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罗敷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嗯,老丈有问题吗?”

  “女子单身外出诸多不便,恕老朽多话,老夫看你身分不凡,应该有随身侍女的吧?”

  “谢谢老人家关心,我因为临时出门,匆忙间来不及带侍女。”她看得出这老翁语出真挚。

  见罗敷不排斥他的多话,本来担心自己莽撞的车夫安下一颗心,这才收起她的银子,扶她上了马车。

  “你家在西陇镇啊?”驾起马车,爱聊天的老人又开口,把说话当成无聊旅途解闷的方式,看见她突然沉下来的脸蛋,明白她似乎带着重重心事。

  他嘴巴开了又阖,最后什么都没说,闭嘴专心赶车了。

  也许是他很专心的赶车,本来预定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少了几乎要一半的时间,黄昏之际,她抵达西陇镇,再坐上渡船回到紫气东来岛。

  此际海上渔舟点点,渔民们成群结队的收网,大声吆喝,互相隔着渔船聊起今天的收获,水波上泛着夕阳余晖,闪闪的金光动人至极。

  罗敷平常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看渔民出海的情况,她太忙,忙得忘记生命中有很多动人的美景。

  “好标致的姑娘!咻——”长长的口哨衬着爽朗的笑声,收网的渔民们发现呆呆站在岸边的她。

  “你们看起来很开心。”她突兀的问。

  “当然开心,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全家吃得饱,家里人平平安安就开心啦!”平易近人的渔夫们有问有答。

  “那就算没有了黑府的关照,你们还是可以过一样的生活喽?”是她太天真了吧,以为很多人需要她……

  “黑府喔,”晒黑的脸庞征了下,这姑娘讲话一点条理也没有,怎么一下子转到别处去。尽管此,他还是很热心的解答,“黑府的老太君是我们岛上人民的恩人,三小姐也是。”他们并未见过三小姐的真面目。

  “对呀对呀!”小舟上的人纷纷附和。

  “可是我们也是有志气的人,以前这地方发展不易,经过多年,我爹这艘船传到我手上,家境也富裕了,姑娘,你说我们能不自立自强,还要拖累黑府一家人吗?我们可是也有骨气的!”这几句话讲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叫人动容。

  “对啊,我们每户渔家都能自给自足,安啦?”

  渔民的声音随着风送到罗敷耳中,她热泪盈眶。

  她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船上的渔民看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还一会捏着自己的面颊,一会儿拍脑袋,她的举动搞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咦,这姑娘好面生。”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有人上岸,把渔网、渔获接驳上来,慢半拍的想起。

  “我刚刚瞧她那一身装,好像在哪瞧过……”

  “老章,你这好色鬼,才安分没两天,不怕我跟嫂子打小报告去!”打闹斗嘴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平谈的生活有着平淡的滋味。

  “你有种试试,晚上咱们牌桌上见输赢。”

  “来就来,谁怕谁,掌灯后等你,没来的人是龟儿子!”

  “嘿嘿嘿……去你的……”声音渐渐的远去了。

  他们把罗敷给丢在脑后,心里面想的是回家后餐桌上热腾腾的饭菜,围在脚边的小孩,每个人都往属于自己的那盏光前进……

  黑夜来临,很快把墨黑的颜色涂满整个天空。

  她变成没有家的人。

  风刮得急了,不客气的撩起她的长发,黑色的发丝在半空飞舞纠结缠绕,扑打着她的脸,眼前很多景象都模糊了。

  多久以前……是她小时候的事情吧,她也曾经有过这样孤单寂寞的心情,像被抛弃的雏燕。

  “呜呜……呜……凤郎……”陈旧的记忆浮了上来,她一直没有忘,那年,有一双牵着她回家的大手,那是黑凤翥的手……温暖又宽厚,他温暖了孤孤单单又丧父的她……

  “你在这儿哭,还哭得声音凄惨,人家会以为是水鬼上岸,小孩子会被你吓得夜啼。”有力的胳臂轻柔的把蹲下痛哭的人围进怀抱,轻轻诱哄。

  “你……找到我,你又找到我了……呃……”她抽噎着,飞扑入黑凤翥的胸膛。

  他的胸膛是她的港湾。

  若她是一艘舟子,那他,这伟岸的男人,便是她一生不变的停靠码头。

  “合该是我前世欠你的,就只有我能找到你。”他不知道是叹息还是满足,这不小心溜出他“管辖”范围的小雁子终究寻了回来。

  “对不起,我不会再一声不吭的跑掉了。”

  “现在才来忏悔会不会有点迟?”

  “我再也不会走了,再也不会。”她见前,声音如金石坚定。

  “说话要算活喔,追人很累的,还让我担心找不到你的话我要怎么办?我要是出家当和尚,你就没相公了喔。”

  “你要是当和尚,肯定是最不守规矩的和尚。”她哄笑。

  “对周,我会天天想吻你,天天想吃你,吃你的眉,你的小耳垂,你的每一个地方。”他想对她色一辈子,不管她答不答应。

  罗敷的声音又有了哭意。

  “我想回家,回有你跟我的那个家。”

  “遵命!抱紧我喔?”

  她点头,抱住黑凤翥的手紧紧、紧紧不放,直到回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