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尾声

  百花围绕的宅子,两层楼,四合院,几亩花田都是新植的花栽,前头有小小的晒场,一旁则是打铁铺子,刀剑枪戢琳郎满目。

  偶尔有不识货的人闯进来。

  “年轻小伙子,我要一柄割稻的镰刀,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打一把?我急得很咧。”

  “这位大叔,我这不卖镰刀。”无奈的人回了句,与铿锵的铁锤敲打声、风箱声音混杂在一起。

  “年轻人,你不要欺负我这老头子,明明你这就是打铁铺。”

  “可是我不卖那些你要的东西。”有理说不清,不是第一回了,想必,接下来有人要疯狂了。

  这样的事件每天都要上演好几回。

  另一分,庭院大树下的一老一少相视一眼,彼此丢了个意会的眼神,老人家满足的吃着隔壁施大婶送过来的素菜包子,佐以菊茶解腻,少妇不是很俐落的缝补衣裳,静待事情发展。

  铺子里的两个人拉拉扯扯的走出来,“明明这方圆几里内就你一家打铁铺,你不要看不起我不识大字一个就讹我,我今天就是非要一把镰刀不可!”

  很耍赖的说法,却很实际。

  黑凤翥皱着难看的脸,冷陷飓的吐出话,“你这大老粗,我这里是兵器铺,不是打铁铺,你到底懂是不懂!”

  “那个在乡塾教书的夫子是你大哥吧?我看你们都生了同一张脸,明明是他告诉我家二虎子,说你五金烂铁什么都打!”来人一脸不信。

  怪人一个,要给他银子赚还这么毛,真是什么人玩什么样的鸟!

  “黑琦玉。”黑凤翥后悔透顶,他咬咬牙,这些年他的牙坏得快都是那个王八蛋害的。

  都把老爱装病骗取同情的他踢出去赚钱贴补家用了,他还能阴谋算计,早知道,当初就用不着心软留一间房给他,直接一脚踹出去就是了,不然哪来今天这么多学唆的事!

  “老丈,你要的镰刀我明儿个就给你送到府上去,你慢走啊。”放下手中的活,罗敷款款走过来,化解了一场可能“流血”的事件。

  她笑容甜蜜的挽着黑凤翥的胳臂,用帕子帮他拭汗。

  “都要当爹的人了,还一脸凶狠,也不怕孩子看了以后怕你。”

  摸上她微凸的小腹,哪还看得见黑凤翥不善的脸,他笑嘻嘻的,“我不凶,不凶……”

  “你的个性真不适合做生意。”罗敷轻轻数落他。

  “我不是故意的。”七尺之躯的大男人小心赔不是。

  而慢慢咀嚼食物,满脸皱纹的老太君呵呵的露出无牙的笑。

  ——能活到这把年纪真好啊!

  天凉好个春。

  (全文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