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房间里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刚挂上去的一片蕾丝窗帘正轻轻被风吹得的摇荡着,日照趁隙挟带着看不见的光尘钻来钻去,她被包围在暖洋洋的氛围里,这么放松的她,以前完全无法想像。

  她可以一直这么过下去吧?

  算一算,她搬来新公寓都十天了,至今还像在梦中。

  搬进来的同时,因为忙着熟悉附近环境和找工作,用不上的行李也就一直放着,而这样的散漫态度,在以前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这间公寓是她新生活的开始。

  她已经二十七岁,不年轻了,这时候才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会不会太晚?

  不会!

  每当疑惑不确定的时候,孙淼淼就会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她可以的,而且只要能开始都不算晚。

  自从独立之后,她自己找房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采买、一个人搭车、一个人过活,想不到她一个人可以做这么多事,一个人,她真的不介意一个人。

  离开鸟笼在外面飞翔,才知道天空好美,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呃,其实把以前栖身的地方称作鸟笼,好像也太没良心了。

  只是现在,放在眼前的是她想怎么过就可以怎么过的人生,一大把用都用不完的时间,什么事情自己拿主意就好,这么多天过去,她确定自己就算一个人过到天荒地老都不会有问题了。

  正神游着,从搬进来后一直没响过的门铃居然啾啾啾的响了起来。她在这里没有认识半个人,会是谁来找她?房东吗?

  孙淼淼翻身跳起来,几个大步,不忘回头抓起刚刚摘下来放在长柜上的眼镜,她眼睛不好,近视加散光,要见人,一定要把眼镜戴上,要不然只能看见一片迷雾。

  她边推开门边说:“任何推销的产品我们都不要。”她没忘记还有一种人会不请自来。

  但站在门外的男人高大英俊,合身的西装衬托出他矫健完美的躯体和长腿线条,只是随意的动作,在别人眼中看来却像个耀眼的发光体,光彩夺目,让人自惭形秽。

  纳兰燎火闻言,表情一愣,“我哪里长得像推销员?”他摸摸脸。

  她刚刚未戴上眼镜的匆促间一眼,一双不染杂质的纯黑眼瞳不意的撞进他心里,他觉得自己一定眼花了。

  看看现在她戴上眼镜的脸,纳兰燎火心里有那么一秒觉得扼腕,他是在扼腕什么?他身边的情人随便抓就一大把,他太清楚自己看到漂亮女人,身体会发出什么电流波,他分辨得出来那是情欲作祟或是好感度。

  而她,他决定把刚刚的失常当成阳光折射下的错觉,也就是眼花。

  他的确不像推销员,但是推销员脸上也不会写字。

  孙淼淼承认自己不太会认人的脸,对她来说除非天天碰面,要不然她通常是见过即忘,长得再帅、再英俊也没用,她原先住的那个家里,一个个都是俊男美女,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相貌平凡些,她还比较容易记住。

  “你哪位?”

  “你说呢?”

  她蹙眉,无聊,关门。

  关门的手才有动作,一条长腿立即挡在铁门旁,强壮的手臂也拉住她。

  被他抓住手的孙淼淼因为这猛烈的力道,身子不由得往他面前一贴,脸也贴上俯下脸的他,两人的鼻尖差一点点就碰上了。

  他突然发现,她很好闻。不是香水味,而是一种天然女性的体味,不加任何人工香料,他的鼻翼不由自主的翕动着,愈闻愈觉得好闻。

  藉着那几公分的距离,纳兰燎火趁机看清楚她眼镜下小巧的脸蛋,秀气而细致的眉毛,浅浅红润的唇瓣,脸颊粉嫩。

  这是一张素颜,虽没有人工色彩在上头,但那美感却像开在花架上的蔷薇花般吸引人。

  突地轻甩头,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纳兰燎火从眼前的“美景”回过神来。

  孙淼淼一下子没有意会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却因为良好的家教,硬生生的压下已到喉咙的尖叫。

  她身边没有人会这么粗鲁的拉扯别人。

  她推了一下微微滑下鼻梁的眼镜,对上一张扭曲的俊脸,他的声音像是从齿缝间迸出来似的——

  “孙淼淼小姐,你无故旷职,影响沃荷工作室的流程作业,你是不打算要这份工作了吗?”

  真是天大的笑话!老板来求员工回去上班,让他低声下气的,还是个他没什么印象的新进人员。

  他的脑袋没坏,他是被工作室里两个扬言要集体罢工的哼哈天兵给逼的。

  他这老板最好是做得那么没有尊严,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员工浪费脑细胞,花在找她的那些时间,他都可以去做更多他喜欢做的事情。

  他本来也不想管两个资深员工把她说得多好用又多好用,失去了很可惜,无奈的是那两人背着他和老太爷“偷来暗去”,时不时把他的行踪“全都露”,根本是爷爷派来的眼线,要是他们两个也出走,不用说,他回家肯定会被爷爷洗脸,洗得青笋笋,洗得他只想去跳黄埔江。

  说真的,要不是碍于这层会要人命的关系,他才不管眼前的女人有多好用咧!

  孙淼淼抽出胳臂,这男人的手劲很大,而且他这一说,她也认出来他是谁了。Warhol“沃荷手感”,那间她解决一堆烂摊子的工作室,但义务?他们在说的是同一国的语言吗?

  “这中间有误会,请听我说……”她边说边往后退两步,她不喜欢跟人靠那么近的距离,他会找上门、知道她住的地方,应该是填履历时她曾留下地址。

  “误会在哪?”纳兰燎火趁机踏进屋内。“你有与Warhol共存亡的义务,不要说走就走。”

  他四下看了一眼,将近三十几坪的屋子里没有什么家具,也就几个箱子随意放着,看起来非常宽敞,装潢简单,客厅右边连接着开放式厨房,厨房旁边有着小走道,沿着走道走几步就是卧房和卫浴,客厅左边是一个不小的露台。

  她显然刚搬进来没多久,东西别说整理了,还在一团混乱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