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女儿意 > 上一页    下一页


  钱,他站起来掏了掏口袋,左边右边上面下面。嘿嘿,“咚”一个铜板。

  负责收赏钱的宽师兄给了他一记大白眼。这找碴的男人害潘师兄差点走火入魔。

  “一个铜板嫌少吗?那我收回来好了。”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男人慎重地把他那枚铜板收回,放回腰际的暗袋里。

  要不是碍着自己明显多他几岁,宽师兄就算用抢的也要把那一枚铜钱抢回来。

  “我说小兄弟,你不打赏我没话说,但好狗不挡财路这道理你懂吧?”在嫘兵兵的陶冶下,他们师兄弟偶尔也咬咬文、嚼嚼字,只不过现在想的是咬断这小鬼的脖子。

  “狗,在哪里?我以前小时候也养过一只大黄狗,脚蹄子可大咧,跑得又快,可惜老了,死了。”他大大的眼睛掠过一抹惋惜。

  青筋在宽师兄的额头浮现:“你存心找碴!”

  “找茶?不会吧,要喝茶我就去茶楼了,你这儿有点心供应吗?”男人站没站相,觑着旁边的人比他个头矮一截,不客气地把自己的膀子一搁,也不管人家脸色有多难看,舒坦的当墙靠。

  潘师兄冲上来:“我一拳能劈三斤柴火,你能吗?竟敢笑我一条龙武馆不要脸!”

  哦哦,原来重点在这里。

  “你的老鼠是满硬的。”男人当众摸上潘师兄秀出来的臂部肌肉,“但空有肌肉不长脑袋也没用。”他顺手在潘师兄对襟上擦了擦,啧,自古以来能够清凉无汗的只有美人,汗湿的男人果然很臭。

  潘师兄一怔。他……是不是被吃豆腐了?大白天的被一个痞子男人轻薄了去……

  “潘师兄。”嫘兵兵在后头拍拍他的肩。

  换手。

  “师妹,我……”

  “把你嘴角的白沫弄干净,要昏后头有椅子坐。”这么容易被激倒,这些师兄们真是太平日子过多了。

  她擦了擦汗湿的脖子,把高卷起的袖子放下来。

  潘师兄退了下去。

  嫘兵兵不急着发作,先将男人从上至下梭巡一回,又就着男人的身躯转了一圈。

  一双露出不安分脚指头的破布鞋,黑衣黑裤,黑发扎成长长的辫子甩在后头,长手长脚的,看起来像蜘蛛,年纪轻轻地,不超过二十岁,神采飞扬的眉,古灵精怪的模样,只要开口说话,表情丰富得叫人来不及看。

  “姑娘,你这样瞧我,我会当你想非礼我。”他的声音很是认真,煞有其事地瞧着嫘兵兵,还做出害羞的模样。

  “非礼你?你还不够格!”这是正常男人该讲的话吗?真恶心。

  “你这样讲,很伤我的心耶,我虽然是男人,但心也是肉做的。”他捧心的样子叫人发噱。

  “那是你的心关我什么事!”只怕是神仙也要冒火,瞧他惺惺作态哪里像男人了?站不挺的软骨头。

  哇,他第一次碰到这么不卖自己面子的姑娘。好辣呀!

  “要是爱慕我的姑娘们听到你这番话,恐怕要水漫江南河,淹没一片良田好地了。”

  “你有完没完?”

  他收起嬉笑表情,可眼里的笑谑还是让人恨得牙痒痒:“呃……完了。”

  “你不但坏了我的生意,还害潘师兄差点走火入魔,要不是你欠我师兄一个道歉,我才懒得理你。”

  他无辜地眨眼:“道歉啊,他长那么丑,你看,还对着可爱的我瞪眼,不然这样好了,跟我出游一次,当我补偿你的损失,我很不错喔,街坊邻居没有谁不喜欢我的,你跟我出去肯定会很开心。”

  “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是我师兄。”他耳朵聋了吗?

  他掏耳。“啥?你的话我听不懂。”

  嫘兵兵腹中的怒火被他的无赖一弄,到后来也发不出来。

  得了便宜还卖乖呢!这家伙,一张娃娃脸,看不出真实年纪,说是地痞流氓也不大像,一身布衣简约得很,累了一天,再把剩余的精力浪费在这无所谓人等身上,不值得。她转身欲走。

  “哎呀,你别不理我,我是看你可爱唉,要不然普通的姑娘我还看不上眼。”

  嫘兵兵背过他直翻白眼,当自己遇上妖怪。

  金玉满堂园是江南有名的鸭肉料理店,一只鸭十八吃,连皮带骨,吃得每个老饕摸着肚皮离开,能把十八样菜吃上一遍,是许多小老百姓一辈子梦寐以求的。

  原本,以嫘兵兵外强中干的经济情况,根本连人家大门都进不去的,可是多年的街坊邻居做下来,菜楼里最热卖的鸭头、鸭掌多少被掌柜存到嫘兵兵的肚子里,谁叫没儿没女的掌柜就是对她偏心哩。

  但相对的,武馆也把这家菜楼保护得滴水不漏。

  笑眯眯的跑堂直把嫘兵兵一伙人招呼上楼。

  楼中有楼,放眼又是另一番景致,嫘兵兵实际得很,坐哪都不打紧,东西好吃才是重点所在。

  二楼不错,窗明几净。

  “爹,您先来啦。”打牙祭是武馆最隆重的大事,辛苦的工作以后,总要慰劳一下五脏庙。

  但是还有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占住一张椅子,正大吃大喝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