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天鸠峰不难走,有条容许马匹经过的山道,远山青翠,嫘兵兵不知道是自己往高处走引起的耳鸣还是错觉,她竟然听见喜庆才有的唢呐、彩炮声。

  “想不到这山里头还有人家办喜事?不会是山贼娶亲,娶个押寨夫人吧?也好,我们顺便要杯喜酒喝。”阙勾竖起耳朵,当自己是来踏青的。

  锣鼓声渐近,大批迎亲的人马跟阙勾两人面对面的撞上了。

  嫘兵兵靠向一旁让出路来,不意看见身披大红彩带的新郎倌竟然是她一意要找寻的爹——嫘宫。

  不用说,阙勾也看见了。

  “女儿啊,爹爹就知道你赶得及来喝我的喜酒。”马上英姿焕发的嫘宫笑开一张嘴,宛如坐拥天下的霸主。

  这,究竟怎么回事?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从天鸠峰回到益州。

  在嫘宫暂时租下的宅子里,嫘宫抓来了乌龙信差,把差点变成悲剧收场的事情做了简单的叙述。

  原来,嫘宫押镖回江南,经过天鸠峰的时候真的碰上拦路抢镖的山贼,也不知怎么回事,跟那女山贼打来打去,打到后来两人居然生出微妙的情意,顿时天雷勾动地火,甚至一同把镖护送到目的地,双双恩爱地回来成亲。

  嫘宫怕自己的逾期不归会让女儿担心,便差人送了封信回家,谁知道带口信的徒弟完全把嫘宫的意思弄拧,写信的人也跟着写错,连篇错事就这样发生了,好端端的一桩喜事完全被人误会。

  “婚姻大事为什么不等回家再办?”嫘兵兵不解地问。

  嫘宫居然害躁地红了一张脸。

  “我跟她等不及了。”等不及要相爱,“来,我让她出来跟你见个面,你就知道她有多温柔可爱。”嫘宫也不管新娘子不能随便抛头露脸,亲自去新房把还没拜堂的新娘给带了出来。

  新娘经过梳妆打扮,雍容大方的举止怎么看都不像山大王,也难怪一向漫不经心又粗心的父亲会对她一见倾心。

  “我爹爹交给你了。”别人家嫁女儿才有的心情,嫘兵兵此刻却感受到了,她明白这样爹就跟泼出去的水没两样。

  虽然不舍,可她的爹有了好的归宿,她也放下心中的重担。

  她自由了不是?!

  新嫁娘带了两个女儿、两个儿子跟一个山寨的人马嫁过来,她爹也不用暗地叹息没有子息可以继承武馆,可以想见武馆会越来越兴旺。

  喜事足足热闹了好几天。

  十几天后,两批人马在官道的岔路上话别。

  嫘宫带着他浩浩荡荡的家人要转回江南去,至于嫘兵兵——

  “我的乖女儿,一个女孩儿家在外面闯荡,难保不会有什么不测,你还是跟爹回江南吧。”怎么他虽然得到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还有一群数目众多的手下,却要失去以往相依为命的女儿?

  “爹,不出去走走,难练一身胆,何况我有阙勾陪着。”

  “孤男寡女的。”他嘀咕。

  嫘兵兵觉得好笑:“您当初把他留在武馆的时候要是会这么想就好了。”

  “你走了,我会寂寞的。”

  “爹,您身后站的那些人不会让您寂寞的。”一个新嫁娘,四个儿女,恐怕他以后会忙得连想起她这出门远行的女儿都没机会。

  “反正你执意要走就对了。”他是留不住她了。

  “爹,我想走遍大江南北,看看不同的风景民俗,劈柴洒扫、洗衣缝补、煮饭洗碗的工作我厌倦了,我渴望自由。”天上的大雁有自己的去处,她想学那雁儿。

  女儿心,绵绵密密,从来都不是他这种大老粗的爹能了解的,他既然说不过兵兵强烈的决心,只能粗着嗓子吩咐。

  “我就知道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要去,也行,乖女儿,不管你去到哪都要记得给爹捎信。”

  “我会。”她哽咽回道。

  女儿意,情切切。

  嫘兵兵勒马,回顾嫘宫最后一眼,然后策马奔向站在山丘上阙勾的身边。

  两人骑在马上的影子拉得长长地,夕阳下,马鸣尘飞,交会淡淡笑意的人儿迎着漫天彩霞并辔而去。

  爱情的路还有点远,不过,不只有女子才有无边绕指柔,堂堂男子也能用水沁般的温柔掳获卿心。

  至于爱情有千百种面貌,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全文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