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咳,什么不可以让爹和娘看到的?我说女婿啊,柴枝要是堆满了你就赶紧出来,我是不反对小夫妻偶尔温存一下,只是别耽误了我的早饭。”是来老爹调侃带笑的大嗓门。

  “吃吃吃,你饿死鬼投胎,眼睛一睁开只会嚷着吃,都没看见女婿做了多少工作,你啊……有了女婿越来越偷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曾氏一个白眼丢过去。

  “知道,我知道了,老太婆,我给你梳梳头可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来老爹深明其道把老婆哄走了。

  “我再烙几张玉米油饼就好。”来喜儿把丈夫赶出了厨房。继续磨蹭下去,会没完没了的。

  这样的柴米夫妻生活平淡而平凡,她却甘之如饴。

  用过早饭,丈人跟女婿带着面饼跟杏脯上工去了,来喜儿站在山丘上朝着亲人挥手,直到两人身影不见才转身回家。

  春去秋来,来家老旧的小屋翻了屋顶,又过一年,小两口夫妻终于有了自己全新的小屋。

  项穹苍在屋旁垦了一小块地让喜儿种地瓜、拔萝卜、收拾玉米,生活谈不上富贵,却也衣食不缺,左邻右舍看了只有钦羡的份。

  眼看腊月就在两天后,项穹苍和来老爹决定趁着大雪还没下来去一趟镇上,平常可以缩衣节食,要过年了,敬神祭祖一样不能少,照往例,项穹苍负责拟写需要采买的清单。

  他的字迹工整,字里行间气韵天成,对原来目不识丁,这些年却也跟着识了不少字的来喜儿来说,丈夫的能文能武就跟神是同样的等级那么厉害。

  在这重农轻商的时代,升官发财的途径唯有做官,而进入仕途的主要途径就是能识字,懂文章,这些她的丈夫样样都行。

  她不一定要丈夫出人头地,而是她懂得能识字就不会吃亏,能识字就不会被欺凌的道理。

  她专心的磨墨。

  那天,天气难得放晴,项穹苍披着搭裢和来老爹挺着腰杆精神抖擞的出发了。

  小城茶馆平常人是满的,磕牙泡茶闲聊高朋满座,可年关将近,路上行人如织,多是家里头吩咐出来买年货用品的,茶馆不若往日热络,放眼望去只有楼上雅座一桌的客人和楼下几名闲来无事的熟客。

  没有客人需要添茶水,小二踅回后头偷懒去,柜台只剩拨着算盘的掌柜,偶尔基于职责瞄上几眼楼上已经坐半天的客人。

  三个时辰,滴酒不沾,只叫了几碟干果,几碟肉脯,安安静静盯着每个从茶馆经过的人。

  掌柜再瞄了眼他们放在桌上的利剑,然后继续打他的算盘。

  那装扮,怎么看都不是城里的人,但是做生意广纳八方财,只要不闹事就好了。

  片刻后,一个深色劲装打扮的人踏进茶馆大门,飞也似的上楼。

  他双手作揖。“禀项爷,人找到了。”

  “什么,真的?”蒲扇大的手往桌上一拍,所有杯盏全跳了起来。

  “属下亲眼看见,还对照过图像,一模一样。”

  项四方国字脸抖动,忽地大吼:“你们还杵在这里做什么,通知其它人到市集口集合,还有飞鸽通知府邸……慢着,先等俺去确认了再说。”

  一再的失望,他们已然禁不起了。

  一出茶馆大门,也不管光天化日,项四方率先跳上民居屋顶,后面的有样学样,众目睽睽下,把人家的屋顶当成平地走踏,瞬间消失。

  至于热闹的市集这边——

  清单上的东西已经买的七七八八,项穹苍算着手头余下的钱,打算进布庄给娘和妻子剪块布料。

  “爹,天热,您去凉茶店喝杯青草茶,我去剪两块布料,娘跟喜儿很久没做新衣服了。”

  “也替自己剪一块吧,新年穿新衣是一定要的。”来老爹对女婿的表现是越瞧越欢喜,笑呵呵的准备到凉茶店喝茶跷脚去。

  不过他一脚都还没跨远,身着深色劲装的男人已从各处出现,一看见项穹苍刷刷刷齐声单膝下跪。

  “项四方带领正靖王爷府侍卫队叩见王爷!”

  项穹苍的眉耸得半天高,内心的黑暗在看见这些人的同时炽盛的涌了上来。

  “鹏儿,这是怎么回事?”来老爹拐回来,长眼睛没看过这阵仗。

  “……我想他们应该是认错人了。”

  是吗?他老归老,眼睛可没花。

  “还不起来?让人看笑话有趣吗?”项穹苍凉凉的说道。

  瞧瞧这口气,什么认错人,这小子该打屁股了。

  项四方翻身便起,不过一抬脸,看见他们家王爷那板着的脸还有那身平民穿着,就算心里一肚子要长毛的疑问,也不敢开口问。

  此时此地,都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爹,我们走吧。”项穹苍并不想跟这些人打交道。

  看起来他一进城就被盯上了。

  “爷”项四方搔头。

  他粗人,一根肠子通到底,只晓得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爷看起来不是很想理会他,这让他难受。

  “让开!”

  “不能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