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托利斯潇洒的大笑,“原来是爱情的魔力,要不然我怎么都想不透,究竟是什么让你对事业勤快了起来呢!”

  纳兰燎火虽然是亚裔学生,但是出众的外表、出众的成绩,还有出众的口才,那时学校可是有一半的女学生都想毛遂自荐当他的女朋友。

  但愈是聪明的学生就愈懒散,这是他教学二十几年最深刻的心得。

  遗憾的也是自从他毕业离开之后,身为老师的他再也没有碰过这么与众不同、让人印象深刻的学生了。

  “我只能说你真是来对了,”他笑得神秘,“我和Longchamp的老板有那么点交情,你去找他,就说是托利斯介绍的。”

  Longchamp是法国皮革品牌,从设计到生产工厂全部都在法国,在台湾也有不少死忠的爱用者,最难得的是这家品牌公司有自己的精密机械厂,知名度甚至凌驾Longchamp的设计部门,这也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

  在任何国家,学者都是受人尊敬的。

  托利斯除了是极受人敬重的教授,他还是学界的泰斗,全国各地演讲的邀约从来没有断过,认识的人林林总总,交游广阔,说是和Longchamp的老板有那么点交情,还是客气的说法。

  纳兰燎火喜出望外,没想到教授居然愿意伸出援手引荐。

  “我和那个老家伙也很久不见了,要不然,我陪你去一趟好了,回程你请我吃乐沐法的甜甜圈,你师母总不让我吃甜,不过要是你请客,她就没话说了。”许多年不见的弟子来了,激起托利斯想去很久没光顾的甜甜圈店的欲望。

  “师母是为了老师的身体好。”

  人一旦上了年纪,身体多少有些毛病,这口腹之欲要是没有人在身旁叮咛着,总是容易疏忽。

  “你可不许跟她说。”

  纳兰燎火笑着允诺。

  就这样,在托利斯的引介下,再加上这个顽童般的学者曾在Longchamp老板面前炫耀过孙淼淼的公事包,这一来二去,纳兰燎火想要购买机械的案子,很顺利的谈成了,对方毫无刁难的答应以合理的价格出售,甚至愿意派遣专门技师到台湾来指导技术,至于往后的维修也都由机械公司负责包办。

  购买案谈成,纳兰燎火在和对方签署了合约后,就急着想回国了。

  那晚,他接到了孙淼淼打来的电话——

  “淼淼,这里一切都顺利;嗯嗯,我搭什么时候的飞机回国吗?明天,机票订好了。”边讲着电话,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露出的笑容比水还温柔。

  “你要陪我一起参加爷爷的寿宴吗?太好了,等我回到家再打电话给你。”他高兴得连脚指头都在跳舞了。

  第二天,他搭了最早直飞班机返抵国门。

  ***

  照往常的,下了班的孙淼淼踢掉高跟鞋,放下钥匙和包包,把长发挽了起来,用鲨鱼夹夹着,然后去洗了把脸,转身进卧室换了家居的衣服出来。

  松垮垮的T-shirt,贴臀短裤,经过起居室时,打开小型音响的开关,让音乐流泄在空间里,进了厨房,打开冰箱,拿出番茄、葱和两个蛋,准备做晚餐。

  水龙头哗啦啦清洗着水盆里的青蒽,锅子注了七分的水烧上,准备烫番茄,在开瓦斯炉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她撕下一张纸巾擦过手,三两步小跑着去开门。

  门外,他站在那里,风尘仆仆的,孙淼淼忽然怔住,呆呆的无法动弹。

  “……纳兰燎火。”

  一个星期不见,如隔三秋的男人。

  “是我,我回来了!”英挺依旧的男人扔下行李,抱住眼前穿着围裙的女人,他朝思暮想,临睡前还要拿起手机看看桌布上的她,才能安心入睡。

  他紧紧抱住,不肯放开。

  真实感涌进了孙淼淼的心里,她泪湿了。

  心神激动,纳兰燎火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重重地吻了下去。

  他的吻很凶猛,像沙漠里饥渴了许久的旅人,一找到绿洲,辗转吸吮,不容她有一点闪躲,伸出舌头,舔上她的唇,疯狂的索吻。

  孙淼淼只来得及细喘一声,就被纳兰燎火带进了迷离的世界,呼吸也被他夺走了。

  纳兰燎火在疯狂的热吻之后,逐渐转为星火,细碎而绵密,缓缓游动,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铺天盖地的欲望蜂拥而来,感觉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自然,他也在孙淼淼的眼里看到和他一样的浓烈情欲,纳兰燎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一脚关上大门,大步离开起居室。

  他把软馥的人儿放在床上,一手拿走了她后脑勺的鲨鱼夹,让她的一头秀发披散在床单上,也摘掉她的眼镜和衣物。

  被卸下许多武装的孙淼淼带着浓浓的无措躺在床上,还有更多的柔弱,那柔弱,深深地打动了纳兰燎火,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

  她从来不知道女人的身体可以这样被爱,可以让自己和对方得到燃烧的高潮,这是她二十八年来连作梦都没有想过的事。

  他不着痕迹的拉开她一点,为她拭去额头的汗珠,然后伸出于臂,环抱着她入陵。

  “你今晚要睡这里?”她累极迷糊的问。

  “嗯,不只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直到你嫁给我,搬到我们自己房子的那天为止。”

  不会吧……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

  窝进他宽阔的胸膛,力气虽然被耗尽了,心却被喂得非常饱足,她幸福到觉得自己是在天堂的顶端。

  两人偎着,再没有其他言语,这一夜,没人起来弄饭、没人觅食,搭长程飞机回来纳兰燎火在贡献过劳力以后,向来以勇猛自称的男人居然史无前例的拥着孙淼淼睡着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