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哦?”项穹苍把单子递出去。“既然你们一刻都不能等,这清单子上面的东西去把它买齐了再说。”

  项四方接过交给属下,又把耿直的脸对着自家主子,就差没有摇尾乞怜了。

  这时候只见来老爹拍了拍项穹苍的肩膀说了,“他们应该是你家里人吧?既然撞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去寻个老友,一个时辰后咱们在城门口等着吧,还有……有话好好跟人家说,别板着脸,知道吗?”临走,不忘叮咛。

  “孩儿知晓了,爹。”

  “爹……”项四方差点呛到,他们家王爷哪来的爹?他名正言顺的那个爹可不是这糟老头,是高高在上的那位大爷。

  他的想法还没个着处,哪知道冷不防瞧见项穹苍冷冰冰的一瞥,这一眼顿时让他汗透重衣了。

  差那么多,刚刚分明与那老头有说有笑,怎么,他这张脸很丑吗?

  看着来老爹走远,项穹苍看也不看重重包围上来的人群,低声喝道:“还不走?”

  项四方也知道,自己这身打扮还有带的人对这小县城来说太抢眼了,连忙肃手清出一条路好让项穹苍离开。

  片刻,茶馆里的掌柜看见方才离开不久的客人又回来了,老地方、老位置,这次,多了个人。

  项穹苍把搭裢放下,徐徐的喝了口茶,冷然的眼里总算多了一分感情。

  “你们真有能耐,找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

  “属下花了三年时间总算不负众望。”也把王府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

  爷不会骂他们吧?

  “这些年你们都好吗?”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几个亲信们都垂下了头。

  “四方,你说。”

  “回爷的话——您不在,我们哪好得起来?爷,没主的狗谁看见都想踹一脚,他们没把王府给没收赶我们上街就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项穹苍沉下了脸。

  “爷,属下斗胆问一句,您好端端的,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京,我们可是找您找的都快绝望了。”

  项穹苍沉默了好一会儿。

  “凤栖还在吗?”

  “在。”

  “有他在,你们吃穿起码不成问题。”他应该歉疚吗?抛下这些忠心耿耿的下属过自己香艳的小日子,他对得起谁?

  “他这几年老了,常常在念……过的不是人的日子。”劳神伤脑的人总是老得快,何况要养一整个府邸的人。

  “你们跟着我这种没有前途的主子,何必呢?”早早应该散了的。

  “爷,您知道俺四方是个大老粗,您那些深奥的话俺不懂也不会回答,可是俺要出门时凤栖说了,他说不管爷讲什么,把您绑回去就是了,您有什么话冲着他去就是了。”

  这果然是凤栖会说的话。

  “你们就这么相信我还活着?”

  “当然!”异口同声,无一丝犹豫踌躇。“爷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因为摔下山崖,跌进水里就溺毙,就算被野兽啃了也有残肢半腿的,俺活着要见人,死了要见尸体,既然连根头发也找不回来,那表示爷一定活着!”

  这会儿,不就让他们找着了?皇天总算张眼了。

  项穹苍闭了闭眼,该来的逃不掉,可是喜儿呢?他得怎么去同喜儿解释复杂的这些?

  油灯已挑了几回灯芯。

  小竹篮里搁着尚未做完的针黹,来喜儿揉了下酸涩的眼,忽地,一直在等待的心生出幽微的念头,她拿起油灯,打开门。

  灯火被风吹得明灭不定,屋檐下是不知道露立中宵多久的项穹苍。

  “鹏哥?怎么不进来?”

  要不是那突如其来的心有灵犀,他打算在这里站上一宿吗?为什么?莫非心里有想不通的事?

  “我在看月亮。”他不急着入屋,接过她手上的油灯往地上放,把来喜儿揽了过来。

  “会冷,我去拿件袄子给你披上。”呵出的气又浓又重,就这么站着会变成冰棍的。

  项穹苍阻止她到处探抚的小手,反过来温暖她。“我无所谓,倒是你穿这样出来,够暖吗?”

  她点头。

  “鹏哥用膳了吗?”

  “嗯,我跟爹在外头吃过了,如果不忙,陪我坐一下好吗?”他沉着的脸绽放着不同以往的光芒,那也是来喜儿没见过的。

  奇怪,现在的他有点……有点像被阿爹带回来时候的他,情绪深埋,喜怒不轻易表露,今天的他去市集遇到了什么?

  可是不管任何时候看这张脸,他一直是那么俊逸清朗,光华无限,那好看的眼睛如一汪深潭,此时,那深潭里有她。

  她的心在鼓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