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露出一口白牙,阙勾放下鸭腿,再看看自己油腻的手,心想算了,点了一下头,当作招呼。

  “慢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用诸位师兄发难,嫘兵兵第一个质问出声。

  “呵呵,原来兵儿跟这位小兄弟真的认识。”嫘宫本来对自动找上门的阙勾的话不怎么相信,不过看女儿跟他“亲热”的样子,果然不错。

  “谁跟他认识,爹,您别被他三寸不烂之舌给骗了。”

  骗?“没有哇。”他们还满有得聊,而眼前这桌潘菜还是掌柜送的。

  “馆主,这小鬼差点坏了我们的生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宽师兄马上投诉。

  潘师兄则尴尬地搔头,自己出糗的事不提也罢。

  眼见发言权旁落,阙勾也不急,他递了只鸭掌给嫘兵兵:“喏,好吃喔。”

  金玉满堂园的鸭掌特别剔了陉骨,用辣椒姜蒜还有独门酱料腌制十二个时辰,好吃得让人连舌头都会咬下去。

  这向来是嫘兵兵最爱的零嘴。

  不吃嗟来食。她才要掀高眉头,却看见阙勾皮皮地对着自己勾眉挑眼。

  “把你的眉毛放安分点!”算了!肚子饿了一天,不吃白不吃。她不客气的把整个盘子移到自己面前,摆明划清楚河汉界。

  “我回去问我娘去。”他口齿不清地道,伸手又从她的盘里摸走一只鸭掌。

  气人,她明明护得好好地,他怎么拿的?

  “你那贼眉贼眼关你娘什么事?”

  阙勾笑得一脸开心:“我果然不是捡来的,我娘是个贼婆,我爹是响马,小勾我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小贼,你说话真是深得我心呐。”

  古来汉贼不两立,咦,这话可以拿来这用吗……不研究。但她冷静自持的个性立刻受到挑战,趁着她思考的空隙,一盘鸭掌见底了。

  此刻,不只胃口被败光,嫘兵兵的定性也濒临崩溃。

  “姓勾的……”

  阙勾晃动细长的食指:“你错了,我叫小勾,但不姓勾。”

  “我管你姓什么?”平日算不上有好教养的她硬是忍下一口气,看在她爹的面子上,否则众目睽睽之下,要是坏了他老人家的面子,回去耳朵又要不得闲,忍着、忍着。

  “你不问我姓啥喔?”不知趣的人又凑过来。

  “不想知道。”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他随口吟出的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我就姓那阙字,高高在上的姓。”

  看她铁了心,他干脆自己招供。

  嫘兵兵垂下眼睫毛。这人全身上下不见一根正经骨头,怎么随便拈来就能把苏轼的水调头歌吟出?

  “你也学人家苏老头咬文嚼字,羞不羞!”

  他嘿嘿笑了两声,不置一词。

  博古通今的苏轼是宋朝有名的才子,他的诗词在大街小巷红透半天边,虽然改朝换代都几百年了,花花酒楼的每个姑娘还是把他的作品挂在嘴巴,哀怨缠绵地唱个没完,可左梦言那呆子就完全不碰这些风花雪月。

  哎呀,她浮想这种没用的事做什么?他会念是他的事。

  想到这,嫘兵兵才不管他摆出什么古怪神色,安心地进攻酿鸭脆皮,管他一旁打小报告的、投诉的、栽赃的……还有拿着眼睛瞅她的……

  吃饭皇帝大,吃饭、吃饭!

  第二章

  丝丝垂柳夹岸,桃花李花粉白交错,南京的春已吐露着嫩绿的色泽,武馆摆满兵器的教练场一角,也缀着三五朵小小不知名的花儿,安静地招摇着。

  依照每天惯例,嫘兵兵从厨房里端来用纱布覆盖的盘子,雀跃的脚步轻盈得像小猫。

  练早功蹲马步,一条龙武馆的清晨每天都是这么朝气蓬勃。

  “各位师兄,早膳在桌上,等下休息自己去吃。”

  大家哄然答应,也不由得分了心随着她婀娜的身影望去。

  “又给那个瘟生送饭!”潘师兄咬着宽师兄的耳朵。

  “不是我们的就不是,你死了这条心。”一把擎天戟戳刺过来,潘师兄的大刀差点离手。

  “你疯啦,这么大的力。”

  “跟敌人对打要是像你这么分心,脑袋早搬家了。”宽师兄收回擎天戟,“叫大家收拾收拾,用饭了。”

  一条龙武馆的规矩,天未亮就得起床练功,早课做完才能进膳堂吃大锅饭。

  自从嫘兵兵满十四岁以后,武馆中的饭菜几乎都靠她一个人张罗,有时刚入门的菜鸟徒弟也来帮忙削个萝卜什么的,但忙得不可开交的她还是会专程帮左梦言送饭菜,难怪大家心疼眼红了。

  亏得嫘宫不拘泥于世俗所想,不介意家里的闺女一天三餐替男人送饭,还风雨不断。

  而左家的佣人也因此省事,乐得将准备少爷饭食的事交由嫘兵兵。

  “嗨。”一堵人影从墙上的老树一跃而下,亮晶晶的眼睛觊觎着嫘兵兵盘中的食物,“要给我的?”他期待的样子跟狗儿看见骨头的情状一模一样。

  “谁让你用手摸,不要掀啦,热气会跑掉。”嫘兵兵两手都没空,无法遏止他的恶行。

  纱布下头是冒着烟的粥。

  “哇,猪烧肉。”大手一捞,大碗公就换至阙勾的手,一阵淅沥呼噜,热腾腾的稀饭便被一扫而空,碗底比用水洗过还干净。

  等嫘兵兵从他的行为回过神来,大势已去。

  “你是饿死鬼投胎啊?这碗粥是要给书呆子的!”她居然说出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