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我们小门小户的人家,没人看上眼呢!”这老人家问得真是直截了当。虽然尴尬难免,嫘兵兵倒不讨厌。

  “贫僧倒是看你越顺眼呢,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好!要是我年轻个二十岁肯定追你。”

  呵,果然同家人,调调都一样。

  “老牛吃嫩草,为老不尊!”阙勾开始捍卫自己的领域,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纪了,还年轻个二十岁?少来了,就算年轻五十岁,他的年纪想追人家还是嫌老。

  “我跟人家小姑娘说话你插什么嘴?还红眉毛绿眼睛呢,也不想想你的眼睛还是得自爷爷我的遗传,瞪不赢我啦。”

  这也能拿来比较?“我才不管你吃谁的豆腐,独独她的不行。”

  “呵呵,逗逗也不行?”

  阙勾赏他冷飕飕的白眼两枚。

  “你试试看啊。这些年你在江湖树立不少敌人吧,要是大师你莅临江南的消息传出去,应该会忙得没时间跟自己的孙子抢女人吧?”托着腮,阙勾似有打算地计划着。

  “谁是你的人?”嫘兵兵托盘一敲,说错话的人头上肿了个包。

  “我们家这个兔崽子很麻烦对不对,鸡蛋里挑骨头。”弥勒大师嫌她下手太轻,起码应该敲他个昏迷不醒再说。

  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想出卖亲爱的爷爷,要夸奖自己的孙子开窍,恭喜他心有所属,还是骂他见色竟敢“大义灭亲”?

  嫘兵兵咯咯笑:“也还好,大部分时间只要丢东西喂饱他的肚子就不吵了。”

  “听起来像某种动物……”老人家沉吟地抚抚胡子。

  “您要不要试试看?丢一块骨头试试?”她促狭地眨眼。

  “我是一百个愿意,就怕有人半夜会拆了我这把老骨头。”女娃儿很幽默,深得他心。

  阙勾又来破坏一老一少才建立的感情。

  “你不用太高兴,不管你喜不喜欢她,她都是我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动,非礼勿言。”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什么都别说就对了,谁要听到他那种家世不被吓得连夜逃走才怪。

  曾当女山大王的娘,好好朝中大臣不做,落车当响马的爹,出家当和尚却非食肉糜不饱、眼不见美人不欢的爷爷,还有……算了,一窝子怪胎,哪个脑子健全的姑娘敢嫁到他们家来啊!

  一想到这样的家世,阙勾忍不住想捶心肝,都是这些人害他的求偶之路千辛万苦,比说书人嘴里的主角还歹命。

  谁知道他正想到椎心刺骨处,一旁的老少正笑得捧肚子,原来弥勒大师认为嫘兵兵很对脾胃,马上口沫横飞地贡献阙勾小时到大因为那张讨人喜欢的娃娃脸风靡无数姑娘的陈年旧事。

  阙勾不小心看到,嫘兵兵因为过多女孩追着他跑的闹剧一再重演而有些僵掉的脸,她在生气吗?为了那陈年的旧事?

  他一开始是有那么一些心慌,然而,眼珠子一转,心拐了个弯,便贼贼地笑开了,笑得心花怒放,也笑呆了两个人。

  “怎么不继续?”原来总是不给他好脸色的俏脸,这会还臭得恰是时候呢,她要是无动于衷,身为第一号追求者的他可就真的一片冰心付臭水沟了。

  可爱又别扭的她还是有些在乎他的吧,嘿嘿。

  嫘兵兵发现阙勾笑得像贼猫偷到鱼,为了不伤眼睛,索性张罗点心去,留下祖孙两人相对。

  弥勒大师高高跷起二郎腿,一脸的心里有数。

  “你就是为了这个姑娘才又逃走,让你那些师叔伯们伤脑筋啊?”

  年轻人啊,花样的年华!

  爱情稍纵即逝,是该好好把握。

  “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什么,谁叫你玩那种最无聊的通俗剧,骗爹娘说你快翘辫子了,八百里加急地把想武林盟主的宝座扔给我,要我来帮你办后事,结果哩,我看你再活一百年都没问题。”

  他是阙家最弱势的一个,一不小心就容易着了他们的道,他才不要将大好的青春,葬送在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鬼怪手中。

  “兵兵姑娘看不到你的用心良苦,哭调甭唱了。”呵呵,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儿子是他生的,孙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个小鬼头有多狡猾,多叫人头痛,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就算是一出烂剧,他这爱孙还是长途跋涉地赶来,一场无伤大雅的骗局,依照孙子绝顶的聪明智慧,焉不知道一切只是游戏一场,认真说起来,他还是满在意他这爷爷的,呵呵呵呵呵,好爽。

  阙勾果然像消了气的皮球,闭起眼假寐,他所有的精力只为他想要的佳人才会动力全开,别人,晾一边去。

  “好现实,美女一不在眼前,连陪老头子说说话、道家常都吝啬。”

  “我没有原谅你喔,不要一厢情愿地在那里傻笑,我是想,要不是因为这趟江南行,我也不会认识兵兵,你要感谢的人是她。”

  “哦?”

  “其实我本来打算直上少林闹个它鸡犬不宁、鸡飞狗跳的,是听说你闭关,才改变主意。”他就不相信那些抱着秩序、规条睡觉的和尚们禁得起他恶整,嘿嘿,相信不用两天,他就可以轻轻松松离开少林寺,还他一身自由。

  弥勒大师一身汗。

  他之前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一层?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要是让他孙子这魔头任性撒泼,少林千百年的基业不毁了才怪。

  不过,也不对啊,他何时被人牵着鼻子走过?

  当初,就是因为发现树大成荫的寺庙部分陋规承袭已久,出现迂腐现象,经过苦思,才想到牺牲自己的一脉血亲,想借助阙勾天生惟恐天下不乱的个性,为死板的少林注入新气象,要不行,最不济把寺毁了,浴火重生更妙。

  他心中一轮算盘打下来,正想给阙勾来个洗脑,谁知道椅子上的人早已无踪影。

  想当然耳,阙勾是追嫘兵兵去了。

  很不幸,武馆的食客又增加一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