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这个人真矛盾,方才要他去劝架说什么也不肯,现在又迫不及待。

  “不要紧,我马上回来。”他脸上多抹了淡淡笑意。呵呵,这是不是代表她也有点在乎他的生死啊?

  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被心爱的人在乎更是通体舒畅,快乐似神仙。

  阙勾快乐地窜身钻进人堆里。

  刚刚他大概看清楚了这些武林人士为了什么起争执,他以指为剑,灵蛇般地制住黑衣人的头头,丝毫不怕人家把他的指头当萝卜切掉,而他经过的地方,就看见一张张气愤又无可奈何的脸呆若木鸡地“种”在当场,各有各的姿态,要不是有些姿势太过不雅,还真的可以拿纸笔来描绘一番。

  嫘兵兵紧张的情绪随着越来越多人被钉住而放缓,眉心的皱摺先是自动舒开,还缓缓地注入好笑。

  真是要命,就连生死攸关的事情他也能胡搞一场,让人哭笑不得。

  拍拍手,阙勾回头看看自己的丰功伟业后,噗哧发笑,侠客的端正形象马上破功。

  他哈巴狗似地跳回嫘兵兵身边邀功。

  “我动作很快对不对?”

  他不会是来要求夸奖的吧?瞪着阙勾越发靠近的脸,她不得不双掌向前止住他逾越的靠近。

  “大和尚们都在看着,你安分点。”

  阙勾眼珠骨碌一转,果然,那些没事做的大和尚个个眼睛都望向这边来。

  “谁允许你们这样看我娘子的,出家人犯色戒,统统罚面壁半年!”

  阙勾的话一出,所有的光头马上低垂,只见一排排亮晶晶的光头。

  他见状,拉了嫘兵兵就要走。

  “小施主,我们又见面了。”道貌岸然的鼓灯大师口念佛号,挡住阙勾的去路。

  “不见不见,因为又要说再见!”阙勾滑溜得像条鳝鱼一样。

  “来人!这回说什么都要把他请回少林寺不可!”让人在他的眼皮下跑掉,他这戒律院住持真的丢尽颜面。

  “慢着,事有先后,你不觉得应该先把那些木头人处理完再来逮我?”阙勾指指那些黑衣人。

  “不急,这些人既然都中了施主的定身法,一时半刻不怕跑掉,我比较担心的是你。”吃一次亏总要学次乖,鼓灯大师记取教训。

  “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早知道就不帮你,不过,本爷爷要走,谁也拦不住。”他讨厌有人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阙施主,这件事跟你也有切身的关系,请留步。”

  “你说留我就留不是太没志气,那些怪里怪气的家伙不来找我麻烦是他们知道小命可贵,而且不管什么事,他们找上的人是您,您就勉为其难揽起来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都要经过一番寒彻骨的,大师们好不容易下山,多些刺激玩玩也不赖,至于我,就不劳你们大家费心,不见喽。”

  “说什么都不能让你走!”鼓灯大师把权杖一横,挡住阙勾去路。

  阙勾看着那把重量不清的权杖,摩挲着下巴,然后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来。

  “大师啊,你非要我跟你回去,为的也就是因为贵寺的大住持不在寺内,离家出走很多年了对不对?我来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说如何?”

  以为一场纠缠难免,想不到是好声好气的商量。

  鼓灯大师为人耿直,出家人又不兴追杀人到底,他水袖摆动,收回杀气。

  为了顾全自己,阙勾很快乐地把弥勒大师给出卖了。

  第七章

  嫘兵兵还是接下护送左家的生意,因为家里的米缸在今天早上空了,最后的一瓢米煮了稀饭,现在统统在大家的肚子里。

  “为五斗米折腰,我就认了,但护送情敌进京这事,为什么要我去做,我打死都不去!”使性子的阙勾跟苍蝇似黏在嫘兵兵身边,不信地低吼。

  忙得不可开交的她叉起了腰。

  “谁一餐要吃五大碗白米饭?”

  “我。”他的气势低了些。

  “谁去打杂半天就被开除,还害我赔钱给人?”

  “是我。”纸老虎缩起耳朵。

  “谁把少林寺那些高僧全部请到家里来挂单的?”

  做错事的人只剩一根指头指向自己,气焰全没。

  “他们非要采守株待兔的方法我也没办法,谁叫爷爷难找……”意图强辩的声音中断在一双杏眼中。

  “好,你说不接这趟镖,明天要吃什么?”喝西北风还要考虑有没有够强的风势呢。

  “吃面。”

  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也说得出口?

  说错话的阙勾马上挨了一棒子。

  也幸亏嫘兵兵手上拿的是旗杆,要是流星锤,阙勾那可爱的头颅肯定要开起灿烂的花朵了。

  “不管啦,我不要去京城。不过就吃饭嘛,哪有什么难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