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纳兰燎火是个很有信用的人,他说过要给孙淼淼一间舒适宽敞的工作室,果然没有食言,对他来说,在商言商,肯为他用的人,又有能力,那就要给予该有的排场。

  设计师需要一间独立的工作室,就像厨师需要厨房一样。

  他看得出来孙淼淼喜欢他安排的地方。

  “满意吗?”

  她摩挲着有着自然光泽的长桌,点头,一点也不矫揉造作。“很满意,我明天就可以上班。”

  “居然用上‘很’字,我好像总算做对了一件事。”这些天,他在她身上得到的挫折感简直可以装满全世界,这下子,挫折感都没有了。

  “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你问。”

  “你的能力不比香绮差,我指的是行政能力,可是你的履历里经验是一片空白,我不太相信。”他还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情况,后来苹果妹差点没把她捧上天,他会锲而不舍的把她延揽进沃荷,也许是看见了她处理事情的能力也说不定。

  “以前我曾经在翔宇集团做过事。”事到如今,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那只是一份经历而已。

  “翔宇?”怎么这名字有点耳熟?“你说的那个翔宇不会是国内集团龙头的翔宇集团吧?老板姓陶?”科技、建筑、金控、生技、绿能……跨足所有能赚钱的产业,被业界称为金鸡母的大财团。

  当所有股价都惨绿一片、灰头土脸的时候,只有翔宇的股价始终不坠,连续五年令人羡慕到流口水的年终红利,就算在过了一个年后的今天,仍是各业口耳相传的传奇。

  她风淡云轻的点头。

  “哇。”

  然后……没下文了。

  “你问我才说的,我是那种最小、最不起眼的螺丝钉,而且我是靠关系进去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这些。

  进翔宇,没有人间她的意见,是家中当家作主的人觉得她无所事事,给她安排的。

  在陶斯身边当秘书,替他打理工作上的细节,保母的工作她做得来,可商业法、会计学、公司法……那些巨塔般的东西就像一只怪兽等着要把她吞噬。

  她从一窍不通到娴熟,那么大一家公司,即使分工细微,一样一样东西从头学,也吃了不少苦头。

  那苦没有人可以讲,再多的委屈只能暗夜吞下,再多的眼泪也只能独自抹干,人家的二十四小时她当四十八小时用,大家上班她上班,大家下班她还要加班,直到全公司最晚离开的陶斯要回家了再把她拎走。

  回到家,草草吃了已经是宵夜的晚饭,她还有很多带回来的工作要赶上进度,她不能拖别人的后腿。

  她要读的书比小山还要高,一本本的原文书,德文、日语、英语,查字典是她下半夜还有短短休憩时间的伴侣。

  当她跟得上别人脚步的时候,那本字典已经烂成解体状态。她的精神状态也紧绷到了随时都会崩溃的状况,只是没有人知道,因为她掩饰得很好。

  “当我没问好了。”纳兰燎火看着她皱起的眉,那眉间,几乎拧得出苦水,那神情透着凄凉。

  她回眸。这样也行?

  对纳兰燎火来说好像没什么不能的,他就嘴巴贱,有事不问放在心里会痒得受不了,等问完了,扔过墙,也就没事了。

  他不会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说到孙淼淼灰暗的过去。

  纳兰燎火拍着她的肩膀对她说:“欢迎加入我们!在这里不用做牛做马,开心最重要知道吗?”

  孙淼淼摸了摸脸,他看出来她不开心了吗?

  纳兰燎火重重地搂了她的肩,用他青春无敌的阳光笑脸把她拉到外面的大办公空间。“大家!为了欢迎孙淼淼小姐加入沃荷,晚上去吃饭,开迎新会,欢唱KTV,说好了,一个都不能缺席!”

  “老板请客吗?”迎新会很好,但是所有的花费攸关到荷包,总要问一下,确保钞票会乖乖躺在自己钱包里。

  “老板请客!”他很阿莎力的说。

  大家蜂拥了过来,一片欢呼声连外头都听得到。

  这一刻,孙淼淼感受到了同事们友善的暖意,一抬头,看见纳兰燎火正对着她笑。

  他看见她微微融开的笑意,便觉得更高兴了。

  KTV包厢里,小天鬼吼鬼叫的歌声,加上分贝大到叫人耳聋的杜比环绕音效,简直像群魔乱舞,让从来没身历其境过的孙淼淼在客气的坐了半个钟头,就藉口要去化妆室想出去透透气了。

  她的手才推到门——

  “淼淼姊,接下来是你点的歌,你要去哪?”苹果妹眼尖得很。

  “我出去透透气。”

  已经被拱着唱过歌,暂时应该轮不到她了吧?想不到还是叫人发现。

  “要快点回来呦。”

  “好。”

  包厢里的声音很快被厚重的门板隔在里面,孙淼淼发现走廊外抽烟闲聊的人还真不少,虽然不认识,互相一眼,又心照不宣的继续杵着。

  一瓶冰凉的气泡水来到她眼前。“不习惯里面的气氛?”

  居然是纳兰燎火。

  她接过瓶装的碳酸水,“怎么知道我喝这个?”Wilkinson。

  “我在你家见过。”

  她挑了下眉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