好长时间的夫妻了,他依旧能够轻易的影响她,让她宛如初恋的少女,只想眷恋依傍着他。

  “你有话要同我说?”日日夜夜朝朝暮暮一起生活,多少知道彼此的个性,他的心里有话欲言又止,总能察觉的。

  费脑力向来不是她的专长,丈夫想告诉她的时候自然会说。

  隆冬夜晚刺骨寒风,黄河的水气又湿又潮,实在不是赏月的好时机,项穹苍把来喜儿圈进了怀里,用体温暖和她向来就比旁人要低上一些的娇躯。

  “我今天跟爹在市集碰到了家里的老人。”

  从来不曾听他提过家里有多少人,也不见他跟家里的人联络,难得他主动提及,还是今天的事,来喜儿看他难掩情绪激烈起伏,悄悄的握住他的大手。

  项穹苍心中一暖,却不得不说出这一路上他最后的抉择。

  “喜儿,我得回去一趟。”

  “这……应该的,是人之常情。”

  “可是我不能带你回去,这里面……太复杂,我没办法说,可是请你相信我,等我把事情处理妥当,我再来接你。”

  来喜儿愀然不语,挣开了丈夫的胸膛。

  这明明把她当外人,还不能带上她,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到非丢下她不可?

  项穹苍轻柔的把来喜儿扳过来,把额抵着她的。

  “喜儿……”

  “你家……在哪?”女人就是心软,受不住他带着乞求的温情,只得问道。

  “京城。”

  “好远,什么时候走?”那是一个她想也没想过的地方,听说遍地是黄金,听说那里到处是神仙般的人物,女子姿态雍容,男子丰神如玉,物阜民丰,处处歌舞升平,是个好美好美的地方。

  “就当我是出一趟远门,我很快便回来,好吗?”抚着她泪湿微凉的面容还有雪白的颊,他好心疼。

  喜儿抹了泪,露出明亮坚毅的神色。“只是出个远门,我太大惊小敝了,嗯……我去整理衣物好让你带上。”

  “爹娘那边?”

  “我会去说。”

  他走了,却无法忘记喜儿脸上的表情。

  两年后.京城小胡同

  “这……大姑娘,不是牙婆我泼冷水,你这年纪……实在不好说话,别提挣银子,能不能进得了人家大门都是个问题呢~”

  拉着长长的尾音,看起来福泰的牙婆是人口贩子,专门为人买卖奴婢、妾侍,世道不好,这些年大旱与水涝轮流着把许多家庭弄得支离破碎,走投无路的难民多的跟蝼蚁一样,都往京城里来。

  说到这,上面主事者也没道理,只怕这些命如草芥的百姓惊扰了皇城的大爷们,一道圣令下来,把迟来的难民都挡在东西南北城外头,想依亲的得出示亲戚地址才肯放人入城,举目无亲的像来喜儿跟她娘,足足在城外耗了半年,才让好心的牧大夫充做亲人捡回来。

  因为这股难民潮,牙婆的生意多得推都推不掉。

  卖儿卖女,只求一口安稳饭吃。

  至于以后,是死是活,谁想那么多,也只能但凭个人运气了。

  “喜儿知道自个儿年纪大,不敢有任何要求,可我食量不大,不会浪费主人太多粮食的。”

  “你这傻孩子,大门大户的人家谁计较你一点米粒,他们要的是能干活、不多话的人,说到谨言慎行,你倒是万中选一的好孩子……就可惜……唉,就这年纪上吃了亏呐。”

  眼前这孩子,一头简单的髻,白衣素裙,还带孝,平凡清秀的五官虽然不出色,却怎么看怎么顺眼,这大姑娘租赁着草屋跟她做了好几个月的邻居,大家多少混了个脸熟,她的孝顺,左邻右舍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称赞的,眼看她山穷水尽了,不帮忙实在说不过去。

  “大娘,喜儿什么都肯学,什么都肯做,不敢挑三拣四,只求一个栖身的地方,求大娘成全帮忙。”她自知条件不好,不敢勉强,细声细气的请求。

  瞅了来喜儿柔顺的眉眼,牙婆心中一软。

  “喜儿啊,与其进大户人家去为奴婢,牙婆给你找个殷实人家,嫁进去享清福好不?不管进去了当人家第几房的小妾,都要强过卖身呀。”

  大户人家规矩多,好的主子比黄金白银还要少,女人家嘛,也就那么几年风光,说到底,求的不就是份安定的生活?

  “多谢大娘好意,”来喜儿长年营养不足的脸蛋泛上轻红,这一红竟生出几分妩媚。“喜儿的娘过去还不满百日,喜儿只想找个能够糊口的事先养活自己,还无心其他,这婚事以后再说吧。”

  “你真的不考虑,就拿牧哥儿来说,他可是多少姑娘都想嫁的男人。”

  来喜儿在心里叹了口气,可面色仍旧和气。“大哥是喜儿的恩人,他在娘身上不知道花费了多少贵重的药草和银子,最后还替喜儿安葬了娘,恩情深似海,我怎么可以用以身相许来拖累他?”

  她如今是孤女了,无依无靠,什么都没有了,多双筷子多分压力,她不能自私地把牧大哥拖下水。

  牧大哥是她的大哥,一天喊大哥,一辈子都是她喜儿的大哥。

  饶是牙婆这么能言善道的人也被来喜儿的歪理给弄得迷糊了;一块香肉都拿到她嘴里了,好男人大家不是抢着要吗,让来让去让到最后会连卖龙眼的都没得挑。

  牙婆看得出来喜儿一心不在这上头,虽然被泼了冷水,可还是极力想撮合这姻缘。

  “你要知道,牧哥儿是咱们小西门最富盛名的郎中,医术精湛,人也相貌堂堂,多少贵族人家请他过门看诊后想把自家闺女许给他当二房,这前途是无可限量,你真的一点都不考虑?”

  “谢谢大娘美意,只是喜儿已经许过人家了。”眼见牙婆非要赚上这媒人红包,来喜儿只能据实以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