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伯父,兵兵对当书呆的二房,或者任何一房都没有兴趣,我也不想高攀您左家,我想你们都会错意了。至于我爹不偷不抢,光明清白,我觉得非常光荣,既然您对我们经营武馆的有这么多意见,以后大家少往来就是了,免得伤了您的眼睛,坏了我们的耳朵,两败俱伤都不好。”

  被她这样一说,左父气得额上青筋乱跳,一只手颤抖地直指着嫘兵兵,气得说不出话。

  “左伯母,我看伯父身体不适,您还是扶他回去休息得好。”三言两语,她开口送客了。

  两老摸着鼻子,气呼呼打道回府。

  本来就盛气凌人,现在得势更加没完没了,眼睛都长在头顶了。

  她慢慢收拾着茶具,不一会,就见气急败坏的左梦言像一阵风席卷而来。

  还没来得及喘气,他把整个身躯塞到嫘兵兵面前。

  “我爹说你无意嫁我,真的吗?”

  逃开他咄咄逼人的眼光,嫘兵兵走到窗边,看着蔚蓝晴空。

  “我们没有婚约吧,从来。”

  不是心死,不是任何波动的情绪,是一种打从心底说不出来的酸楚,她跟他究竟是什么?毋需细究,就算弄不明白,现在也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有某个东西断了,怎么都接不回来。

  “你变心了。”

  这么大的指控。“书呆子。”她不信地低喊。

  左梦言一颗心悸动着,卜通卜通的跳,玳瑁镜后面的目光变专注了。

  “我的心你不懂。”

  “我懂,你天天给我送饭,这样还不够吗?”

  “不够。”最初,她也以为这样便是地久天长。

  左梦言闻言怔住了。

  “我知道你爱吃没有鱼刺的鱼,爱喝稀饭,爱穿藏青色的褂子,最爱《论语》、《春秋》两部书,睡觉会踢被子,夏日爱待在池塘边看锦鲤,一心要以文笔平天下,怀抱济世救人的胸襟,你想的,我都懂。”她用诗一般的眼神回看他。

  “可是我也会贪心地想,你懂我多少?你会知道,我爱吃甜食,想仗义江湖……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

  他有些恼怒。

  “你嫁给我,我有一辈子的时间懂你!”

  愁锁眉间,嫘兵兵嘴角却含着好笑的谑芒。现在都不懂了,谈什么以后?

  “你不敢说不知道对不对?你不敢说你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可能也不知道我几岁,不知道我为什么天天给你送饭、送点心,你一心都在国家社稷,一心想造福人群,你活得无我,要妻子何用?”

  “你净说无关紧要的事。”

  嫘兵兵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

  “我是女孩子,女孩子在意的就是这些你认为鸡毛蒜皮的事。”

  左梦言说不出话来,他浸淫书海十几年,从小到大,生活只有白纸黑字,她丢出来的这些,他无力招架,完全不知所措。

  “祝你前程似锦。”还要加个鹏程万里吗?不用了吧!

  左梦言无言以对。

  嫘兵兵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想法,这些别有道理的话是怎么从她嘴巴吐出来,又怎么住进她脑子里面的?

  她不能要求左梦言能了解她这些女孩子家的心事,可为什么她有把握阙勾一定会懂?!

  “偷听别人讲话是不道德的事,再有下一次,看我怎么修理你。”一脚踩上阙勾的手,谁叫他又趴在檐下听壁脚,施罚的嫘兵兵一点都不内疚。

  阶下,抓着手呼天抢地的“贼人”也不知道真痛还假装,嘴巴喳呼地喊叫,脸上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还没能理出个头绪,又见这个大魔头。她气得埋头快走。

  阙勾追上她。

  “我乘凉嘛,武馆就这么大,我不是故意偷听,风吹来就进了我的耳朵,我也没办法啊。”

  他就是这样,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嫘兵兵知道摆脱不掉他,顿时站住,用一双杏眼直直地瞪着他看。

  她不发脾气,没有哭泣,微微发颤的身躯却泄漏她如泣如诉的心情。

  阙勾却收回了全部的嘻皮笑脸,空气中隐匿着凝重,他看见了嫘兵兵淡墨一样的心情。

  他喜欢的女人为别的男人心情不佳,他扮演的角色似乎在亘古以前就已定位成逗她开心的丑角。

  不要紧,只求看见她美丽的菱唇轻松地绽放微笑,那样的笑靥就够他放在心中品尝许久。

  只求她快快乐乐,天天开心就好。

  钳住她的腰,阙勾以雷霆万钧的姿势直冲九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