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矜持这种东西实在没必要,他的好、他的孬,他都想让孙淼淼知道。

  但是,她呢?他对她,一无所知,她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家人和过去。

  这可不行,大大不利于他的情势,有机会他得问问。

  两人聊得起劲,笑声不绝,孙淼淼自告奋勇去摘野菜,他就教她如何分辨过猫这种蕨类和野草哪里不同。

  这次,孙淼淼可卖力了,当她因为弯腰摘菜,小脸红扑扑的把成品拿到纳兰燎火面前邀功时,那一脸奖励我的样子就像一只来讨摸摸的小猫。

  纳兰燎火差点就要笑出来了。这样的她好可爱!

  他很大方的给了糖,伸手大力的抱了她一下,脸对着脸、眼对着眼。

  孙淼淼的脸变得更红,几乎是跳着的逃走。

  纳兰燎火无声的扬起嘴角,心中盈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她的心房一直筑得很高,不过,愈有难度的事情愈有挑战性,他有决心推倒她心里的高墙!

  分工合作果然节省许多时间,桂竹砍了,野菜摘了一大把,回来时,纳兰燎火事先用石块挡着溪流的地方已经有不少溪虾被困住。

  从来没见过这些的孙淼淼高兴得想下水去捞,她很快的脱下鞋子,把裤管卷起来,露出一节菱白笋般的美腿和十指圆润光洁的脚指头。

  就这样看着她那十根美丽的脚趾和白白又光润的小腿,纳兰燎火就觉得心里有股骚动要猛地蹦出来。

  “哇,水好凉,好好玩。”她笑得生动自然,当然不知道站在岸上的男人,心里有苦说不出。

  他对她,已经不只是牵牵小手就能满足了,他想要更多……但是她一点警觉心也没有。

  他眼色深黝的看着因为捞虾把衣服都溅湿的孙淼淼,看得眼都直了。

  这种野外的乐趣对孙淼淼来说无比新鲜,她捧着活蹦乱跳、过度活泼的溪虾爬上岸,大丰收。

  纳兰燎火叹了很长一口气,他不应该让她下水的。

  他看也不看那些溪虾,声音里都是怨念,“你把衣服披上吧……别感冒。”他不想流鼻血,当场丢脸,只能不情愿的贡献出外套。

  顺着纳兰燎火的目光,孙淼淼终于发现自己身上若隐若现的透明,这下,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恨不得一头栽进溪底不要出来了。

  纳兰燎火见状又叹口气,把自己的外套往她身上盖,大手拂过她的颈子,那柔细的发丝令他禁不住置于掌中搓揉了下,然后手指松开了,指尖落在她细致的脖子,那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这些动作时间不过一秒,他只觉得喉咙干涩,赶紧调开目光。

  “虾给你,等一下带过来。”他沉声吩咐,几乎是落荒而逃了。

  男人“守寡”事小,“守活寡”事大……呸呸呸,他胡思乱想些什么,

  狼狈的回到放锅具的地方,把已经砍一小段,留下一端竹节的几个竹筒简单清洗,用准备好的木柴生火,将调味过的糯米填入竹筒,开口端密封,放在炭火上慢慢烤熟。

  孙淼淼带着清洗过的过猫和溪虾坐到他身边,看他切切洗洗,熟练的把她带来的食材往锅子里丢。

  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做起家事有模有样,一点也不马虎。

  等饭熟了,两人开动。用水煮熟的野菜沾着野山葵和酱油,滋味令人难忘,溪虾虽然体型不大,但肉质鲜美,甜美清脆,孙淼淼食欲大开,吃得一手甜腻,至于竹筒饭,有点焦,却一点也不影响米饭的美味香Q。

  “我要那个,麻烦了,谢谢。”纳兰燎火微微笑,用筷子指着她手上的虾,态度是那么理所当然,好像他是需要被照顾的男人。

  本来要往自己碗里放的虾只好拐弯,去了他碗里。

  纳兰燎火吃得津津有味,“生日快乐!”

  嗄,孙淼淼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今天你长尾巴,生日呢。”

  “我还真的忘了。”

  “二十一天,你说的。”他记住了。

  她记得自己就提过那么一次,想不到他真的记住她的生日,想来今天的出游爬山还有一早陪她吃饭,这一切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节目。

  有人用心为她做这么多,只要是人,哪能不感动,她的心因为这种会让人沉沦的温柔疼痛了。

  他愈来愈好了,好到……想不顾一切的喜欢上他。

  “也对,女人多一岁除了长智慧,也没什么好惦记的。”

  她喷饭,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上一秒才为他贴心的行为感动呢,结果下一秒又打回孙猴子原形了。

  “我很满意我目前的年龄好吗?”她瞪他。

  “我没说你这年纪不好,我是指谈恋爱,结婚生子呢?有在你二十八岁的计划表里吗?女人这年纪最适合结婚走入家庭了。”他试探的问,问得很含蓄,意味却很露骨——选我、选我啊,要是你有计划表,我是你未来人生选项里的头号候选人。

  “这种事情要随缘吧,又不是我想结婚就能结得了……”他的话题骤转,一下从生日跳到她的婚姻大事,跳Tone也跳得太快了。

  “婚姻大事要积极进取,随缘太宿命了,我若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会让她知道我喜欢她,给她幸福和快乐。”

  “听你的口气是找到真命天女了?”她是何其敏锐的人,尤其是感情,可是有很多时候,装傻比较实在。

  这是什么回答?纳兰燎火气结,差点送她白眼。

  她不是应该感动得扑过来紧紧抱住他吗?在这里除了她就是他,他能说的除了她还有谁?

  纳兰燎火压根忘记自己的情史可比长城,像孙淼淼这种稍微有点理智的女人都不会来对号入座,飞蛾扑火。

  “是我说得不够直白吗?”他搔头。

  她听不懂没关系,他不气馁,他是想要什么就要去争取的那种人,要是这样就被打败,他就不是纳兰燎火了。

  改弦易辙,他又说:“换个方式说,你对我有好感吗?好感不用很多,一点点也行。”

  他纳兰燎火曾几何时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问女孩子喜不喜欢他?会不会是以前造孽太多,因果循环,现在好不容易碰到合意的女人,却吃到苦头。

  孙淼淼放下碗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