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其实他懂也好,不懂也罢,因为一点都不干她的事。

  可是看他那一脸迷惑……好吧,反正他们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见面,她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就当交浅言深,就当他今天忘记把脑袋带出门,她一次把话说白了吧。

  “我听得出来你在ㄉㄧㄤ我。”这下他又睿智聪颖了。

  孙淼淼也不再跟他废话,“你没有永续经营自己事业的念头,把决策权丢给不相干的人,这是非常没有责任心的行为,公司是你的,可有可无是你的自由,可是在我以为,我想要的顶头上司起码要是一个能给员工向心力,愿意和公司一起成长前进的领导人,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明白自己的责任有多吃重,这样的你别说我不想提供我的技术与你合作,我想只要稍微会对自己前途担忧的人都不会喜欢你。”

  她说完,纳兰燎火还没来得及反驳,已经被一只素手推出大门,接着“砰”的一声,很干脆的吃了闭门羹。

  纳兰燎火瞪着那扇门,差点没瞪出个洞来。

  喵的,这么狠。

  来逮人没逮着不提,面子和里子都丢光光,人家是小庙容不下大佛,他是大佛看不起他这个庙公。

  他有没有那么惨啊~

  多年养成的良好作息,孙淼淼准时在早晨五点十分睁开眼睛,起身的同时熊熊想起,她已经不需要这么早起、不需要向谁请安、不需要打点屋内上上下下、不需要照顾谁了。

  五岁以前的她是孤儿,后来被收养,那是一个超乎想像的古老家庭,规矩礼节就摆在那里,她被严格教育,该恪守的礼节一样不能少,她没有决定的自主权,食衣住行,该读什么书、该上什么学校、可以交什么朋友、眼神不该放的地方绝对不能多瞄一眼,钜细靡遗,她的人生都被安排得好好的,甚至连婚姻也是。

  那种生活毕竟过了二十二年,一下子调适不过来也是情有可原。

  她没有再躺回床上,掀开被子,把头发整齐的盘好,接着起身走进浴室,半晌后再出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又是一天新的开始。

  客厅的餐桌被孙淼淼拿来充作工作台,工作台上堆满样品和直角尺、菱斩和蜡线……可以自由自在做她想做的事,爱多晚睡觉都可以,别人也许不相信,单单这样自由,就让她得到极大的快乐,那是以前渴望却得不到的生活方式。

  没有人约束的生活,她就连找工作好像也没有太积极。

  但她其实也不是太烦恼,她是没有什么物欲的人,身边除了之前存下的梦想基金之外,银行簿子里的存款还可以让她过上一段不必忧愁的日子。

  说到底,陶家对她是慷慨的,在那些年为别人活,没有自己的日子里,像是补偿性的,他们在金钱上面对她非常大方……

  回过神来,她真的不该再想这些事的,摸摸肚子,饿了呢。

  她承认自己这些年被养得思想有些老派,一起床就得吃早餐,不吃早餐一天就没办法开始。

  如今一个人,自由了,就算自由,她也没有刻意想去改变习惯,或叛逆的不吃早餐,人可以和许多东西作对,但是不要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那就吃早餐去吧!

  “拉米尔厨房”是她最近经常光顾的店,步行不用十分钟,自从发现拉米尔的食物很对她的胃,她几乎天天去那里报到,美式早餐的营业时间很短,只有凌晨四点到十点。

  据说店老板曾经多次拒绝美食节目访问,反而意外闯出口碑,不只上班族争相来光顾,爱利用网路来寻觅美食的网友们,也会大老远的慕名而来,用餐时间常常挤满了人。

  她并不是很喜欢这样人满为患的用餐环境,她喜欢简单清幽,幸好,她去吃饭的时间通常很早,这些人潮没办法干扰到她。

  在玄关穿好鞋子,抓起钥匙,她一把打开大门。

  很意外的,门一打开,一个人就这样倒进了玄关,要不是对方反应快,身体一歪倒的同时跃起身来,否则就糗大了。

  孙淼淼睁大双眼,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是你?!”

  “哈哈,没错,又是我。”纳兰燎火笑得有点尴尬,他理了理有点歪斜的领巾,好像刚刚掉漆的事情压根没发生过,眨眼间又是那个富家贵公子的模样。

  “有事?”她以为他们不会再见。

  “嗨,早,没想到你起得那么早。”一般的艺术家都是昼夜颠倒的夜猫子,或者是一夜未眠,看她的样子不像后者,她没有黑眼圈,而且气色很好,皮肤像喂饱了水似的发光,一副吃饱睡好的水嫩样子,让人很想掐一把看看那皮肤是不是真的那么柔细。

  不不不,他疯了吗?这两天翻来覆去睡不着,都是被她害的,他肯定是因为用脑过度,脑子当机,神智不清,才会见到她本人居然想多看她两眼。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他其实知道并不是那样,他向来漫不经心,自尊心很少带在身上,也很少发作,别人讽刺他,他都是听听就算了,很少摆在心上,说他脸皮厚他也无所谓,可这两天却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被她看轻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差,差到他连性感的模特儿打电话来邀约都忍痛拒绝。

  他感觉得出来,她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她不是他那些红粉知已,她对他没有眼冒粉红色泡泡或脸红心跳的举动,她对他没有任何悸动,她对他的英俊帅气是免疫的。

  这对他而言打击很大。

  除了这个,他也忘不掉她拒绝去沃荷上班,直指他“不是她想要的公司领导人”时的口气。

  那是双重打击。

  是男人,都忍不下这口气,而他男人的骄傲因为这双重打击突然从沉睡的体内萌生发芽,他吃不下、睡不好,不明白那么平凡的女人为什么看不上他?

  以往,他绝对是那种合则来不合则去的人,这两天却为了她整个反常毛躁,放不下,于是他半夜就杀到这里来。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笑,但他还是要让她知道,只要他肯认真,也可以做好很多事。

  “你到底在我家门口做什么?”他刚刚是在她家门口打盹吧?

  以常理判断,像他这么注重门面的男人,不太可能不顾形象的在别人家门口打瞌睡,莫非他半夜就来了?

  而且他眼下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没睡好吗?

  算了,那不关她的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