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的确,山道的坡面不算太陡,路线不算太远,未开发的天然景致,干净的空气,往下看去,视野非常好,而且路真的不难走,只是走到这里,她真的走不动了。

  “爬上这段阶梯就到了。”完全脸不红、气不喘的男人,看起来体力好得令人羡慕,叫人刮目相看。

  “我要休息。”她一点都不觉得丢脸。“我不是说我不要来的……”都快要铁腿了。

  “我们一口气攻顶,阶梯总共只有两百零一阶,不多,这时候若休息,那一口气就散了,要爬上去就要重新开始,腿会更走不动。”他语气鼓励,没有丝毫看轻她的意思。

  “两百……”她差点气绝。“下次不要再约我来了。”她很自厌,她本来就是登山的门外汉。

  “来。”他牵了她的手一阶阶往上走,脚程丝毫不变,“我讲一个阶梯的故事给你听。”

  “唔,阶梯还有故事?”没办法,只能也抬着发软的腿跟上去。

  “还是真实故事喔。”他笑意加深,看着她无奈的小脸,语气里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诱惑。

  孙淼淼看着背着沉重背包走路还要分神牵着她的男人背影……咬着牙,不情愿的跟了上去。

  “五十多年前在重庆一个古老的镇上,有个男人爱上了大她十岁的寡妇,引来村民们的闲言碎语,他们后来私奔进入深山老林,远离现代所有文明,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他们的家原本只有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男人怕心爱的女人出门会摔跤,于是从上山的那一年开始,就在农闲时,带几个煮熟的洋芋和铁鎚榔头出门,先在顽石上打洞,然后站上去,在绝壁上用泥土、木头或是石板筑成阶梯,铁鎚榔头凿烂了二十多把,虽然女人自从上山后就没出去过几次,男人却一凿就是半个世纪,从年轻人变成了老头,总共凿出了六千多级的爱情天梯。”

  孙淼淼听得出神,没发现自己听到这里反手紧紧握住纳兰燎火的手。

  “山林里没水没电,男人为了那份爱,亲手做了一盏又一盏的煤油灯,为她照明,他们也许不懂什么叫恋爱、什么是网路、手机、电视,甚至没水没电,可是他们在山林里摘野核桃、野枣、野菜,种花生、玉米和地薯,养大了七个孩子……”一辈子依恋对方。

  孙淼淼的眼湿了。

  在这个千变万化的花花世界里,这样的爱情故事很感人,也令人向往。

  每个女孩都渴望拥有一段能够生死相随的爱情,能够拥有一个可以厮守一生、不离不弃的伴侣,两人相知相许,平平淡淡、互相扶持的白头偕老。

  可是要找到这样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并不容易。

  “你看,我就说你能的,我们这不是到了?”纳兰燎火站定,一贯爽朗的笑声把孙淼淼从沉思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他还是没有放开他一直握着的手。

  孙淼淼环顾了四周,干净的溪流,翠绿幽郁的树林,还有一片非常有层次的山坡地。

  “这是目的地?”她不敢置信。现在也才中午过一点,便已经抵达纳兰燎火口中的私房景点。

  “要我捏你的脸确认看看吗?”她那震惊的表情可爱极了。

  “不必!”

  她转过身,悄悄的捏了下自己的脸颊,真的欸!她居然办到了!

  可是她知道,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现在正在卸下全身装备的那个男人。

  “你一定饿了,也累了吧?”

  来到目的地,纳兰燎火熟练的卸下装备,开始从背包中拿出小型瓦斯炉、大钢碗和面条干货,架好锅具,准备迟来的午餐。

  “不累。”孙淼淼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背包,再看向纳兰燎火的登山包,瓦斯炉、锅碗瓢盆、照明的手电筒、开山刀、干货零食、湿纸巾,居然还有睡袋,东西多得要命。

  他包办了所有的东西。

  她这一路什么都没有为他分担,只负责爬山,但却一直喊累,她真想唾弃自己。

  “我也来帮忙。”

  “这些我来就好了,不过现在先不忙这些,”他起身拿着开山刀,指着不远的竹林,“我们去砍竹子,来做好吃的竹筒饭。”

  “竹筒饭?”单单听见这三个字,肚子好像就很有共鸣。

  她很难否认早上吃过丰盛早餐的五脏庙因为登山体力大量消耗,热量早就告罄了,她真的很没用。

  “竹林再过去一点有野菜,回头再来捞溪虾,这几样菜应该就够了。”把孙淼淼拐带出来,是他最终目的。

  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的他不曾为哪个女人这么大费周章过,用心的付出,想看她笑,想让她觉得自己是可靠的,想得到她的真心。

  她不只让他心动渴望,还忍不住要想尽办法的靠近她,想再认识她多一些,甚至一直相处下去。

  他交往过的女人都以为他没有真心,但谁说他没有?他只是一直没有碰到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

  “这里的竹子可以乱砍吗?”她任由纳兰燎火牵着她走。

  “我要来的时候已经和地主打过招呼了。”

  “哦。”她一开始以为他是个粗心的男人,每天开着跑车到处跑,游戏人间,可愈是相处,就会一样样推翻以前对他的想法。

  看似不是好男人的他,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其实比谁都温柔和细心,他的玩世不恭只是一张面具。

  心里的天平有了轻重,那颗被他一次又一次笑容吸引的心,忽然的慌了。

  她从小到大,唯一的愿望就是有朝一天可以离开陶家,出来独立自主,爱情也许是所有女孩子心里的渴求,却不是她唯一的选项。

  是的,就算感情浮沉,爱情如泡沫的这年代,愿得一心人,自首不相离,还是许多女孩子心里最美丽的梦想。

  她能喜欢这个男人吗?

  纳兰燎火带着她往前走,一边用开山刀砍去杂草,清出让孙淼淼好走的路来。“这里我常来,以前年纪小的时候,每次只要跟我爷爷吵架,就带着帐篷满山遍野的跑,肚子饿了,厚着脸皮去人家家里讨吃讨喝顺便住下,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过,人家看我年纪小,怕出事,一次两次把我往家里送,次数多了,后来我爷爷干脆和他们说好,只要我一上山,管我吃喝住宿,无论花多少他都买单,我压根不知道老头子的奸诈,还以为自己‘貌美如花’,大受欢迎呢。”

  “你喔,看起来就是个不省事的。”

  “是啊,到现在还是。”他完全不否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