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要说她在陶家这些年养成了什么“奢华”的习惯,还把它带出来——就是喜欢把这个牌子的气泡水拿来当水喝,如今,她可以苛刻其他方面的开支,却还是把瓶装碳酸水当成了家常必备饮料。

  “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明天开始我们可是一家人了。”

  “哈。”

  纳兰燎火看得出来孙淼淼对这些应酬的话不感兴趣,只要稍稍越过男女那条线,她就会缩回去,她无意和男人产生任何暧昧关系。

  “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他发现她眼角下的疲惫。

  “大家还在里面,我们先走不好。”毕竟这是为她举行的迎新会。

  “没关系,我进去跟他们说一声就好,搞不好我一不在场,他们反而玩得更疯。”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最近她已经摸熟了公车还有捷运的路线,她相信夜深的此刻,无论是谁都累了,何况他们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她住的社区又在半山腰,用不着折腾对方送来送去,给他添麻烦。

  “等我。”用两指指着她拉过视线看着自己。

  “真的不必。”

  “等我。”他坚持。

  她无奈的站着。

  不过,等纳兰燎火再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孙淼淼已经不见了,他看了眼孙淼淼忘记带走的包包,这女人把他的话当空气。

  而他什么时候被人家当空气过?于是他追了出去。

  在孙淼淼眼里,夜晚的街头华丽绚烂得像水晶球里缤纷的色彩,很热闹、很喧嚣,却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

  走出KTV大门,她深深吸了口气,就算是废气,也比包厢里面清冽了许多,头昏脑胀的脑袋也瞬间清醒了不少。

  “你从来都不听人家的话对不对?叫你等一下,你就给我跑得不见人影。”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突地觉得肩头一重,还带着暖意的外套覆上了她。“别小看这种天气,感冒的大有人在。”

  她身上就一件无袖雪纺纱下摆拉皱衫,白天气温高,只要一件薄外套防晒就可以,晚上气温骤降,一个不小心感冒就不好玩了。

  西装残留着他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孙淼淼觉得身体一暖,停住脚步,下意识的想把外套拿下来还他,但是手迟疑了那么一下。

  “还有这个。”她的包包。

  “欸,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累了想回家是一回事,包包就纯粹是忘性大了。

  “要是我不追上来,看你怎么办?走路回山上,你这种小脚、小步伐,明天也到不了。”这样一路走下去,脚不起水泡也肿了。

  “我钥匙在身上,可以叫计程车,回到家,拿了钱再下来付钱。”她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女生,知道怎么做才不会去麻烦到别人。

  “真不可爱!”

  “我已经过了可爱的年纪很久了。”他们好像没有熟到那种程度,可以一来一往的拌嘴。

  “算了,我是草包,你没把我的话当话,很正常。”他不是说了要送她回家?她连这么简单的礼尚往来都不肯接受,为什么?

  当女生开始面对现实转变成独立的女人时,男人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吗?

  其实她大可装一下可爱,他送她回家,他能确定她能安全回家,她又省事,不是皆大欢喜吗?

  然后,也许习惯了她也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他就不会一直把视线放在她身上了。

  “你不是草包……”她看见他讨好的眼睛里有了气馁,她不讨厌他,却常常被他看到心慌意乱、看到无所适从。

  “你不必安慰我,我也不是来讨安慰的。”他负气的说。

  孙淼淼看着他,明明就是个阳光王子,不适合这种挫败的表情,“……安迪,沃荷主宰了美国的普普世界,是20世纪最有名的艺术家、印刷家、电影摄影师,是把视觉艺术运动努力商业化的先驱,是他让玛丽莲梦露成为世界最美的代号;《康宝浓汤》也是他的代表作,他还说,能赚钱的艺术,是一种最令人激动、最迷人的艺术,你认同并喜欢他的理念。”

  “你知道,真的知道?!”他的自厌情绪一扫而空。

  “你表现得太明显了,想不知道都难。”店名用的是沃荷的名字,办公室里还挂着玛丽莲梦露的仿画,明眼人一看就能会心一笑。

  “被人知道的感觉真好。”不过,纳兰燎火眼里燃起的跳脱飞扬却在瞬间黯淡下去,他踢踢脚下看不见的东西,像是要努力不在乎某些不知名的东西,可那东西却缠上心头,他的粗砺沉进了宛如深海的夜色里,缄默了。

  他身边的人只会说他轻浮,女人一个换过一个,却鲜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探索他的内心世界。

  而她,孙淼淼,这个奇妙的女人,却轻易的看到了他的心。

  他也有想被人接受、明白的时候啊。

  他手插着裤袋往前走,孙淼淼也跟着走,有好一段路,两人默默无语,仿佛只是单纯的走路,单纯的享受着城市里难得的安静,也仿佛只是单纯的追逐着彼此的影一子。

  夜风在两人间穿过,瞬间洗涤了什么。

  “既然你不要我送,前面就是公车站牌了,你好好回家休息吧。”他尊重了她,把她送到公车站牌前。

  “我会的。”

  他转身,走了两步后,忽然转头,不忘叮咛,“别忘了明天要上班,另外回到家记得给我传个简讯报平安。”

  她点头。

  纳兰燎火知道她是那种他不说话,她也不会自己找话说;他说了,她也不见得会回应的那种女生,可是,他就是觉得她很对他的胃口。

  公车站牌的光线很充足,可以辐射周围好几公尺外,纳兰燎火就站在那,一半被光线笼罩,一半浸在黑暗里,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不真实。

  那是一种想掩饰也掩饰不住的寂寞味道,冷清得呛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