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都中午了不是?阙勾瞧了眼头顶的太阳。

  她对时辰没观念耶!

  看一个男人撒泼,还人家人家的喊,要不是太过惊讶,她就算地下没洞也要钻进去,绝不承认这个人跟她有什么干系。

  “你……你给我闭嘴。”这人就是能搞得她火冒三丈,无聊的闲人已经聚成小撮指着他们窃窃私语起来。

  什么时候她变成没良心的负心女?

  这些吃饱没事干的路人……不对!她该气的是眼前这个牛皮糖、讨厌鬼。

  “你要吃什么,人家店小二站了一旁半天,你出个声啊!”

  “什么?”曾几何时他们已经在茶馆坐定,好喝的香片都上桌了,就等着点菜。

  阙勾扔给店小二一个抱歉至极的笑容,然后点了一堆价钱贵死人的菜肴。

  嫘兵兵突然跳起来,她宁死不当冤大头,昨天那一餐阙勾一个人就吃掉五两银子,而墙上价目表上面一堆的圈圈,别说她付不出这么多银子,就算有,她也是空手被他拉出门,吃霸王餐?她是良善的老百姓,做不出来。

  “你不是说吃点心,这、这、这是什么?”蹄膀五只,牛腱三斤,麻花卷一盘,酸菜肉丝一斤。

  他才刚逃难啊?

  “都是吃食,哪分那么多?”他倒觉得她大惊小怪。

  “等一下付不出钱,你就在这给人洗碗打杂吧。”她不管了。

  “你不吃?那我吃光喔。”

  “你……”才想开骂,嫘兵兵又临时转了个话题,“她是谁?”干脆问明,省得好奇心磨得她难受。夹了几块软润的栗子糕塞进嘴巴,阙勾鼓着腮帮子边道:“刚才那里捡到的。”

  好标致的女娃!

  嫘兵兵在西洋人开设的馆子里,看过几个从丝路带回来的搪瓷娃娃,蓬蓬的蕾丝裙子,圆圆的大眼,和眼前这女孩一点不差,就连娃娃的面无表情也一模一样。

  她个子很小,穿着六幅裙,幅面有着精致华丽的绣图,小手叮当戴着数十个银环,一看就是富贵家庭的小孩。

  “你连人家的小孩都要诱拐?”她故意嘲讽他。

  “对我你真没信心,就只会往坏的方面想,不是说捡来的嘛。”她只当他是十恶不赦的坏蛋,“而且你顾着不理我,我想说也没人听。”

  “她的衣裳上溅有血迹。”

  “还好你没有笨得很彻底。”

  对阙勾翻了个白眼,她试着对小女孩示好,圆圆的大眼却一无所动。

  “没用的,我刚在那里已经跟她讲过一箩筐的话,她还是这副德行。”菜送上来,阙勾以风卷云残的速度大口吃喝,像饿了几百年一样。

  “你把她带出来,又不知道对方的冤家债主是谁,怎么办?”虽说救人一命胜过造庙,可是仇家要是寻来,有猫的九条命也不够用。

  “好吧,等我吃饱把她扔回去。”

  “怎么可以?”

  “就说你矛盾嘛!”

  说不赢他的嫘兵兵马上闭嘴安静。

  “你啊,把乱想的时间用来吃东西,万一要逃命也才有力气不是?”他以花卷夹了酸菜、花生粉、牛肉片塞进嫘兵兵的嘴巴。

  唔,这才真的感觉饥肠辘辘。嫘兵兵微笑地点点头。

  “哇,我忘了报官。”她忽然想起。

  “不用我们鸡婆,这种大事是藏不住的。”茶楼三五成群闲磕牙的人早已经扬扬沸沸的谈论起来。

  鹏太师一家八十余口被灭门的新闻已传到右岸来。

  “你来茶楼是专门为探听消息的?”她不得不心生佩服,但只有一点点。

  “人多嘴杂,想要什么消息都较容易。”他乘机教授嫘兵兵几招。

  “你在哪找到她的?”坐在她跟前的女孩实在太漂亮,让人移不开眼。

  “水缸。”

  怎么都想不到的答案。她一副受人宠爱的样子。

  “也许是她的不幸,也许是幸运。”她那发育不良的手脚看不出多大年纪,或许并不如她想的受人宠爱。

  “我听说书的讲过,有些变态的高官会把漂亮的小孩养在瓮里面,不让他们长大,当宠物般地玩弄,她不会这样吧?”

  阙勾没有回答是否,可是嫘兵兵已经擅自决定不去同情被灭门的鹏太师一家,一个玩弄别人生命的人,他人也不需要尊重他。

  一餐饭解决,木偶娃娃的未来也大概决定。

  带小孩别说没经验,这样受了偌大刺激的小孩他们更没把握,一不小心养出观念偏激可怕的人来,罪过可就大了。

  于是照着阙勾的打算,把那美丽没生气的女孩送到他所谓的安全地点。

  第三章

  为小心起见,他们在茶馆消磨到傍晚,阙勾才准备出发,说是要去济南一处收容孤儿的地方。

  这一来,嫘兵兵又平白花掉七两二钱,害得她心痛如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