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唉,阙勾往后瞧,他都拖了这些时间,厨房里那只鸵鸟还不肯探出头来,瞧他最后一眼吗?呸呸呸,只是送别,什么最后,又不是相见无期。

  少林寺,可以想见未来的日子有多乏味!

  一大群人转瞬走个精光。

  回廊的大红门旁杵着灵魂出游似的嫘兵兵。

  好一片干净的惆怅,空荡荡的宅子,才绿的树稍看起来也是空洞洞。

  原来,他说要走不是玩笑。

  前一刻还笑眯眯地人说走就走,连回头也不曾。

  原来,心酸是会蚀人的。

  这一分别,怕是穷其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相思还未织就,有人连滚带爬地回来了。

  三天后的清晨,嫘兵兵打开武馆大门,咕咚滚进来一团东西,居然是抱着膝盖在武馆外睡大觉的阙勾。

  她先是张大嘴,又赶紧掩住,想假装不在意,美丽杏眼还是泄漏跳跃的欢喜。

  “不是不回来了?别扮可怜了,起来。”

  阙勾一个懒驴打滚,笑嘻嘻站起来,娃娃脸除了少许风霜,一切如旧。

  “天地良心,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你很盼望我回来对不对,不然怎么会一早来开门?”

  “径往自己脸上贴金,羞羞脸。”

  阙勾反手把大门关上:“金是没有,灰尘倒不少。”

  “别关门,人家要看见武馆关门,会以为休息,生意会跑掉。”

  “门打开,那批秃驴又会找上门来,他们一个个都爱说那种又臭又长的道理,这几天,我的耳朵都长茧了。”

  “有人治得了你,真是天幸!”嫘兵兵的声音较这些天显得轻快许多,好像满天乌云都不见了。“人家日夜兼程地赶回来看你,你不心疼还损我,我好可怜。”他又人家人家个没完。

  要是以前嫘兵兵肯定赏他一个大白眼加上臭脸,这次居然没反应。

  “才三天路程,我看你是走到半路,那些和尚们嫌你啰唆唠叨又烦人,一棒子把你撵回来,我这让你吃白食的地方,不曾收过你一文钱,你不来这要去哪?”

  “还是你了解我。”他一副知音莫若红颜的模样,让人觉得窝心又好笑。

  嫘兵兵朱唇微扬,还想说他一顿什么,一阵亮如洪钟的笑声却从石头墙上传来。

  一件宽大的袈裟罩着干瘦如野鹤的身材,一串檀香佛珠隐隐随着衣袂晃动,坚硬如刺猬的胡子,俨然达摩再世。

  他那一厢笑得响彻云霄,只见阙勾翻翻白眼,用力搓揉自己的俊脸。

  “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妈啊,丢人现眼的老头追来了。”

  “死孩子,大逆不道的东西,又偷偷骂贫僧。”惊天动地的暴喝才出,他纸样的身体像蝙蝠展开,脚不沾地的飞到两人跟前停住。

  “我哪有骂你,只是偷偷腹诽而已。”阙勾黑黝黝的眼珠跟老者有些相似。

  “我就知道,你这个鬼灵精怪,贫僧不亲自出来押你,你那些师叔伯们谁管得住你?”对于阙勾的半路脱逃,早在他算计里面。

  “你逼良为娼,逼自己的孙子当和尚,算什么英雄好汉,虽然你本来就不是,出家人六根清净,不过你要是清静怎么生下我爹,我爹又造孽生下我……”

  他没能说完,老和尚一拳头挥过去,可阙勾训练有素地低下头,双脚一曲,跳过对方的扫脚,轻松逃过一劫。

  “说什么闭关,你的武功路数还是没什么长进。”阙勾不知死活地嫌弃起人家修理不到他。

  “你怎么可以对老人家这么没礼貌!”砰!玩得正起劲的捣蛋鬼头上吃了嫘兵兵很用力的一记。“呜,你们两个联手欺负我。”阙勾抱着头蹲下去啜泣。

  “女娃,很不赖喔,老夫已经很多年没能打到他了。”老和尚落井下石,居然抡起拳头用力地挥向阙勾。

  哪知那个鬼灵精蹦地跳得老远,一张贼笑的脸哪来一滴泪。

  瞎整人嘛。

  第五章

  不用说,一样的嘴脸,想也知道系出何方,老和尚不是别人,就是放出假消息,说自己闭关修练却在江湖上乱逛的弥勒大师,也是少林的住持。

  此刻,法号跟身材完全不符的弥勒大师正色迷迷……呃,目不转睛地盯着秀丽无俦的嫘兵兵猛瞧。

  看见自己的所有物正遭人“染指”,阙勾老大不爽。

  “大师,请吃茶。”嫘兵兵端茶出来待客,泡的还是上好的龙井。

  “哦,为什么不叫喝茶叫吃茶呢?”

  老人家就这点麻烦,动不动要问一些也不知人家小姑娘懂是不懂的问题,要懂,还好;不懂,也有些尴尬。

  “西湖龙井茶名闻天下,惟有此茶能吃,入喉甘甜,回味再三,茶汁可帮助消化,茶渣平心静气,所以叫做吃茶。”

  “嗯,好个博学才女。”

  “你喝茶就喝茶,别问一些无关紧要的。”有人喷火了。又不是应试,茶汁、茶渣倒进肚子不一样要拉出来?

  丢给阙勾“你管不着”的眼神,弥勒大师带着小胜一回的奸笑继续搭讪。

  “小姑娘懂得真多,人又漂亮,许人家了没有?”

  在深山老林里哪来漂亮的姑娘养眼,还是红尘好,花花世间多美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