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爷爷,大哥,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她是孙淼淼,我的女朋友。淼淼,这位是我爷爷,这位是大哥。”

  “纳兰爷爷,纳兰大哥。”孙淼淼必恭必敬的行了个礼。

  “孙小姐,只闻楼梯响,今天我可终于见到你了。”纳兰老太爷笑得颇有深意,看不出敌意,也看不出喜欢与否。

  “纳兰爷爷,祝你生日快乐!”她真挚的打招呼,双手递上自己带来的礼物盒。

  “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他把眼光眄向纳兰燎火。“我不是说了,纯粹是家人聚聚,不收礼的?”

  “爷爷,你不收的话可就亏大了,你先打开来看看嘛,真不喜欢,转送给我好了。”纳兰燎火搂着孙淼淼的肩,对着爷爷挤眉弄眼的。

  纳兰老太爷看了眼双手依然高高举起的孙淼淼,终于伸手接过盒子,也从善如流的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那盒子上的缎带。

  盒盖打开,露出软布里的一个公事包。

  那个包,非常眼熟。纳兰老太爷把拐杖交给了一旁伺候的大孙子,揭开了软布。

  “这……不是我的提包吗?!”他的声音有些颤了。

  纳兰老太爷想起自己新婚的那一年,他那娇小的妻子送给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一个公事包,他们感情浓密,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经常羡煞许多人,那个公事包他每天提着上下班,提成了习惯。

  后来妻子怀孕生下儿子,他的事业也越加繁忙,他总以为一家三口只要能够在一起,平安喜乐,就是幸福,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事业心太重,也以为妻子有儿子陪伴,不会太寂寞,不知不觉的,冷落了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在无止境的忙碌中,他错过了很多事情,孩子的生日、孩子的母姊会……直到妻子猝逝令他伤心欲绝,也才幡然悔悟,可是为时已晚,在他印象中还在上小学的儿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大人,他们父子之间只有一条自己划下来的横沟。

  他成了孤单老人,陪着他的只有那个公事包,可是那时候,他已经舍不得每天把它带来带去的了,于是很慎重的让人收了起来。

  接着儿子娶妻,生下两个孙子,有了这两个孙子,他好像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儿子和媳妇也走了。

  人再坚强,也有不能承受之重,那天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哭得老泪纵横。

  后来孙子们也大了,他却始终记得新婚妻子当初拿出公事包,小脸蛋上带着喜悦和娇羞的神情。

  老太爷摸了摸纸盒里几乎一模一样的公事包,针脚细致坚韧,皮革的味道还很新颖,片刻,他抬起头来,用温柔的声音对孙淼淼说:“这个提包我很喜欢,你的手艺真好,谢谢你!”

  他知道这肯定是自己小孙子出的主意,要不然孙淼淼怎么会送上这样的礼物?都说女心向外,照他看,男心也一样。

  纳兰燎火笑嘻嘻的对着孙淼淼邀功,“你看,听我的准没错,我就说爷爷和大哥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得了、得了,你带着孙小姐去和那些叔叔阿姨们打招呼,让她认认人吧。”老太爷让孙子收起盒子,笑着说。

  “Yes Sir!”纳兰燎火立刻把人带跑了。

  纳兰老太爷看着远去的两人,轻描淡写的问着后面的大孙子,“你觉得呢?”

  “是爷爷在看孙媳妇,又不是我。”明明就已经有了主张,还来拖他下水。“呿,要我说,我们家应该可以准备办喜事了。”

  ***

  “淼淼。”

  那熟悉到入骨的声音,震住孙淼淼往前走的脚步。

  陶斯成功的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陶斯。”她讶异的看着陶斯,他浓眉重压着深邃的瞳眸,表情像冬天的冰原。

  似乎感觉到孙淼淼不自在的全身紧绷,纳兰燎火立刻搂住她的肩,将她往自己身上靠。

  “陶斯先生你也来了,一切自便,不要客气。”纳兰燎火知道老一辈有老一辈的交情,可老人容易凋零,有的却因为年岁已大,只好派年轻人出来见世面,以后若是能混个脸熟,对生意绝对有一定的助益。

  陶家如今仅剩一个陶斯独撑大局,陶家奶奶不趁这机会让他和这些有着实力后盾的长辈见面,将来她若是老去,就没有人能帮得了了,这就是为什么陶家人会在这里的原因。

  陶斯把目光挪到纳兰燎火身上,他那如同宣示主权的动作太明显,明显到想忽略都不行。

  可是他的视线只在纳兰燎火身上停留了一下,就转向孙淼淼,“我有话跟你说,过来吧!”

  “不行哦,陶先生,淼淼要跟我去认一认我那些阿姨叔伯们,你想和她说话,恐怕要改天。”纳兰燎火搂紧孙淼淼的肩,用眼神向她保证,他不会让陶家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把她带走的。

  陶斯还是坚持的看着孙淼淼,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那压力,用文诌诌的话来说,方圆几里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她动了动唇瓣,“我……”

  “我只是想问你,你确定要和这个花花公子走在一起?他不适合你。”纳兰燎火的臭名在外,根本不是良人。

  “你没听过‘从良’这两个字吗?”纳兰燎火可恼了。我呸!他不适合,难道要配你这个冷冻人才叫适合?

  “谢谢你的关心,”孙淼淼静静的开口,“谁没有过去?燎火有,我也有,在别人的看法里,他或许不是什么一百分的男人,可是在我心目中,却是最适合我的人,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男人跟女人,只有合不合适,只有喜不喜欢,没有好跟不好。

  陶斯心中百转千回,当年在哥哥过世后,他要是勇敢的站出来说愿意照顾她,是否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你真的决定是他了?”

  她坚定的点头。

  “不会后悔?”

  “陶斯,无论一年两年还是五年,也许他喜欢我只那么几年,就改而喜欢别的女孩子去了,那我也不能说什么,又或许,我们的缘分长一点,可以一路携手到白头,那么我会感谢上苍给我一个真心爱我的良人,所以无论将来是怎样,我都不会后悔认识他。”

  她知道这世上没有永远,只要珍惜未来的每一天、每一刻,那么未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能微笑度过。

  陶斯眼光深处暗潮汹涌,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去。这时候的他还做不到祝福这件事。

  孙淼淼看着他孤单的背影,她衷心希望,在她和陶斯之间这些错综复杂的感情淡了以后,可以隔着时间的河岸相视微笑。

  陶斯走远了,远得人都看不见了,孙淼淼僵直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