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看了眼那些香味扑鼻的食物,又看看孙淼淼吃得很愉快,脸蛋红扑扑,嘴唇漾着油脂,双眼发亮的样子,纳兰燎火突然胃口大开,刀叉如飞的把食物送进口中,而且愈吃愈开心。

  他和女人吃饭,通常是为了床上运动做的前戏,很少单纯为吃饭而吃饭,看着她毫不做作的吃相,给了他很稀有的食欲。

  用过早餐,纳兰燎火付了钱,两人就一起离开了拉米尔厨房。

  孙淼淼还外带了一杯混合数种鲜榨果汁,还加了辣椒,喝起来很奇怪,可是她却喝上瘾的鲜果汁。

  孙淼淼简短的向纳兰燎火道谢,然后把果汁拿在左手,想从皮夹内拿出钱来,结果怎么就是不顺手。

  纳兰燎火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很自然的伸手帮她把果汁接了过去。

  “餐费一百二十块,饮料八十,刚好两百元,这是我那一份的钱。”她数好钱,递到他面前,却发现他表情有异。

  “你……喝了我的果汁?!”不会吧?这个人跟她很熟吗?干么喝她的果汁啦?!

  纳兰燎火眼一眯,把嘴里的果汁吞下肚。“这是什么鬼东西?”又辣又酸又甜的。

  “没有人要你喝,那是我的饮料!”把钱往他手心一放,夺回自己的饮料,她超不爽的!

  他们最好有那么熟,熟到可以同喝一杯饮料,她真想大吼!

  蹙着眉头,她看他刚刚喝过的杯口,浪费了一杯饮料,好可惜……

  “我只想尝尝这饮料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干么反应这么大?我只是小小喝了一口。”看她那张纠结的小脸,他几乎可以猜到那杯饮料的下场不会太好。

  “我们家……不允许嘴里有东西的时候说话,我就是从那种地方来的,你喝了我的饮料……太不卫生了!”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用跟他交代什么。

  “那这杯饮料就算我的了,还给你,你也不会喝了不是?”他把刚刚她给的纸钞和铜板全部退还给她。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跟他算钱,跟她在一起,他今天算是得到很多新体验。

  “你太随便了!”不要计较、不要计较……孙淼淼转身走了。

  他随便?他又不是会随地便溺的小狗,哪里随便?!纳兰燎火气到说不出话来。

  可是气归气,他还是几个大步追上去,看她绷着一张脸,他忽然想说点什么来逗她开心,接着嘴里就说出了他自己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讲出来的话——

  “喂,你刚刚问我说我为什么会知道拉米尔厨房,其实台湾的美食真的遍地都是,有的在巷弄里,有的可能就开在偏僻的后车站旁,很多不为人知的美景也是,但无论美食还是风景,一旦被媒体或网友知道,经过口耳相传、报导、渲染,就会涌进无数的人潮,美食不美了、景观被毁了,接着人潮再蓄势往还没被开发的景区出发,继续蹂躏,没完没了。

  “我有;示朋友,空闲的时候我们常去登山健走,但是我们几个都有默契,即使发现不为人知的新景观风景,绝对不声张,带去的垃圾也一定带走,保持那地方原来最纯朴的样子,回来之后,就把那个地方给忘了。”

  他常去登山健走?这就好像听到世界末日一样稀奇,最好真的有!

  但这也说不定,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她认识他不深,不该一直犯毛病、偏颇的去觉得他渣。

  他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眼中没有恶意,甚至还有些谈起某件热中事情时才会有的火花。

  “你们很难得。”她听了点点头,她很认同他们的做法,换作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不觉得我们自私,不懂什么叫分享?”

  “美景一分享就完蛋了,山水一分享就污染了,要分享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认为你做得很对,尤其我喜欢捡垃圾这一段。”

  “你喜欢捡垃圾?”他惊笑。“那下次有这样的活动,一起去?”

  “好哇。”

  “不是敷衍我?”

  “我没那么无聊。”

  这倒是真的,她是那种无论说话、行事都很认真的人,这样的人对生活也不会不负责。

  不着边际的聊着天,两人很快来到纳兰燎火停车的地方。

  “就酱了,再见。”她没有半点不舍,说完就往她的公寓走去。

  “掰掰。”他举起饮料杯。

  纳兰燎火觉得自己一定有根筋不对劲。

  他竟不太舍得走……即使目送的是她的背影,好像也没关系。

  “为什么不接电话?”电话线的那方是一道平稳的声线。

  “市内电话这两天才来装好,一安装好我就立刻给你电话了。”

  “我指的不是室内电话,是手机,你走的时候我给了你一支手机。”直平的陈述事实,没有起伏的语气,却让听的人倍感压力,好像不照着他的话去做就是错的。

  “你也知道我刚安顿下来,有很多事要处理,每天忙得团团转。”她说谎,是她潜意识里抗拒,不想去碰陶家给的任何东西。

  这时候的孙淼淼表情拘谨困扰,一只手拉着电话线,不停的卷着又放,好像眼前活生生站着一个让她放不开的人。

  “这和你搬出去之前答应我的不一样,你若再让我打电话,你就准备搬回去。”

  “我知道,是我不好,没有在找到房子后就立刻打电话回去报平安。”她捏着拳头死命忍住。

  当初陶斯答应她搬出来住的条件之一,就是要随时让他掌握她的行踪,不能让他找不到人。

  可是她不是已经用不着低声下气了吗?自从陶然走了以后,她和那个家其实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不是犯人,犯不着因为陶斯用这种强势、能主宰她人生的口气就觉得气闷,于是她沉默了。

  发觉孙淼淼沉默了下来,陶斯也跟着寂静,良久后,他忽然叹了口气,软下态度,“最近工作量爆增,导致我口气不好,你不要生气。”

  她顿了一下,轻轻的说:“不要紧……真的没关系。你还好吧?”

  “我后悔让你搬出去。”

  她再度沉默,只有轻轻的鼻息让对方知道她还在线上。

  “谢谢你让我离开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