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人间四月天,一年里最好的季节。

  屋里有着鲜艳花朵的椅子上就坐了她一个人,她规规矩矩的坐了很久,坐到屁股都有点发麻了,还是没人来理她。

  这是迪化老街的旧式洋房,老屋的特色就是大,位在街转角,有着弧度非常优美、日光充足的大片窗户,走道上,就算静静坐着,看着光影流动,也不觉厌烦。

  只是,她不是来这里消磨时间的,再耗下去,半天就要报销了。

  既然没有人当她一回事,她就起来走动走动活动筋骨,应该不要紧吧。

  她现在待的位置是一间很大的房间,窗子是可以上下推的那种,往外看去,可以看见对街百年青草茶的老旧招牌,甚至闻得到煮青草茶的味道。

  再过去一点是中药行,至于左边是卖肉纸的,药材的味道掺杂着肉味和青草茶味,矛盾又很融洽,新旧交替,看的人觉得新奇突兀,住在这里的人却习惯极了。

  看完了外面,她回过头看着开放式的大房间。

  大房间有着很充裕的挑高空间,完全没有多余的隔间,这么大的地方,就中央霸气的摆了一张大到不可思议的工作台,再来什么都没有了。

  她想,如果把这里当工作室,一侧草履虫色的整个墙面可以挂上色彩鲜亮的手工包包,当作展示区,一侧放上一杆风格迥异的包,再摆上几件漂亮的老件家具,还有画龙点睛的植物和灯具,带有浓郁个人风格和味道的工作室就成型了……

  “老大!再半个小时就是工作会报时间,今天的会报很重要,你刚到办公室,不会又要出去吧?”声音带着焦急,还有不解。

  只见走道转角的另一边走出三个人,焦头烂额的元老级员工竭尽所能,想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留住一双要往外走的长腿。

  “对啊,老板,这几个月的账目也得让你过目,不然怎么核销?还有新的设计师什么时候会来?劳伦斯一个人实在没办法消化那么多客户订单,交货期一延再延,客户都要不耐烦了,这样有损公司商誉,公司会倒,你要不要看看我手上这一叠要退订的单子?”左窜右跟,拚命找缝隙要往老板前面钻,穿着复古布鞋的小女生一路哀嚎,巴不得老板能青睐她一眼。

  这一定是天谴,她才会遇上这么个任性程度和艺术家有得比的头家。

  员工还要堵老板才能跟他说上话,这有没有天理?

  “公司就我们这几个人,做什么会报?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称谓是老板的男人一身很俐落的无领白西装,里面一件大领休闲衫,罗勒黄的休闲裤,堪称艺术品级的Tramezza手工限量褐色皮鞋,腿长又身材高,宛如模特儿在走台步,搭配时尚的穿着品味,全身散发成熟男人的魅力。

  “老板,凭良心说,我也很想自己拿主意,可是工作室又不是我的!”

  今年虚岁二十八,却有副三十八、从小到大就是老起来放的一张脸的业务小天,恶向胆边生,脚一横,拦住老板的去路。

  “你和苹果妹是我的左右护法,我让你们责任自理,这样不好吗?”

  “好——才有鬼!”

  老板不来就不来,现在露个脸,虚晃一招就要闪人,没有职业道德也就算了,而且业绩营运不应该是当老板的人要扛的责任吗?

  他只是一名小员工,只求按时拿薪水,准时能下班,说他胸无大志他一点也不反对,保守面对自己的人生,稳扎稳打,总比这位主子实在吧。

  “老大,会报可以延后开,可红记食谱的大小姐对设计师的包还有意见,设计师离职了,劳伦斯说那不是他的Case,他不管,怎么办?”

  “这种小事也拿来烦我,这些事有助理会处理,你们去找她。”男人很霸气的撂话,真的没把那些钱放在眼里,拍拍小天的脸,表示自己该出门了。

  败家子!小天好想破口大骂,只可惜他老妈没生那个胆给他,刚刚的恶胆只昙花一现。

  “容小的沉痛说上一句,助理上个月走人了,老大你还很大方的给了她一个月的资遣费,你忘了吗?”万念俱灰啊,身为牵一发动全身的主子,完全不把自己的事业当事业,他们这些马前卒是做心酸的吗?

  男人不作声,良久后开口,“征人的广告不是贴出去半个多月了?”总算想起来了。

  “已经委托人力银行找人了,一起征助理和设计师,这阵子是有人上门啦,只是谈到薪水,又看到公司格局……就没下文了。”

  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一个废柴老板,还是很废很废的那种,在都市里混的哪个不是人精,只要有眼睛,都看得出他们的工作室没有前途,待着只是浪费青春,当然,如果是用来养老,过一天算一天,倒是个风水宝地。

  真的不会有人想把前途赌在这里,除了他们这些创业元老,走不了不得不留下来的除外。

  但有人却浑然不在意,“那等人来了再说,若没事,我出去了,你们好好顾家。”

  小天脑袋里的保险丝终于烧断了。没事、没事,哪里没事事情多得跟牛毛一样,当家作主的却只会把烂摊子丢给他们,工作室问题那么多,要是不解决,真的等它摇摇欲坠,大家要喝西北风吗?

  在迪化街,谁都知道他们家老板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眼睛睁开,除了泡妞,就是把妹,其他,天下无大事。

  最可恨的是他眼界奇高,不辣、不正,一眼都不会多给。

  对废柴老板来说,入不敷出的营收、名下不赚钱的资产,都不算什么,只要头上顶着“纳兰”这个姓氏,拥有那样的出身,有没有这间工作室其实就不是很重要。

  老板爷爷的爷爷,是个田侨仔,田地据说是一个山头、一个山头这样算的,来到他爷爷这一代,也就是五十年前,台湾经济刚好起飞,他爷爷投下钜资,买下迪化街前后左右四条路的土地,到如今,房子和土地分开来算,拥有的资产从亿起跳,至于有几个亿,老实说没人知道。

  真要说,就算他家老板这第三代败家,躺着吃喝玩乐,都花不完那些祖先留下来的产业。

  纳兰燎火终于注意到两个手下难看到快要爆浆的脸色。

  靠夭,他还要去接美女呢,狩猎名册的第一百九十七号,美丽的空姐。

  他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电眼转了一圈,就这一圈,总算看见被晾在一旁很久很久,久到他的脑袋记忆体里忘了好像、应该、似乎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你是来应征的……孙小姐是吧?”原来他今天约了人面试。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