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灶婢 > 上一页    下一页


  来喜儿羞笑,拍他手背。“笑话我啊,讨厌!”

  “哪是,我知道你是疼我的,老是怕我吃不饱,穿不暖,怕我饿着、冻了,有你这样的娘子,我上辈子肯定是烧了很多很多的好香供在佛前才有的。”

  “你啊,贫嘴!”

  “傻丫头……”项穹苍满足的叹息。

  “喜儿啊……饭菜都凉了,咱们什么时候开饭啊?”隔着布帘子,来老爹实在很不想当棒打鸳鸯的那根棒子,可是他肚子饿啊。

  来喜儿不好意思的吐了下丁香小舌。“阿爹一饿嗓门就大,你也饿了吧?”

  “那我先把菜端出去了。”项穹苍亲亲她的颊。

  男人转身出去,厨房里的热气早就不当回事,来喜儿捧住了脸颊,心里暖烘烘的。

  来老爹一只脚跷在长凳上,看着冒香气的腊肉。

  “喜儿真舍得,剩下最后一块腊肉都给下锅炒了。”

  房子破旧又小就这不好,多了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想装聋作哑当作没听到小两口喁喁私语还真有点难,最不好的一点,就是以往下工就往灶间钻、偷几嘴吃的权利也没了~~算了,女儿能得到幸福比养肚子里的馋虫重要多了。

  项穹苍笑得咧开嘴。

  “喜儿的爹,都几岁人了讲话还这么酸,那丫头炒来孝敬你不好吗?你嫌弃?那都留给鹏儿吃好了。”跟喜儿有着八分相似的曾氏打从房里出来拍掉来老爹不雅的脚,顺便瞪了他一眼。

  她是个一辈子恪守女德,坚韧撑起了这个家的女人,表面上对外说话的人好像是来老爹,只有家里面的人清楚,曾氏才是真正拿主意的那个人。

  被老太婆骂了个灰头土脸,来老爹也不在意,待一家四口坐定,他若有所思的开口又说:“我想,在汛期来之前把屋顶翻一翻,铺上瓦片吧。”

  他不是今天才有这盘算,以前碍于荷包不宽裕,也缺乏人手,始终没做,今年多了得力助手不说,赚的银子也有盈余,要能把一到雨季就到处漏水的老房子给翻上一翻,替小两口盖间独立的小屋子那就更美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项穹苍夹了筷腌肉放进喜儿的碗里,她太瘦了,要多吃些。

  “你这打包票可不能口头说就算数,是得爬上屋的。”

  “爹,您教我我就一定会。”来到这里,他一直是拿着来老爹当榜样,以前不精于此道,不见得一辈子不会,老爹怎么教,他有样学样,没一样漏了的。

  众人哈哈大笑,尤其是来喜儿。

  她心里是满满的温馨,笑容如花,有这样的夫君,一生无求。

  月上中天。

  淡银色的光辉朦胧的照着大地,将院中几棵花树映在墙上,那影子微微摇曳,竟有几分美丽。

  梳洗沐浴过后的来喜儿把头偎在丈夫的肩头上,扯些绿豆芝麻大的家常琐事,平凡夫妻,执手相依,不用甜言蜜语就觉得胜过人间无数。

  抚过来喜儿细软的黑发,柔软的鼻头,他捧起了她谈不上细致却饶有弹性的脸容。

  “喜儿……”他低唤。

  “鹏哥。”

  “我会让你过好日子的。”

  “我相信。”她的夫君懂她、怜她,她也总能感受到他深沉的情意,他每个表情都能挑动她的心弦,她不奢望别的,盼只盼能一起厮守终老,他的眼中有她,她的心中有他,两人一块儿看晨昏日落,一生不离,这便是她最大的希望跟幸福了。

  只要有他在,就会很安心,相信一切有他,可以伴她一生的亲人。

  这么被无条件的信任着,项穹苍的心房软软满满的,双臂一收,把她纳入怀里,攫取柔唇,深深缠绵。

  这样的日子是他不曾料想过的好,二十几年的人生想不出有什么值得记忆的美好,可是当他穿过人生最不堪的幽暗岁月,却让一无所有的他拥有了最美好的感情。

  他的生命里不需要别的东西,只要有喜儿就好了。

  这样肆无忌惮的吻红润了来喜儿脸颊,她心中温馨又幸福,只希望这一刻可以永远停留,可白天的活让困意涌上来,低垂的长睫掩住炯亮的眸子,软呼呼、轻轻的身子更往项穹苍靠过去。

  项穹苍察觉到她的倦意,温柔的把她抱了起来。

  她微微打着哈欠。“鹏哥,我自己来吧,你也累了一天。”黄沙厂的工作又笨重又累人,都是体力的活。

  “你就安心的睡吧,明儿一早可还要你打点我的一切呢。”

  他的一切来喜儿总是打理的妥妥当当,让他除了工作不必多费一点心思,项穹苍快乐的承认他这辈子再也找不到像喜儿这么完美的贤妻了。

  听到这里,来喜儿点点头,不觉沉沉睡了。

  项穹苍亲亲她的粉颊,轻手轻脚的把操持了一天家务的娘子送上床。

  翌日天不亮,公鸡还没啼叫,来喜儿就已经醒来,外侧床边被褥一片凉冷,她那习惯早起的夫君又早她一步起身了。

  她得赶紧替丈夫打水洗面,趿上鞋子,穿好中衣、衫子,最后搭上一件薄棉的旧袄子,又用柳条签刷牙洗脸,梳了大辫子盘起来,掀开布帘子,这才三步并成两步走的往灶间去。

  手脚利落的生火做饭,发现水缸是满的,灶塘边的柴禾也堆了小山高,就连柴薪垛也堆满一边的墙,这明显都是她那早起丈夫的功劳。

  她面带笑靥打了水,顺道去老母鸡窝摸来几颗蛋,宝贝的找出剩下不多的盐炒花生,热锅,舀上一小汤匙的猪油渣,打蛋,铁锅立刻滋滋作响,趁着这当下又随手从小瓮里掏出酱白菜根子……忙得不亦乐乎。

  “娘子。”灶间的后门探出项穹苍的脸,“柴火够用了吗?”

  “嗯,你别再忙了,早饭快好了,招呼爹娘来吃早膳了。”

  项穹苍抹了抹手,忙得不可开交的来喜儿已经拧了热毛巾替他擦拭汗湿的脸,他趁机大吃自己娘子的豆腐。

  “你坏,要是让爹娘看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